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社会对马占山与江桥抗战的支持

2019-04-15 01:04:34 理论观察 2019年2期

孙文政

摘 要:马占山将军率领黑龙江爱国军民,打响的中国军队有组织、具规模的江桥抗战,揭露了日军入侵中国东北的野蛮行径,使国际社会认清了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本性。从此,国际联盟和美国、俄国、英国、法国等国际社会,开始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的正义抗日战争。

关键词:国际社会;江桥抗战;马占山

中图分类号:K26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 — 2234(2019)02 — 0005 — 05

马占山将军指挥打响的江桥抗战,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真相,不是日本关东军为了维护南满铁路治安,也不是中国东北地方政府,请求日军出兵剿匪,维持地方治安,而是日军为了实现既定的大陆政策,武装侵略中国东北的野蛮行径。轰轰烈烈一年之久的江桥抗战,使世界各国人民认清了日本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真正目的。特别是日军在中国东北,实行烧、杀、抢三光政策,造成东北人民逃离家园,流离失所,令世界各国人民愤慨。日军在中国东北的野蛮侵略,遭到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极大地不满和强烈反对,纷纷谴责日本的侵略行径,支持中国人民的正义抗日运动。本文从国际社会对江桥抗战的态度,及其对马占山的援助等方面,考述国际社会对马占山与江桥抗战的支持。不当之处,敬请专家、学者、同仁们,提出宝贵意见,不吝赐教。

一、国联调查团的组建与江桥抗战

日本军国主义者,以其达到侵略中國的目的,蓄谋制造了九一八事变。日军贯用无中生有的伎俩,“明明日军守备队自行拆毁南满铁路轨,而诬称为中国军队所为。明明日军先向我北大营及省垣进攻,而诬称为中国军士先开炮射击。无故的同时袭击我沈阳、长春、安东、抚顺、营口各地,本系违反国际公约之一种横暴行为,而日人竟自称曰发挥自卫权。伪满洲国本系日人一手造成,而日人竟自称曰东北民众之自决。”①日军这种的精心策划及刻意宣传,造成当时世界各国人民,不了解日军制造九一八事变的真相。通过马占山率领黑龙江爱国军民打响的江桥抗战第一枪,使国际社会知道了发生在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的真相。

日军蓄谋制造九一八事变后,中国政府就向在日内瓦的国际联盟理事会提出申述。在第六十五届国际联盟理事会上,“日本代表芳泽谦吉氏起谓:彼仅于报纸上得知沈阳事件。彼于闻讯后立向日政府电询真相,俟接得回电时,当立即公诸大会。日使又谓此事件不过一地方事件,彼相信日政府将以全力制止风潮。”②中国驻日内瓦国际联盟代表施肇基,对日本代表给予了有力的回驳,“据余所接之消息,中国方面从未挑衅,乃日方藉此为武力占领中国城池之口实。二十一日晨十时,施肇基氏向国联理事会提出中国正式请求国联对日军占领满洲事予以禁止”。③

