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于本真 细微处见精神

2019-04-15 03:01:50 作文通讯·初中版2019年1期

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正如世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不同的生活背景、成长环境及人生经历,造就了不同的个性。我们于不同的人物个体上,也自然生出种种不同的情感体验,进而述诸笔端,用文字描摹刻画,表现其性格特点,传达其精神思想。那么,如何让笔下的人物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呢?除了善于观察、细心品味,我们还应借鉴一些成功的经验,借助适当的写作技巧来突出笔下人物的个性、表现人物的精神。

在这方面,很多作家都给我们做了示范。他们笔下的人物,无论是各个领域的名人大家,还是市井街巷的底层人物,个个鲜活生动。读之,其言谈举止就浮现于脑海,精神品质就留在心中。我们通过这些作品感受人情冷暖,品味善恶美丑,也从中领略到文学的艺术魅力。在这里,我们就从课本里的优秀作家作品中,去学点儿描写人物的真功夫。

观察体味,撷取最本真的生活细节

“我能描写大杂院,因为我住过大杂院。我能描写‘洋车夫,因为我有许多朋友是以拉车为生的。我知道他们怎么活着,所以我会写出他们的语言。”这是老舍先生谈文学创作时所说的话,强调靠近生活、体验生活对于创作的重要意义。中学生在描写人物时,容易好局鸯远,忽视最真实的生活情景。我们要表现一个人,就应该让他“活”在最朴素的生活中。这就需要我们细心观察笔下人物在生活中的种种表现,在一个个细小的生活镜头中体味其性情。唯其如此,才能刻画出鲜活的形象,才能写出真情实感。

就拿萧红的《回忆鲁迅先生》(部编本《语文》七年级下册)来说,此文在选材上尤为特别,这种“特别”的本质说到底就是把一个“国魂”级人物作为“普通人”来写,通过一些极为平常的生活细节,把充满生活气息、真实的鲁迅展现在读者面前。文章也因此而朴实凝练,深情耐读。

鲁迅先生的笑声是爽朗的,是从心里的欢喜。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鲁迅先生笑得连烟卷都拿不住了,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

鲁迅先生走路很轻捷,尤其使人记得清楚的,是他刚抓起帽子来往头上一扣,同时左腿就伸出去了,仿佛不顾一切地走去。

文章开篇便写了先生的“笑声”和“走路”,通过两个平常的生活细节,乐观爽朗、平易近人、干练敏捷的形象便跃然纸上。透过文字,我们看到的仿佛是一个没有光环的小人物,于是倍感亲切。

萧红做的点心,虽然做得不好,“可鲁迅先生还是在桌上举着筷子问许先生:‘我再吃几个吗?”言辞间既有对妻子的尊重与爱意,更体现了对晚辈的体恤。

“鲁迅先生的原稿,在拉都路一家炸油条的那里用着包油条”“鲁迅先生出书的校样,都用来楷桌子,或做什么的”,这样的生活细节写出了先生的随和,写出了先生的真性情。“鲁迅先生把书包好了,用细绳捆上,那包方方正正的,连一个角也不准歪一点或扁一点,而后拿着剪刀,把捆书的那绳头都剪得整整齐齐。”细微之处见出先生的认真、严谨、细致。

萧红的这篇文章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就在于撷取了最本真的生活素材,通过这些生活细节,她不仅写出了鲁迅的平凡、可亲,也展现了他非凡的精神和品质。

当代作家汪朗在电视节目中接受采访,谈及父亲汪曾祺留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他说是“吃饭了”。汪朗在《老头儿“三杂”》中回忆父亲汪曾祺,用了大量笔墨描述父亲“吃杂食”的小事,看似平淡,却写出了父亲对生活的那份热爱。文章感情真挚,耐人寻味。

所以,我们写人不能脱离生活,要善于观察体味,选择最朴素的生活素材甚至最不起眼儿的细节来写。

精雕细琢,刻画细节描摹人物

有了合适的生活素材,不等于就可以把人物写好。作家李准曾说,我觉得写人物时,应该反复酝酿揣摩,烂熟于心,真正达到呼之欲出的境界方可动笔。人物的行动、语言,到什么地方,他会怎么说话,表露什么样的感情,在完全把握准确以后,创作时就可以随心所欲,从容不迫。所谓“酝酿揣摩”,可以理解为心中有人,心中有章法。我们要写出人物怎样的样貌、言语、行为、心声,突出其怎样的个性,对其有怎样的情感倾向,用怎样的方法来表现,都是要有考虑的。平时作文时,我们应该在细节的描摹刻画中锤炼语言,追求细节,让人物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成为其独有的标志。

