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号学视角下无为八里鱼灯的纹样解析

2019-04-15 01:50:52 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2期

李敏 卫艺林 刘贝芬

摘 要:笔者以无为八里鱼灯纹样的装饰语言为线索,结合无为当地的社会文化背景及民俗风情,根据纹样、色彩归纳分析其所蕴含的文化内涵,通过符号学的研究方法,从图像的能指和所指两个方面对八里鱼灯的纹样进行解析,认为八里鱼灯呈现了共同文化心理在符号语意解析过程中的作用,也从内在反应本地乡土气息的精神内涵。

关键词:八里鱼灯;符号学;纹样;精神内涵

中图分类号:J52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9)02-0060-03

无为八里鱼灯历史悠久,造型丰富,是独具魅力的民俗文化活动,在2013年入选第三批国家“非遗”项目。然而,随着当地人为环境的改变,无为八里鱼灯的生存环境日渐弱化,目前对此研究的相关著作也较少,钱昀的《八里鱼灯制作工艺与仪式过程探究》以及《非物质文化视角下的无为民间灯会研究》从其生存语境与文化生态、制作技艺与艺术特征、保护措施与传承手段等方面进行研究,而从符号学角度对八里鱼灯中的纹样研究较少。因此,对于八里鱼灯中的纹样研究是非常必要的。

一、无为八里鱼灯中的的纹样概述

无为位于安徽省中南部,南临长江,人们的生存与生活和鱼类有着唇齿相依的联系。人类对于鱼的崇拜从半坡氏族是就已经存在了,鱼类是否繁盛关系到依水而居人们的生死存亡,因此,将鱼纹、鱼形视为对渔猎丰收的祈求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无为的八里鱼灯以对鱼的崇拜与信仰为精神内涵,以鱼灯器物为载体进行仪式活动,鱼灯以及鱼灯上的纹样作为意识形态、审美情趣的体现,承载着当地的习俗文化,既有深厚的思想根源又与本土文化的交流方式及社会意识形态有着密切的关系。

据清嘉庆《无为州志》载:“州中元夕放灯,由来已久。灯前必设大牌,绘一兽形,虎面麒足,雄势狞狰,振以金鼓,俗名‘虎头牌,实乃龙神可辟水怪[1]。安徽无为历来有玩“鱼灯”“龙灯”祈福的民间习俗,“烧香打醮,抵不上红灯(鱼灯)一绕”是无为民间流传的俗语,鱼灯又称幸福灯、吉祥灯、太平灯,距今已有1千余多年历史。

二、无为八里鱼灯的纹样艺术符号性

英国文化人类学者玛琳诺夫说:“文化是指一群传统的器物,货品,技术,思想,习惯及价值而言的,这一概念调节着一切社会科学。”[2]无为八里鱼灯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具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它具有器物文化性质,即鱼灯是一种有形的具体形式,是物质文化的体现;另一方面,无为八里鱼灯又是人们精神生产的成果,人们在创造制作鱼灯的同时,又将他们的观念、审美情趣乃至精神诉求等各种文化心态附丽其形状和纹样之上,因此作为自然存在的物质具象又具有表意的精神文化的八里鱼灯纹样,即具有符号的“能指”和“所指”,是一种完整的艺术符号系统。

(一)无为八里鱼灯纹样形象化的“能指”

鱼灯纹样作为视觉符号存在于无为鱼灯的外在形象上,具体的表现形式为鱼灯本身的造型、鱼灯身上和部件上的彩绘纹样以及鱼灯丰富而绚丽的色彩上。

1.鱼灯独特的外观造型

无为八里鱼灯是一种视觉艺术品。鱼灯的造型独特,形态多姿,外轮廓线条大方得体,浑然天成,具有对称、重复、韵律和平衡等美感。整体形态优美而富有个性。整体分为鱼头、鱼身和鱼尾三个部分,鱼头鱼身硕大、圓正、匀称,腹部和尾部可自由摆动,灵动有趣,在舞灯过程中显得栩栩如生。鱼灯的创作大都基于真实鱼类的原形而创作无为八里鱼灯由八盏鱼灯组成,八盏鱼灯造型为不同的八种鱼形,分别是:头鱼为紫红色金鱼,二鱼为绿色鳇鱼,三鱼为青色鲥鱼,四鱼为黄色鳜鱼,五鱼为红色鲤鱼,六鱼为绿色鲢鱼,七鱼为花色鲫鱼,八鱼为黑色财鱼[3]。

