郭京飞,贴地飞行

2019-04-12 03:04:04 环球人物 2019年7期

毛予菲 吴朔巨

郭京飞

1979年生于北京,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凭借话剧《牛虻》《武林外传》《罗密欧与祝英台》获国内多项话剧大奖,出演《失恋33天》《龙门镖局》《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等影视作品。在近日引起热议的电视剧《都挺好》中,饰演二哥苏明成。

穿过酒店长长的走廊,《环球人物》记者刚到郭京飞房间的门口,就隐约听见里面哄笑声不断。这一拨采访结束,房间门打开,一个个举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满脸带笑地往外走。郭京飞送他们出门,又领着《环球人物》采访团队进了屋。

这是电视剧《都挺好》热播的第三周,郭京飞挤出另一部新剧的宣传空当,赴约了几场扎扎实实的专访。

布景、架机器、试光,摄影记者开始忙活。一米八多的郭京飞往沙发里一坐,伸出一双大长腿,挟着北京大爷一般的语气,嘴碎个不停。“这光合适吗?(站起来拉窗帘)”“好像有点热,需要开空调吗?(拿起遥控器调温度)”“这位摄影记者一定是学美术的,灰白衣服的色彩搭配真用心”……记者坐下,随口嘀咕“椅子有点矮”,他又立马接过话茬:“要不我也坐低点儿,这样能突显出你的伟岸。”说完坏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

抖包袱、搞怪、蔫坏,这样的郭京飞观众一点儿也不陌生。在组合“TF老boys”中,他和雷佳音、李光洁撂狠话互怼;上访谈节目《非常静距离》,他毒舌主持人李静,“像我家的猫,肥肥呆呆的老断片儿”;最近,他在《都挺好》中饰演的“妈宝男”被网友唾骂,郭京飞就不厌其烦地换着花样向网友撒娇,“我不是他啊”。

采访开始,面对记者,郭京飞的第一句话是:“这是走心的深度访谈?还是短平快带娱乐感的聊天?”记者回答是前者,他立马收起了混不吝的表情,正襟危坐,“好的,开始吧”。不唠那些众所周知的笑谈、没头没脑的八卦,郭京飞一上来就剖析自己,分享心路历程。镜头前的他一脸真诚,又带着股拧巴劲儿。

“你以前总打趣说自己的理想是成为二线演员,如今因为《都挺好》一夜爆红,感觉怎么样?”记者问。

“不受关注的时候盼着有人关注,现在各种采访扑面而来,我又开始嫌弃自己的状态了。人真是奇怪啊。”

演员演的是对人的认识

啃老、重男轻女、原生家庭的创伤、畸形的亲子关系,这些中国家庭难以启齿的问题,都被《都挺好》一一撬开。这部几乎囊括所有“家庭病症”的都市剧,收获了现象级的热度。引发网友讨论的,还有剧中3个男人:自私、习惯逃避的父亲苏大强,烂好人大哥苏明哲,不学无术的二哥苏明成,个个都有明显的性格缺陷,被戏称为“苏家作妖天团”。郭京飞演的就是其中的苏明成。

在作者阿耐的原著里,苏明成是个完全不讨喜的人物,巨婴、啃老、没脑子,一无是处,人物形象非常扁平化。但郭京飞诠释的苏明成带着一点可爱,观众忍不住想暴打他一顿的时候,总能冒出一两个收手的理由。

这个苏明成很真实:想起刚去世的母亲,他委屈到哽咽;被妹妹苏明玉逼着读道歉信,因为尊严扫地泣不成声;离婚后躲在餐厅,一边大口咽下食物,一边哭到发抖。因为《都挺好》,观众重新发现了郭京飞。有影评人评价:一个好演员的能力,体现在他能把人人喊打的角色塑造得丰满。

郭京飞说,他没看过原著小说,从正午阳光团队接到的剧本,上面也只有大概的人物设定。他琢磨起苏明成这个角色,和主创团队讨论,最后在人物泼皮讨打的性格底色中,加入了不同维度。“小说里的人物可能代表一个符号,或一种态度,但演员不能只演符号,演员一定要把角色演成人。但凡是人,就一定有很多侧面。拿到剧本的时候,我也知道苏明成是个不受待见的人,我也想和大家一起骂他。但吐槽谁不会啊,我不能一味批判角色。演一个坏人,就一定要找到他坏的理由。其实演员演的是对人的认识。”

