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倚老卖老”

2019-04-13 02:01:08 特别文摘2019年7期

江曾培

这些年,关于老人的新闻接二连三,这些新闻大都是一些负面新闻,不是公交车上抢座,就是排队加塞;不是年轻人扶起倒地老人反被讹诈,就是居民抗议广场舞扰民,竟被老人羞辱。老人的这些行为,确应予以批评指责,不过,说它是“倚老卖老”,虽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十分确切。

什么叫“倚老卖老”?按辞书解释,仗着年纪大,卖弄老资格。《红楼梦》中,薛姨妈与黛玉侍女紫鹃谈起寻“小女婿”,紫鹃红了脸笑道:“姨太太真个倚老卖老的起来。”这里的“倚老卖老”,意思是指薛姨妈仗着自己的老资格老经验来看待事物。此外,《官场现形记》:“冯中书见他倚老卖老,竟把自己当作后辈看待,心上很不高兴。”茅盾《霜叶红似二月花》:“此人倚老卖老,不通时务。”这些经典名著的描写表明,“倚老卖老”作为成语,意思是依凭年纪高,仗着自己的经验或功绩主观地处理事情,轻视或忽视别人。它的确是个贬义词,但它贬的并非是老人那些蛮横无理的失德行为,对此可称之为“倚老卖丑”,给它戴“倚老卖老”的帽子是不合尺寸的。

在我看来,说这些老人“为老不尊”,也许要确切些。一个人从小到老,随着年龄的增长,应当日趋成熟和豁达。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不逾矩”,就是说到了古稀之年,社會规则都已经被内化,具有很高的理性与德性,因而老人一般都应该有较高的道德修养和宽大胸怀,待人接物多慈祥与慈善。社会之所以尊老,固然是由于“年高”,然则也是由于“德劭”。同时,也因为老人一生的贡献,为后人的前行铺了路,架了桥,基于“喝水不忘掘井人”的伦理,小辈因而尊老。因此,年龄大只是表象并非主要原因。如果哪位老年人不知道尊重这些,而将“老”当作可以率性而为的资本,任意破坏社会秩序,侵害他人权利,如此“老而不尊”,或者说“倚老卖丑”,必然也就失去别人的尊重。在我国传统的话语中,尊老与爱幼是联系在一起的。幼者尊老,老者也要爱幼。否则,就会引来“幼者不敬”。

鉴于“为老不尊”的现象屡有出现,有说是老人在变坏,也有说是那个年代的坏人在变老。我认为这两种说法均不妥。“老人在变坏”吗?如今老人中更多的是德高望重的好人。“坏人在变老”吗?任何年代的好人都是大多数,不宜轻率地贬低某些年代的人。实际上,人变不变坏,与年龄乃至性别、学识、职业、地位都无多大关系,在公交、高铁中逃票、抢座、骂人乃至殴打公交司机、引发交通事故的,不也有中青年吗?

人的“变坏”,变得在公共场所缺乏公共精神,好勇斗狠,蛮不讲理,主要还是由于放松世界观、人生观的改造,自私自利意识恶性膨胀。

自然,对那些放纵的老人来说,也还有一点特殊原因,那就是由于老人年老体衰,在尊老敬老的风气下受到社会的一些优待,老人对此本应当感谢与珍惜,可有些老人却把这些优待当作可以无理取闹的资本,不自爱,不检点,企图摆脱社会法规与公共秩序的束缚。这表明,在关怀老人的同时,也不能忽视对老人进行教育;在提倡社会尊老爱老的同时,也要倡导老者自尊自重。

(摘自《新民晚报》 图/廖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