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的阴影

2019-04-13 02:04:08 特别文摘 2019年7期

高晓松

二战时,德国出兵“保护”丹麦,并从石勒苏益格征了六七万的兵,这些兵有一大半都战死在了东线战场上,剩下的两三万人死里逃生从战俘营出来,回到故乡发现这里又变成丹麦的领土了,而且丹麦政府说,所有在德国服过役的士兵,一律以叛国罪论处。

叛国者要接受怎样的惩罚?先是坐牢,然后是层层审查,即使能侥幸活着出来,也会被剥夺公民权,养老金和医疗保险也统统没有。直到1989年,这些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丹麦政府才恢复了他们的公民权。丹麦是二战的战胜国,可在战胜国里也有这么多活在阴影下的人,这才是“胜利的阴影”真正要谈的内容。

法国战俘的阴影就更大了,除了少部分用劳工换回来的军官之外,剩余的两百多万战俘最后被放回来的时候,法国各地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侮辱战俘事件,侮辱的对象不仅仅是这些九死一生的战俘,还包括跟德国人合作过的人,以及跟德国人睡过觉的女人。

意大利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大家应该都看过托纳多雷大导演的《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莫妮卡·贝鲁奇饰演的女主角就曾经陪德国人睡过觉,她老公就是战俘,还在战争中被打断一条胳膊。当她跟老公一起走在街上的时候,电影里除了那个小男孩对她表示同情之外,所有人都对他们怒目而视,因为在其他人眼中,战俘就是垃圾,陪德国人睡过觉的女人都不知羞耻,要被吐唾沫、泼粪、剃光头发、拉起来游街等。

当时,在西欧、东欧、南欧都掀起了大规模的报复行动,人们对战俘和这些女人似乎恨之入骨,但究其深层原因,其实是人们心中埋藏已久的负罪感——战争期间,我没有参加过游击队,也没有流亡,我一直像个寄生虫一样窝在这里,所以我心中充满了愧疚感,甚至是罪恶感,怎么洗刷掉心中的负罪感呢?那就是找到发泄的目标,殴打那些战俘,羞辱那些陪敌人睡覺的女人。

(摘自《晓松奇谈》湖南文艺出版社 图/游飞扬)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