楊绛先生在《老王》(部编本《语文》七年级下册)中,有一段对老王的描摹刻画,就极好地表现了人物特点。

有一天,我在家听到打门,开门看见老王直僵僵地镶嵌在门框里。往常他坐在蹬三轮的座上,或抱着冰伛着身子进我家来,不显得那么高。也许他平时不那么瘦,也不那么直僵僵的。他面色死灰,两只眼上都结着一层翳,分不清哪一只瞎,哪一只不瞎。说得可笑些,他简直像棺材里倒出来的,就像我想象里的僵尸,骷髅上绷着一层枯黄的干皮,打上一棍就会散成一堆白骨。我吃惊地说:“啊呀,老王,你好些了吗?”

他“嗯”了一声,直着脚往里走,对我伸出两手。他一手提着个瓶子,一手提着一包东西。

我忙去接。瓶子里是香油,包裹里是鸡蛋。我记不清是十个还是二十个,因为在我记忆里多得数不完。我也记不起他是怎么说的,反正意思很明白,那是他送我们的。

日子苦得不成样的老王患了重病,仍挣扎着来到“我”家,作者着意刻画了他临终前的样子:痩、僵。用“直僵僵”写出老王病入膏肓、行将就木的样子,“镶嵌”更是用得特别,传神地刻画出老王清痩、单薄、僵直的特点,没有一丝活气。“直着脚往里走”的“直”字写他僵直、艰难的动作,他两手都拿着东西——一瓶香油,一包鸡蛋,这是如此珍贵又易碎的东西!老王这一路该是如何走来的?巨大的悲痛感压在读者心头,终于催人泪下。

莫顿·予特的《走一步,再走一步》(部编本《语文》七年级上册)有几处动作描写,也很值得我们借鉴。

我努力向他们爬过去。我缓慢地爬着,尽可能贴近里侧,紧紧地机住岩石的表面。其他的孩子则站在靠近边缘的地方,这种情景让我感到反胃,我偷偷地抓住背后的岩石。

…………

我慢慢地挪动了一下。“看到了。”我回答。

…………

这看起来我能做到。我往后移动了一下,用左脚小心翼翼地感觉着岩石,然后找到了。

以上文段中“爬”“贴”“扒”“抓”“挪”几个动词极为精当贴切,准确地写出了人物紧张害怕的心理。若没有这样具体细致的过程,文字就不会富有感染力和表现力。

烘云托月,借助侧面描写突出人物

我们在写人时,除了对其进行正面描写外,也要辅以恰当的侧面描写,以烘托人物形象。

侧面烘托是文学创作中较常用的一种手法。所谓“烘托”,“烘”即渲染;“托”即衬托。原指一种画月亮的传统手法,后指一种写作手法。此种写法是以“云”托“月”,是极力渲染“云”从而达到衬托“月”的目的。《艺概》的作者刘熙载说:“正面不写写反面,本面不写写对面、旁面,须知睹影知竿乃妙。”古人把这种方法称为“反面敷粉”。

在经典篇目《三顾茅庐》(部编本《语文》九年级下册)中,就有运用侧面描写烘托人物的典型情节。

作者写诸葛亮出场时,可谓用心良苦,吊足了读者胃口。不惜笔墨描写其他人物的言行,以烘托这位旷世奇才的独特魅力。

却说玄德访孔明两次不遇,欲再往访之。关公曰:“兄长两次亲往拜谒,其礼太过矣。想诸葛亮有虚名而无实学,故避而不敢见。兄何惑于斯人之甚也!”玄德曰:“不然,昔齐桓公欲见东郭野人,五反而方得一面。况吾欲见大贤耶?”张飞曰:“哥哥差矣。量此村夫,何足为大贤!今番不须哥哥去;他如不来,我只用一条麻绳缚将来!”玄德叱曰:“汝岂不闻周文王谒姜子牙之事乎?文王且如此敬贤,汝何太无礼!今番汝休去,我自与云长去。”飞曰:“既两位哥哥都去,小弟如何落后!”玄德曰:“汝若同往,不可失礼。”飞应诺。