2.鱼灯上饱满的图案

无为鱼灯的制作过程是先用毛竹扎出鱼的骨架,然后用浆糊装裱鱼灯表面,再绘制鱼彩。绘制鱼彩时,先用线稿勾出鱼的五官、鳞片,鱼腹和鱼尾的部分用花卉纹样装饰,鱼头和鱼鳍的部分绘以暗八仙。头鱼上绘以牡丹与葫芦,二鱼上绘以菊花和扇子,三鱼上绘以兰草和剑,四鱼上绘以海棠和箫,五鱼上绘以芙蓉和云阳板,六鱼上绘以荷花和渔鼓,七鱼上绘以荷花和佛手花,八鱼上绘以石榴花和花篮。每条鱼背鳍两旁的小背鳍上绘有祥云纹样,其中头鱼和五鱼只有一个小背鳍,分别绘以“日”和“月”字。然后在线稿的基础上进行着彩色,用骨胶和白矾按比例调和,进行平涂或是推晕。鱼灯上的纹样装饰形态饱满、布局合理、色彩鲜亮。

3.富丽的装饰色彩

无为八里鱼灯所用色彩蕴含了地方文化的精神。鱼灯通体以白色为主,饰以彩色。八条鱼分别以紫红色、绿色、青色、黄色、红色、绿色、花色、黑色为基色,大面积运用,再配合鲜艳的花卉图案,形成丰富的色彩(图2-1)。无为八里鱼灯色彩的使用中统一中有变化,同时结合里面的灯光照明,鱼灯显得精致而多彩(图2-2)[3]。

(二)鱼灯纹样特定化的“所指”

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提到:“美是有意味的形式”,在对无为八里鱼灯纹样研究之中,对形式之外的追求是艺术更高价值的体现。

鱼纹样的精神内涵来源于自然崇拜的古代文明,生活在江河流域的人们早期的以鱼为主要的食物来源,人们对于鱼的崇拜是来自于它的自然属性,对自然崇拜在纹样中造诣最深的是以鱼灯上的纹样来满足审美愉悦,慰藉情感生活,寄托精神信仰。

1.纹样的寓意

无为八里鱼灯作为当地特色民俗,它的装饰纹样不仅有着强烈的艺术表现力,而且是具有意味的图形符号“图必有意,意必吉祥,凡事必求吉祥如意,吉祥几乎成了装饰的惟一内容,这是淡化其宗教神秘性而将生命保障的形式世俗化、表象化的结果”[4]。

无为八里鱼灯上主要绘制有三种纹样,一是“暗八仙”图纹,二是各种花卉纹样,三是字符纹样。暗八仙纹样是以道教八位神仙所执法物组成的纹样,被喻为福寿、正气、美好的含义。头鱼上的葫芦是铁拐李所背的宝物,里面装着王母娘娘亲手传授的秘制丹药,不但能医百病而且能使人长生不老,具有求吉护身、避邪祛崇的吉祥寓意。二鱼上的扇子纹样,是汉钟离所持宝物,宝扇摇一摇,具有起死回生之功效。三鱼身上所绘的剑纹样是吕洞宾所执宝剑,是纯阳宝剑,隐喻乾金之像,金性利,阳刚可以驱散阴邪,妖魔鬼怪惧怕阳气,故可驱恶赶魔。四鱼上的箫是韩湘子手里所执的法物,传说他擅长吹箫,一旦吹起,可以令花草盛开,故有万物滋生之寓意。五鱼上的云阳板代指曹国舅,他出身显贵,资助贫困之人求学,是艺术的保护神,云阳板能使人心境平和,不为外事所困扰,寓意心静神明。六鱼上的渔鼓代指倒骑驴的张国老,渔鼓占卜的仙器,能知过去未来,占卜人生,暗指知天命、顺天应人。他在八仙中的形象最年长,所以,用桃、凤羽、渔鼓来象征长寿。七鱼上的荷花代指美丽的何仙姑,她国色天香,清雅脱俗,寓意如荷花一般圣洁美丽。八鱼上的花篮代指蓝采和,他能歌善舞,可以以歌曲告知人们未来事,能使人趋吉避凶。

