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生活

2019-04-13 02:04:08 特别文摘 2019年7期

群,是汪洋里的一叶孤舟,“群”众是搭乘者。 “群”众聚合,有点像旧时代的会馆,因为地缘(同乡会)、业缘(各行各业的商会)、学缘(校友会)而汇涓滴为一泊,由此证明:人是社会性动物,可以独立奋斗,难以独自生存。

微信最大的贡献,创造了群;群的最大贡献,让吃饱饭没事干的人,终于有所事事,不亦乐乎,将无聊变有趣。

微信最大的实惠:免费!不分国内外,天涯若比邻。从此,全社会各阶层,不分贵贱贫富,都可以使用。尤其等你老了,子女飞了,只剩下空巢与老人,因为膝盖坏了,或者半身不遂,总之出不了门,在微信里,可以找到朋友,弗届远近,嘘暖问寒,彼此慰藉,人称“微信养老”。政府负责物质层面——足额发养老金,微信负责精神层面——群里发微信。当下老人真幸福,首先有比年轻人工资都高的养老金,比如教师退休金8000元,还有无限畅聊的微信群,套用梁启超一句话:“三千年来未有之巨变。”

因为免费,交流的方式也颠覆了。十年前,退休工人路上遇见老同事,路旁露谈、树下立谈,起风了,要下雨了,拽着对方的胳膊上公共汽车,随口一句:“车上谈”,因为老人坐公交免费。有钱的在茶馆湿谈,年轻的在澡堂里裸谈,退休的在微信里畅谈。自从有了微信群,消灭了贫富,各个阶层都拥有了谈话空间,因为免费,所以啰唆,白天白讲,夜里瞎讲。因为免费,废话遍地,微信群里充满了语言垃圾。一篇有价值的文章,往往被一张张照片、一堆堆废话甚至一朵朵鲜花顶出天窗。甲骨文时代,因为书写材料昂贵,所以简约,往往藏头去尾,一部《尚书》,让你莫名其妙。竹简时代,竹片上烙字,书写艰难,主语往往承前省略,写作都是斩首行动,比如《论语》,一字千金。报纸时代泡沫化:连篇累牍。到了微信时代是废话:不说白不说,白说还要说,成了老唱片,翻来覆去,转不停、讲不完。

群的最大贡献:首先让所有的人都拥有一群“群”,拥有了一大批仅供聊天的“群”众,优点:免费畅饮,缺点:全体吐槽!其次创造了啰唆。“群”众的语言远不如K房小姐的短信——简练:“人傻、钱多、快来!”宛如拍电报,惜字如金。

微信里的人际关系,基因突变:群众比朋友多,陌生的比认识的多。“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陶渊明时代,那是诗人幻想,如痴人说梦。微信时代,成为身边现实:“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微信时代,可以没有朋友,但不能没有“群”众。无聊时陪你聊天的是“群”众,未必是朋友。尤其退休了、空巢了,无聊是分分钟钟,所以“群”众比朋友重要,甚于儿女。儿女再好,有空陪你闲聊吗?微信真好,只要无聊,总有陪聊,因为大家都无聊。拥有无聊,才能享受陪聊!这就是平台的力量,微信就是平臺,让我们在上面跳广场舞:快乐大转盘,大家一起玩。

当然啦,生病了,陪你去挂号的是线下女儿,替你找名医的是线下老友;念悼词的是线下儿子,开追悼会的是线下老友。“群”众是群里发声音的,说得到、做不到。

在线“群”众只是梦中情人,只能飞吻,不能亲吻;只有激动,没有行动。

(摘自“上海李大伟教育”微信公众号 图/傅树清)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