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纹

2019-04-15 01:04:48 滇池 2019年3期

刘育龙

当最后一场的灯光亮起

照向故事的句号

我竟然已经开始怀念

那一段被折腾得疲累不堪

遭黑白条纹困囚的岁月

(这时候,你定会静静微笑,

偶尔拿起相机,

用镜头抚摸我们的依依不舍)

我们送走观众

收拾好衣物    心情

陆陆续续去到露天的走道

喝大吟酿    吃炸鸡、PIZZA

把安静无风的夜晚

喧嚣成周日早晨的集市

有人开始醉了

这一个像翠丽的画眉啁啾不停

笑声如小风铃叮当叮当轻敲心弦

那一个哭成潮湿的雨季

青涩又沛然的感伤

如此纯粹、晶莹

在哭与笑之间

夹着    一班想醉又喝不醉

想哭却哭不出的

沧桑中年

(你会淡淡地说:

“畅怀大笑还是办得到的,幸好。”)

一双双千帆过尽的眼神

静观这几个肆意哭笑嚣闹的

金黄太阳

人生如戏    台上台下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和剧情

(而你,还受困于命运把梦的条纹

烙印在你灵魂的角色里)

整个八月的白昼和夜晚

我们在不同的角色中转换和穿梭

我们是上班族、丈夫、父亲……

我们是囚犯、学生、顽童……

练习朗诵、排戏、游戏、吹水

偷偷讨论我们的搞笑版动地吟

(例如    派遣修捷在水中加料

大伙儿把整个若鹏架起

狠狠栽进水桶里)

半夜下了课

溜去剧场附近的太上老君庙

打道场放置宝可梦

在暴风雨中

匆忙赶去和离开剧场

开车飞奔向下一个目的地

天天忐忑今晚壹龄和柯杏又要如何训话

还有湫忆的排练时间提醒

偶尔收到酷酷却不冷酷的Dub的嘱咐

在浴室和梦中重复背诵要演出的诗

这一段狂狷铿锵如李太白诗的日子    转眼间

已消散如舞台上的轻烟……

我们走出舞台上的牢笼    回到

另一个更大的牢笼

继续对抗、忍受

生活中的傾斜和扭曲

(继续想你,继续期待

你苏醒的那一天降临 )

伤心也好    开心也罢

故事还没有走到尽头

这个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故事    也许

才出现第一个逗号

因为   这个经常风狂雨大的国家

不管身上披挂的条纹是灿烂

还是斑驳

我们始终如此担忧

又如此深爱……

(你,何尝不是如此?)

责任编辑  胡兴尚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