苏明成另一个可爱的点,在于好笑。就连混不吝起来,他也带着喜剧的张力。对于提出无理买房要求的父亲,苏明成张口就怼:“一个人住三室两厅,您要在家里跑步吗?”“又要选地段又要看户型,您怎么不把白宫买下来?”这些角色身上的喜剧成分,也是郭京飞坚持加上的,“就想让观众接受起来舒服,觉得有趣。真真诚诚给大家带来点快乐,演戏的目的就达到了”。

“这个角色贴近生活,但其实越落地的角色越不好表现,我一直怕演得太脸谱化。好的表演标准是什么?我想有一条就是先感动自己。”

剧中有一场3分钟的独白戏被观众奉为经典。听到爸爸向大哥打小报告,苏明成冲进房间大吐苦水——他从生活中的不如意说起,激动地解释着爸爸口中自己的不孝顺,是因为两代人生活习惯不同发生的摩擦,但面对长辈,他又只能压着一股愤愤不平的劲儿。聊到自己“啃老”“废物”,是因为控制欲强烈的妈妈不让他喝酒、应酬,就想让他陪在身边,苏明成带着哭腔磕磕巴巴,委屈得抹起了眼泪。开拍前,郭京飞用一个小时准备这场戏,想清楚了人物的情绪变化,找到了人物能立住的点,拍的时候水到渠成,一条就过。“苏明成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也戳中了观众的心窝。”

话剧舞台上的最大收获是尊严

3月25日,《都挺好》催泪收官,“苏家作妖天团”成功洗白。父亲说出对女儿的爱;大哥回归小家庭;苏明成开始脚踏实地工作。因为父亲患上阿尔茨海默病,一家人和解。

话剧《罗密欧与祝英台》剧照。

《琅琊榜之風起长林》中,郭京飞饰演妖艳歹毒的国师濮阳缨。

轻易原谅伤害自己的人,很多观众并不喜欢这样的一团和气。但在郭京飞看来,人物的变化代表他们的成长。“苏明成从小在妈妈羽翼下长大,到了30岁还是巨婴,结果妈妈突然离开,他没了保护伞,就必须面对社会、适应社会。”他喜欢这个结局,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每个人身上都有光明的一面和黑暗的一面,关键在于选择。选择相信好的一面,这是帮你化解不开心的一种方法。大家都挺好的,这不好吗?”

“让自己舒服,让别人也舒服”,“都挺好”正是郭京飞现在的人生哲学和处事之道。不过多年前,他也是个拧巴的人。

2000年,郭京飞顺利考入上海戏剧学院表演专业,一进校门就被封神。上戏的校友陈赫、袁弘后来回忆,在学弟学妹的眼中,郭京飞是全校最有天赋、演技最好的那个。他演过一部叫《终局》的话剧,导演是作者塞缪尔·贝克特的铁哥们沃尔特·阿斯姆斯。阿斯姆斯跟着贝克特20多年,对他戏里所有的台词倒背如流。有一天,阿斯姆斯走进剧场,郭京飞说了一句剧中的台词,“糟糕的一天,没有了,什么都没了……”听不懂中文的阿斯姆斯,看懂了郭京飞的痛苦和绝望,激动地跟他说:“啊!你懂了!太好了孩子!”

《终局》是一部与《等待戈多》齐名的荒谬剧,全场只有一幕,郭京飞坐在轮椅上,演一个不能走路,眼睛看不见的老头。他回忆那个时候的状态,“就觉得自己是艺术家,要有艺术家的活法。花时间捯饬自己很耻辱,应该怎么疯狂怎么来。于是家里面乱七八糟,我每天裹个军大衣,也不洗澡,一身邋里邋遢的就去排练了”。

这股“膨胀感”,被郭京飞带到了排练的舞台上。他说自己当时是个“恶魔”,戏的走位、表演的细节必须按他的意思来,“因为我坚信自己是对的,觉得自己牛,能飞起来”。戏顺不下来的时候,他又把自己关起来一言不发。“其实现在想起来,那都是对自己不满意,和自己较劲儿,最后也没放过别人。”

