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忍VS大忍

2019-04-13 02:01:08 特别文摘2019年7期

孙道荣

一大家人聚会,长者有言在先,机会难得,今天谁也不准玩手机。

把酒,畅叙,甚欢。忽然,谁的手机“滴”了一声。大家都下意识地摸了摸兜里的手机,忍住,不看。不一会儿,又是“滴”的一声。再忍,不看。少顷,手机又响了。有人再也忍不住了,悄悄掏出手机,瞄了一眼。不是自己的手机响。旁边一人,也忍不住拿出手机。又一人忍不住打开了手机。终于,几乎所有的人都拿出了手机。长者见状,无奈地叹口气,也拿出了手机。

手机普及,也就是十几年的事,但很多人已经须臾也离不开它了。如今,最不能忍的事是什么?大概就是出门忘带手机吧。最难以忍受的事是什么?是手机带在身边,却不能时时看它一眼。很多人睡前不看看手机,就无法安然入睡;早晨睁开眼睛,不先看一眼手机,新的一天就无法开始;到一地旅游,或买个东西,或吃顿便饭,不在手机上发个朋友圈,就觉得白来了这一趟,食而无味。手机真的就那么重要吗?或者有天大的事,都必须在手机上解决吗?不是。很多人只是习惯性地看手机,只是忍不住一次次打开手机,虽然他明知道手机里其实并没有多少重要的信息。

因为忍不住,我们的很多时间和精力,都耗在了那个小小的屏幕上。

忍这个字,非常有意思,心字头上一把刀,还是个开了刃的刀,可见自古以来,忍之艰难。

忍不住的事,很多。最常见的,就是忍不住笑。笑本好事,之所以要忍,必是在不该笑的时候。我曾在大街上,看见一个人走着走着,忽然哧哧地笑了起來,且抑制不住地由“哧哧”之声,逐渐变成哈哈大笑。大庭广众之下,一个人忽然兀自发出笑声,多少有点让人莫名而难为情的,我猜想他必是实在憋不住了,才发出了如此开怀的笑声。有意思的是,旁边走着的人,因为他的笑,也忍不住跟着会心微微一笑。

相比于笑,哭,似乎反而容易忍住些。伤心而落泪,本是人之常情,但有人纵使心碎了,也能忍住不哭。最悲伤的事情,不是一个人号啕大哭,而是面无表情,心冷如死。我们在抚慰一个受伤的人的时候,往往会劝他,不要忍,哭出来。能哭出来的悲,不是最悲;憋在心里的苦,才是真苦。有个失恋的女孩,一连数日,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不哭不闹,围着她劝慰的亲朋,手足无措。直到几日之后,女孩忽然发出低低的一声抽泣,那一声压抑已久的抽泣,让人心碎。

忍得住的忍,是小忍,忍不住的忍,才是大忍。一个人,忍不住的东西越多,他的内心就越没有定力、恒心。这样的人,往往难成大器。一个人能不为各种诱惑所动,坚定地守住自己内心的原则和底线,坚强而隐忍,沉稳而内敛,就必能有所作为。

当然,不是所有的忍,一定得忍住。我们思念一个人,茶饭不思,刻骨铭心,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情愫,何妨立马飞到他的身边,一日也不须忍。路见不平,该出手时就出手,此乃英雄本色,为什么要隐忍退让呢?心中有了梦想,那就即刻启程,一刻不待,走在路上,永远比等在原地画饼充饥要强。

(摘自“夜光杯”微信公众号 图/陈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