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吟自逍遥 诗意慢时光

2019-04-15 01:49:10 高中时代 2019年3期

张睿

诗人木心在《从前慢》中写道:“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不错,快节奏的现代社会,让“慢”成了一种奢侈,而在我们叹息的时候,古人们在诗词里记录下了让人羡慕的慢生活。这种慢生活不是无所事事,而是与天地花鸟为邻,与琴棋书画为友,静观万物,静观己身。读罢这几首诗词,感受慢生活的美好与感性,愿我们都能和和古人一样雅致、自在、从容地生活。

静谧之慢

题破山寺后禅院

常建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俱寂,惟余钟磬音。

这首诗构思独具特色 ,紧紧围绕破山寺后的禅院来写,描绘出了这特定境界中所独有的静趣。早晨,初升的红日将金色的阳光洒向寺院,洒向山中的林木,使寺院变得更加绚丽明亮,高耸入空的山林也变得更加翠绿葱茏,令人心旷神怡。这里,一个“入”字,写出了古寺美景之幽远,一个“照”字又将旭日东升时的勃勃生机刻写得出神入化,透露出诗人欣喜昂扬的情绪。

首句是写禅院的远景,为下文的近景刻画打下了基础。通过后禅院弯曲幽深的小路后,看到禅院的景色幽静迷人,僧房深藏在花木丛中,香气馥郁。写出诗人的发现之美,追寻之乐,通过有声有色、有动有静、有情有态的景物描写来渲染禅理涤荡人心、怡神悦志的作用。

诗人举目四望,只见艳阳高照,天地生辉,翠竹幽林沐浴在灿烂阳光之中熠熠生辉,眩人眼目;活泼小鸟欢飞在林间,自由自在,惹人羡慕。禅房前面是一池清澈见底的水潭,蓝天白云、茂林修竹倒映其间,给人以洁净空明、心旷神怡之感。“空人心”应对上句“悦鸟性”,点明如此空灵纯洁的世界的确可以涤除尘念,净化心灵;“悦鸟性”又暗示人只有像鸟一样,远离凡尘,回归自然,才能保持本真,逍遥适世。山光物态、小鸟欢飞、潭影空明,无一不在形象地暗示禅味净化灵魂的奇妙作用。

最后两句以声衬静,营造出一个万籁俱寂的境界,与王维的“蝉噪林逾静,鳥鸣山更幽”有异曲同工之妙。钟磬之音,远远超出了“晨钟暮鼓”的报时功能,悠扬而宏亮,深邃而超脱。诗人欣赏这禅院与世隔绝的居处,领略这空门忘情尘俗的意境,抒发了作者超脱世俗、寄情山水的隐逸胸怀。

悠然之慢

阙题

刘昚虚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

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这首诗句句写景,佳句盈篇。诗人一开头就写进入深山的情景。“道由白云尽”,是说通向别墅的路是从白云尽处开始的,可见这里地势高峻。这样的开篇,便已藏过前面爬山的一大段文字,省掉了许多拖沓。暗示诗人已是走在通向别墅的路上,离别墅不太远了。其时正当春暖花开,山路悠长,溪水也悠长,而一路的春色又与溪水同样悠长。为什么春色也会“悠长”呢?因为沿着青溪一路走,一路上都看到繁花盛草,真是无尽春色源源而来。青溪行不尽,春色也就看不尽,似乎春色也是悠长的了。

三、四两句细写青溪和春色,透露出诗人的喜悦之情。“随”字赋予落花以人的动作,又暗示诗人也正在行动之中,从中可以体味出诗人遥想青溪上游的花在春光中静静绽放的景象。此时,水面上漂浮着花瓣,流水也因此散发出香气。芬芳的落花随着流水远远而来,又随着流水远远而去,诗人完全被青溪的春色吸引了,他悠然自适,丝毫没有“流水落花春去也”的感伤情调。

诗人一路行走,一路观赏,别墅终于出现在眼前。抬头一看,“闲门向山路”,这里是没有多少人来打扰的,所以门也成了“闲门”。进门一看,院子里种了许多柳树,柳枝飘拂,主人的读书堂就深藏在这柳影之中。原来这位主人是在山中专心致志研究学问。

写到这里,诗人从登山到进门的一路经历,都曲曲折折地描述出来了。结末两句,虽然山深林密,但在白天也有一片清幽的光亮散落在衣裳上面。那环境的安谧,气候的舒适,真是专志读书的好地方。诗到这里,戛然而止,给读者留下了思索的余地,更增加了诗的韵味。

恬淡之慢

游山西村

陆游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箫鼓追随春社近,衣冠简朴古风存。

从今若许闲乘月,拄杖无时夜叩门。

这首纪游抒情诗是诗人蛰居山阴老家农村时所作,生动地描画出一幅色彩明丽的农村风光。诗人有感于山西村人情美、风物美和民俗美,陶醉在山野风光和农村的太平景象里,表现了对田园生活的喜爱和恋恋不舍的情感。诗人紧扣诗题“游”字,但又不具体描写游村的过程,而是剪取游村的见闻,首写诗人出游到农家,次写村外之景物,复写村中之情事,末写频来夜游。所写虽各有侧重,但以游村贯穿,并把秀丽的山村自然风光与淳朴的村民习俗和谐地统一在完整的画面中,构成了优美的意境和恬淡、隽永的格调。

题材虽然普通,但立意新巧,手法白描,不用辞藻涂抹,而自然成趣。既写出了山西村山环水绕,花团锦簇,春光无限,另一方面又富于哲理,表现了人生变化发展的某种规律性,令人回味无穷,更表现了诗人与众不同的思维与精神——在逆境中往往蕴涵着无限的希望。诗人描述了山水萦绕的迷路感觉与移步换形又见新景象的喜悦之情,人们可以从中领悟到蕴含的生活哲理——不论前路多么难行难辨,只要坚定信念,勇于开拓,人生就能“绝处逢生”,出现一个充满光明与希望的新境界。

闲趣之慢

闲居初夏午睡起·其一

杨万里

梅子留酸软齿牙,芭蕉分绿与窗纱。

日长睡起无情思,闲看儿童捉柳花。

这首诗写芭蕉分绿,柳花戏舞,诗人的情怀也同有景物一样清新闲适,童趣横生。儿童捉柳花,柳花似乎也有了无限童心,在风中与孩童们捉迷藏。不时有笑声漾起,诗人也是从睡梦中被唤醒的。前两句点明初夏季节,后两句表明夏日昼长,百无聊赖之意。诗人选用了梅子、芭蕉、柳花等物象来表现初夏这一时令特点。诗人闲居乡村,初夏午睡后,悠闲地看着儿童扑捉戏玩空中飘飞的柳絮,心情舒畅。“软”字表现出他的闲散意态;“分”字也很传神,意蕴深厚而不粘滞;尤其是“闲”字,不仅淋漓尽致地把诗人心中那份恬静闲适和对乡村生活的喜爱之情表现出来,而且非常巧妙地呼应了诗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