此处,作者集中笔墨描写刘关张三人的对话,可谓一箭双雕。两次寻访皆无果而归,确实有波折,以致关羽、张飞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不满。作者对关张二人的语言描写,衬托了刘备的求贤若渴、礼贤下士,这是众多读者都能领会的。再三咀嚼,不难发现,这些描写也从侧面烘托了诸葛亮的非凡形象。关羽猜度诸葛亮“有虚名而无实学,故避而不敢见”,张飞更是愤愤不平,称诸葛亮“村夫”,欲以麻绳缚之,对此二人的表现,刘备的态度则表现在一个“叱”字上。在这种矛盾中,读者必然会生发联想,究竟这位诸葛先生是何种形象?真是让人难以想象。而越是这样,就越能凸显诸葛亮“天下奇才”的形象。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让·乔诺的《植树的牧羊人》(部编本《语文》七年级上册)中这样描写牧羊人的住处:“房间里收拾得很整齐,餐具洗得干干净净,地板上没有一点儿灰尘,猎枪也上过了油。”室内环境的描写侧面烘托了牧羊人勤劳能干、认真仔细、干净利落的性格特征。文中对阿尔卑斯山恶劣环境的描写,以及对改造后的山林生机勃勃的描写,又烘托出牧羊人慷慨无私、坚持不懈的精神。

侧面烘托不仅能填补正面描写难以言说的空白,还能淋漓尽致地呈现描写对象难为人知的特点,更能激发人的想象力,使得要刻画的人物形象更加立体丰满。

莫言先生认为:人是最难写的。的确,人有共性,又皆有个性,比如天下母亲皆有母爱,而你的母亲对你的爱独一无二,无法替代。我想,关注最本真的生活素材,用细腻的笔触描摹刻画细节,再辅以侧面烘托,我们笔下的人物就能鲜活生动,我们的文字也定能传递出最美的情感。

学生例文

最美的记忆

吉林省长春市南湖实验中学八年级 崔畅

指导教师 高波

那年,满院子的桂花香让我终生难忘。

那天,天蓝得好似一汪清泉,云彩被风吹得无影无踪,阳光化作金色的小精灵溜进院子,洒下一地璀灿。外婆坐在一棵桂花树下,手里编织着什么。她靠在藤椅上,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布满褶皱的手里握着两根粗长的毛衣针。我伏在她的膝上,撒娇道:“外婆,你干什么呢?”她轻笑,眼睛眯起来:“北方的冬天可没这儿暖和,我给你织顶帽子,你走的时候拿着。”针线交织间,我已经依稀能看出帽子的轮廓了。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响,几片叶子飘落下来。我忽然感到脸上有些痒,原来是一瓣桂花滑过我的脸,那阵阵香气钻入鼻尖,浓烈得让人晕乎乎的。

我在香甜中睡去,又在香甜中醒來。

外婆织的帽子已经完成一半了,我躺在她怀里,看她眉梢眼角都含着笑意。外婆揉了揉眉心,把手中的毛线团放到石桌上,然后拍了拍我的肩:“起来了,和我一起扫院子吧。”我支起身子,果然看到满院子的落叶、落花。外婆和我拿着大扫帚“唰唰”地扫着,它们有的像是眷恋着大地一样,怎么扫也扫不起来。外婆颤巍巍地弯下腰,弓着身子想要把它们捡起来,我连忙扶住她,让她站在一边休息,我自己捡。外婆在一旁看了半晌,轻叹了一声,用沙哑的声音说:“你长大啦……”那一刻,桂花的芬芳令我沉醉,外婆的一句话把我的心泡进了糖罐子里……

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去看望外婆了,也有好多年没有闻过桂花的香气了,我想,那段记忆之所以美好,之所以弥足珍贵,是因为那个人是我的外婆。和亲人在一起的记忆总是美好的,正因如此,我们应该珍惜与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因为那将成为最美的回忆。

教师点评

花香馥郁,亲情亦浓,思念浓郁!小作者以花香渲染烘托,用质朴的文字表现了外婆的慈爱。躺在外婆膝上看外婆织帽子,和外婆一起扫院子等生活素材真实、自然。“眼睛眯起来”“眉梢眼角都含着笑意”“揉了揉眉心”“弯下腰,弓着身子”等细节描写极富表现力,把外婆的慈爱和亲切展现得淋漓尽致。

(高波)

老头儿“三爱”

吉林省长春市南湖实验中学八年级 王一贺

指导教师 高波

我的姥爷和别的老头儿没什么两样。夏天时,他穿一件纯白背心、一条深色裤子,手持一把扇子,脚踩一双拖鞋,整天待在外面。姥爷总是红光满面,风风火火,他的“三爱”众人皆知。