大学毕业后,郭京飞进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用袁弘的话说,“那是专业最优秀的毕业生才能进的地方”。大多数新人还在跑龙套演一棵树的时候,郭京飞顺利拿下了男一号。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6年,他斩获了国内话剧界几乎所有的大奖——2006年主演《牛虻》获第十届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新人;2008年主演话剧《武林外传》获得第十二届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男主角;2009年因话剧《罗密欧与祝英台》获第十九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主角奖。他被称为舞台上的“扛把子”,粉丝们叫他“话剧王子”。

回忆话剧生涯,郭京飞总结:“它带给我最重要的东西,不是演技,而是尊严。”

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都挺好》剧照,二儿子苏明成(郭京飞饰)在医院照顾父亲苏大强。

2018年12月“, TF老boys”参加国剧盛典。图中从左到右依次为雷佳音、郭京飞、李光洁。

谁也没想到,活在阳春白雪话剧世界的郭京飞,在而立之年跳到了娱乐大众的影视圈。为什么选择离开?“老实说,话剧收入虽然低,也够吃够喝。但那个时候,话剧越来越商业化,逐渐沦为影视剧的衍生下游,开始被资本绑架。我当时就想,拿着话剧演员的钱,又没有尊严和自由,那我不如去拍电视剧和电影,最起码对自己在经济上有个交代。”

“艺术家”变身“影视咖”,30岁转行的郭京飞并不顺利。因为在话剧界成绩斐然,不少圈中人向导演力荐他,但收效甚微。据说当时有个知名经纪人见到郭京飞,评价说:“演技过硬,但长得高不成低不就的,不够偶像也不文艺范儿,不好做。”

郭京飞开始接小角色,在电影《微客帝国》《失恋33天》中打起了酱油。之后的几年,他又频繁出现在各种综艺节目中,后来干脆和好友组成“TF老boys”,靠成员间的互怼,吸引了不少眼球,获得了不少流量。

准确地说,郭京飞在影视圈属于人比戏先红的演员。在大量的曝光下,他参与了古装喜剧《龙门镖局》,演商业奇才陆三金,第一次真正在观众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紧接着,他在爱情电影《21克拉》中演一个抠门儿到家的都市男,反响平平;2016年主演武侠剧《少林问道》,水花不大;加盟正午阳光IP大剧《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郭京飞终于等到了一个对他而言至关重要的角色——谋士濮阳缨。这个人物城府极深,内心戏重,脸上表情不多,很不好演,而郭京飞“演出了观众最满意的妖艳国师”“像一条阴森森的毒蛇”,一时间成为焦点。

想尽办法露脸的那段时间,好友周一围劝郭京飞,“你一个演员正在流失自己”,但他想得很明白:“必须让大家先看到你,你才会有更多选择,才能接到好戏。”反过来,他还劝不愿参加综艺节目的周一围放下执念,“你真不能这样了”。郭京飞说:“有个记者问我为什么不爱惜羽毛,我后来想想,羽毛好像真都被拔光了。不过我曾经飞过,这是我最大的幸运和自豪。现在换一种方法,跟走地鸡似的一路小跑不也挺好?正午阳光拿着《都挺好》剧本找我,我就特别开心,说明我在上一次的合作中证明了自己。”

随节奏变化的,还有心态。前几年拍戏,演员张歆艺说郭京飞有一次跟自己着急摔剧本,摔完又立马地捡了回来。现在他剧本也不摔了,“有什么过不去的喝两口茶就过去了”。

他还会时不时地回忆起在舞台上演《终局》,“我以前每隔一段时间都想再排一次,后来忍住了。剧中的老头在那个圈圈里苦哈哈地出不来,这太残忍了。还是乐呵点好”。

“彻底放弃话剧舞台了?”记者问。

“不。前两年莎士比亚诞辰400周年,我就想着排《一报还一报》,一直在煽动自己,找燃点找激情。在市场化的娱乐体系中,我为大众服务;而回到话剧舞台,我想追求对艺术全然的自由。”

采访结束,灯光熄灭,摄像机收了起来,郭京飞从沙发里站起来,哥们儿似的和记者闲聊,“千万别把我写成那种演技派艺术家,我就是运气好”。“实力之上的好運”,记者笑着夸了他一句。他愣了两秒,“嗯,你说的也对”。说着一歪头,又坏笑起来。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