无为八里鱼灯上除了绘有“暗八仙”纹样以外,还有传统的花卉纹样。八里鱼灯上的花卉纹样不仅表现了形与色的美,而且寓意深刻,韵味无穷。头鱼上的牡丹庄重典雅,具有富贵吉祥的寓意;二鱼上的菊花迎霜不凋谢,富有吉祥、长寿的含义;三鱼上的兰花清新脱俗,具有高洁典雅的象征(图2-3);四鱼上的海棠有“花尊贵”“花贵妃”之称,经常与玉兰、牡丹、桂花相配形成“玉棠富贵”的寓意;五鱼上的芙蓉芳艳清丽,象征美满、团圆之意;六鱼上的荷花寓意堅贞、纯洁;七鱼上的佛手花被称为“果中之仙品,世上之奇卉”,具有多福多寿的寓意;八鱼上的石榴花满树火红,落去将结成坚实的石榴,石榴多籽,所以常寓意多子多福的美好寓意。同时在无为八里鱼灯的灯会活动中,有一项“送子“活动,就是有“八鱼”参与的,正是寓意鱼灯绕一绕可以求子得子,延续香火。

另外八里鱼灯背脊上头鱼上有“日”字纹,五鱼上有“月”字纹,四鱼鱼脊上装有四个圆形,上面有“天下太平”字样,其他鱼灯上都有“回”字纹。汉字是一种物象符号化、语言图像化的典范,在几千多年的演变过程中,汉字字形不断变化,形与意相互结合,表达人们的文化观念、应用及审美的需求,“日”“月”“天下太平”字样,体现了人们对于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美好意愿(图2-4)。

2.色彩的寄托

无为八里鱼灯中的纹样色彩丰富,是无为人对于色彩的的一种体悟。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很早就已经赋予各种色彩不同的象征意义,例如玄象征未名之天,而纁象征黄昏之地等。无为八里鱼灯对于色彩的运用有自身的含义,色彩与人们的情感融为一体,它所体现的文化意识是世俗真善美的表现,其丰富的色彩通常表达着一些特殊的涵义与象征。吉祥是一切装饰的诉求,是人们最直接的心理意愿表述。,从而也是美的。八里鱼灯纹样采用对比、互补等艺术手法来表现色彩的魅力,运用不同色彩的特性给予每盏鱼灯不同的含义。受传统民俗文化的影响,造就了每盏鱼灯色彩的鲜明性。

三、结论

无为八里鱼灯上的纹样从“能指”的形象化到“所指”的固定性,呈现了共同文化心理在符号语意解析过程中的作用,也从内在反应本地乡土气息的精神内涵。通过对无为八里鱼灯上纹样的符号学解析,得出以下结论:

(1)无为八里鱼灯上的纹样丰富多彩,从纹样的素材、色彩搭配以及纹样组合都显示了人们的审美喜好,给人以美的享受,具有重要的审美价值。

(2)无为八里鱼灯在当地人们的生产、生活实践中逐渐形成发展起来,鱼灯上的纹样除了具有一定的美观性之外,同时还满足了人们的心理需求,表现人们对丰收富足的美好期望,寄托了对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企盼。

(3)无为八里鱼灯作为一种保留地域特色的民俗文化活态遗存,构成了人们的精神依靠和信仰追求,传承着当地民族的传统文化习俗。

参考文献:

〔1〕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

〔2〕(英)马林诺夫斯基.文化论[M].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7,(02).

〔3〕钱昀.八里鱼灯制作工艺与仪式过程探究[J].装饰.2013,(11).

〔4〕王梅林.传统吉祥图案在现代设计中的创新应用[J]包装工程,2011,(07).

〔5〕徐方慧.中国吉祥化图案[M].沈阳:辽宁美术出版社,2002.

〔6〕郑军.中国传统鱼纹艺术[M].北京: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2014.

〔7〕刘锡诚.吉祥中国[M]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2012.

〔8〕吴晓玲.试析汉代画像石中两种“巧合”鱼纹的象征意义[J].雕塑,2011,(04).

〔9〕董锦,徐青青浅析史前旋涡纹样的艺术性[J].艺术探索,2006,(02).

〔10〕胡文山,刘敏.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亦动人一论唐诗中的牡丹[J].作家,2007,(12).

(责任编辑 赛汉其其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