姥爷的“三爱”就是:爱喝茶、爱动物、爱交友。

姥爷爱喝茶的习惯从他年轻当兵的时候就有。听姥爷的老战友说,那时训练要每天五点起床,可姥爷四点就起来了,烧水、泡茶,只为喝上一口热茶。那时很难买到茶叶,他就千方百计地寻找,还闹出好多笑话。姥爷的那些亲朋好友熟知姥爷的爱好,逢年过节必送一盒茶叶或一套茶具。姥爷总是美滋滋地收下,笑盈盈地答谢。直到现在,姥爷喝茶的习惯还一直保留着。冬天,他常喝花茶,五六朵雏菊,一颗大枣加上十几颗枸杞,就泡成一杯色香味倶全的菊花茶。姥爷捧着杯子,美美地喝几口,顿觉神清气爽,称赞道:“喝一口茶,一身都轻松了!”

姥爷喜欢动物就跟喜欢喝茶一样。因为这个原因,家里都快成动物园了。姥爷总喜欢把小区里的流浪猫、流浪狗带回来,给它们准备一顿美味大餐,洗个澡,然后把它们送给邻居、朋友。除了猫猫狗狗,小鱼、乌龟、仓鼠、八哥,家里一样不少。姥爷对待它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给它们听音乐、讲故事、喂零食,还常常盯着它们,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甚至吃饭时也会撂下筷子去瞧瞧它们。姥爷现在和小区里的动物都混熟了,一出门,一大群猫狗就会迎上来,它们有的舔舔姥爷的手,有的蹭蹭姥爷的裤腿。姥爷也不嫌弃,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逗逗那个。

姥爷爱交朋友也是出了名的,几乎全小区的人都认识他,姥爷对大家都很热情。姥爷经常出门与朋友们“碰頭儿”。我常常看见一群老头儿围在一起,或是下棋,或是唠家常,他总是其中手舞足蹈的那个。姥爷最喜欢和邻居大爷们一起打麻将,偶尔还会“决战”到天亮。其实姥爷不太会打麻将,他总是麻将桌上的输家,可他还是天天玩儿,无论输多少钱从不抱怨,他总说:“与好朋友打打麻将,就是图个开心,不图钱。”我家这位老头儿的生活就是这样,朴实、快乐。

教师点评

文章生活气息极浓,细节描写尤为传神。小作者既善于观察体味,又很会描摹刻画。开篇的外貌描写就别具特色,连续几个短句,干净利落地把一个随性、洒脱的老头儿“立”在读者眼前。接下来写老头儿的三个爱好,扣住诸多细节,或是举止、

或是神态,尽显老头儿善良的性情和对生活的热爱。

(高波)

有个体贴的老妈真好

吉林省长春市南湖实验中学八年级 刘乃慈

指导教师 高波

阳光温柔,清风吹进窗子翻开记忆中美好的一页。

十一月的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十一月的雪也总是突然到来。寒风如猛兽一般席卷了整座城市,小树在风中瑟瑟发抖,而干枯的枝叶在风的撼动下扑扑簌簌地往下落。我不经意地向窗外一瞥,天空已经撒下盐粒大小的雪花。我无心理睬,埋头学习。下课了,同学们都匆匆地裹上外衣迫不及待地向外冲,像一群被捅坏了窝的马蜂。雪花已变成飞絮,纷纷扬扬地飘散。寒风中,我于花花绿绿的人海中寻找着,终于找到那个立在角落里的身影,那是妈妈。妈妈看见了我,大步走了过来,把怀里厚厚的衣服展开,将我包个严实。一股暖意袭来,温暖着我澎湃的心绪……

七月,烈日炙烤着大地,草木被晒得低下了头,行人早已热得毫无生气,只有知了肯在桑拿天里不停聒噪。球场上,教练的双眼死死盯着我,让我感到心慌意乱。我刚刚沉住气,只听“啪”的一声响,措手不及间,一只白色的羽毛球划出一条曲线,轻盈地落在我的脚边。这种情形连续出现了几次,教练才勉强同意让我休息。我如获大赦般向一旁走去,妈妈没有等我走近便伸出一只胳膊,拿出水杯递过来。我接过水杯,妈妈接过我的球拍。她用手指轻轻地梳理着我凌乱的头发,眼神里溢满无限的关爱。那一瞬间,我聆听到幸福的声音。

妈妈,有你的体贴陪伴着我真好!

教师点评

文章独辟蹊径,文笔优美,感情真摯。小作者用一冷一热两种环境烘托出幸福之感,虽然全篇只有给“我”带衣服、递水和梳理“我”的头发几处细节描写,但这几个不起眼儿的动作已生动体现出浓农的母爱。

(高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