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是一种责任

2019-04-13 02:01:08 特别文摘2019年7期

2018年10月6日,日本筑地市场完成了83年的历史使命,将搬迁至丰州。当时的一张新闻图片让我有一种莫名的感动:10月7日清晨5点左右,一群男人驾驶着电动搬运车,浩浩荡荡地行进在从筑地前往丰州的路上。每一部电动搬运车前边都写着一个名字,每个名字都是一个品牌,每个名字都是一种责任。

名字是个符号,日本人的人生中,名字的意义总是被放大地强调。小孩要上幼儿园时,当母亲的要在很多物品上写名字,蜡笔一支一支地写,袜子、手帕一只一只地写,水壶、书包上更要写……为何要写名字?首先是为了防止小孩的物品混淆、丢失,其次是让小孩加强自我管理意识。

看日剧中的野外烧烤场景,通常有这样的细节:每人一个纸杯,杯子上写上了名字,这样防止拿错,也节约了杯子,免得忘掉了,又要拿一个新杯子。日本会社的冰箱里,饮料瓶外包装上也写着名字。

日本独门独户的房子,一般把一家人的名字都写在门牌上。曾经看到一部电视剧,话说第三者偷偷到了情人的屋子前,看到情人家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一家人的名字,第三者又嫉又恨,最终悻悻败退……可见名字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啊。

日本国家足球队、篮球队、排球队等都以教练的名字冠名,比如足球队的名字就叫“森保日本”,因为教练的名字叫作森保一。這是对教练的最大尊敬,对教练来说是一种荣誉,更是压力。

近年在超市的农产品,如蔬菜、水果、鸡蛋等,上面印着生产者的照片及名字,那就像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神圣符号,一下子多了信赖感和亲近感。说不定产生了去那片田地看看、跟生产者握握手的念头。

在很多酒店的房间,还放有写着清扫员名字的卡片,这对清扫员来说是一种约束和责任。这也是细致服务的一环,给客人一种安心感。

日语中有“屋号”和“家号”之说。江户时代,除了武士之外,一般百姓是没有姓氏的,随着人口增加,同一个地区同名的人越来越多,商人、农家在做买卖时觉得十分不便,因此产生了“屋号”,作为一个商家或是一个家族的代号。

日本民族,是传统意义上的农耕民族,日本人的“屋号”就像自家拥有的田地一样,从先祖那儿继承下来的,因此格外珍视,在狭窄的岛国陆地上生活的人们,无处可逃,因此只能坚守着自留地,代代守着名号,这是日本民族的宿命。“屋号”演变到现在,就成了一家会社的名字。如加贺屋、越后屋、纪伊国屋、高岛屋、松阪屋、伊始势屋、备前屋、神户屋、松屋等。这些名字都深藏着地域、家族的特性,也藏着历史。至今日本企业名称用家族姓氏的有很多,看上去朴实无华,却是百年留香。

曾在网络上看到一张让人忍俊不禁的照片,农家卖鸡蛋,把生蛋的母鸡的照片贴出来,每只鸡都有个可爱的名字呢。我们不仅买了鸡蛋还认识了生蛋的母鸡,记住了她的名字。这是多么有趣的体验啊。

(摘自“黄文炜日本印象”微信公众号 图/黄文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