9月22日,中国向国联提出书面声明,“请根据盟约第十一条,立即召集国联理事会,以便采取最后有效之方法,保障国际和平。”④9月23日,国联行政院依据中国请求,召开特别会议。会后国联行政主席勒乐氏致电中国外交部王正廷说:“(一)对中日政府发紧急通知,务须避免一切足以使事变扩大,或足以妨害和平解决行为。(二)与中日代表协商一种确实办法,使两国立即撤兵,并使两国人民生命财产不受妨害。”⑤9月28日晚上,国联行政院“召中日两国全权代表及英、法、意三国总代表开秘密会议。李拉克斯宣称日政府宣言即日撤退侵入满洲内部之日本军队,希望在十月三日以前履行覆文所述各节,将日军全部撤尽,恢复九月十八日以前原状。”⑥9月30日,国联行政院再次召开会议,“国联理事会于三十日通过一决议案,决定会期延至十月十四日,予日政府以撤退东北占领区全部日军并恢复原状之时间。理事会并决定,苟中日双方届时视形式发展为满意,则十四日将不召集会议。……日代表芳泽氏称:彼可代表其政府,接受理事会所定十四日前,日军撤出东北占领区之决议案。”①到了10月11日,日本仍然没有撤退的意思,反而“日本政府照会国联理事会略称,日方按照国联理事会九月三十日所决议,日军原定于十月十四日撤退,现为势所迫,不得不展延。日致理事会之照会中称:因中国政府不能担保东北日侨生命财产安全,故军事当局不得不取消撤军之决定。”②日本“不遵守九月三十日之国联决议案,”③按规定日期撤军,反而唆使张海鹏伪军积极北进黑龙江省。10月12日,英、法、德、意四国代表开秘密会议,“主张国联为保持大会尊严,有取断然急切手段之必要。”④10月13日,国联理事会再次召开会议,会议发表九条决议,其中有“日本代表声明日本政府继续于可能范围内,迅速撤退,且日军业已络绎向南满铁路附属地开始撤退,至此项撤退之程序,须以日侨生命财产之安全为正比例。本会议对此声明,希望早日完成,并予以注意。”⑤国联行政院敦促日本,在10月14日以前,撤到九一八事变前区域,中国政府“以希望日军将于十月十四日,撤至铁路借用地或中国境外,但日军不惟未撤退,且暴行日甚。”⑥在这种情况下,国联行政院白里安于十四日晨九时半,新行召集理事会,继续讨论东三省事件。十四日下午白里安与中日两国代表,召开一次会议,白里安说:“希本星期内能结束一切,及实行撤兵事项。”⑦日本不执行国联行政院做出让日本撤兵的决议。这样,民国政府原本依靠国联调节,和平退让的政策才改变。14日“当晚连接北平来急电,勿准退让,尽力堵截,虽至一兵一卒,亦必以全力死守等语。”⑧于是,黑龙江守军开赴江桥前线,与日军在嫩江桥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打响了中国军队有组织、具规模的江桥阻击战役。

10月14日,“洮南镇守使张海鹏受日人唆使,率两旅及蒙兵侵黑龙江城,进至哈尔葛地,嫩江桥守军将桥梁炸毁。十五日,张海鹏在嫩江西岸受于兆麟旅及屯垦军夹击,日派铁甲车掩护。”⑨江桥阻击战打响之后,10月15日上午,英、法、德、意四国外长或各国首席代表召开秘密会议,“多数国赞成理事会延长开会日期,务将中日问题根本解决,而免贻祸于远东,及影响世界。”10月15日下午,国联行政院召“开理事会,出席当任理事五人,非常任理事九人,对邀美参加事,用投票解决,结果得十三票,通过赞成美国参加。”10月16日上午,法国外长“白里安氏,在国联理事会之公开会议席上,立将敦请美国参加中日事件之讨论,”10月16日下午,“国际联盟理事会议,美国代表桀尔勃脱氏正式入席,参加磋商。”《九一八后国难痛史》记载:“傑尔勃脱氏之第一次出席,为伟大及惊人之成功,旁听席极形拥挤,水泄不通。”在17日上午的国联理事会上,美国代表傑尔勃脱氏表示“美国不放弃非战公约之责任。……各理事国及美代表均赞同照会中日两国请对非战公约,特别对该约第二条注意应负之义务。”10月19日,“英、法、德、意、西班牙、挪威等国,分别照会中日两国,迳送南京、东京两政府,请注意国联盟约与非战公约之责任,系劝告方式,并非警告。”10月22日,国联行政院召开理事会,决定对中日问题解决办法草案。该决议草案说:“(一)兹特重申各政府在该解决议案中向行政院所作之允诺,尤其日本代表之声明,谓日政府依照切实保证日人生命财产安全之程度继续令速撤兵至铁路区域内,及中国代表之声明谓:中国政府当负保护铁路区域以外日侨生命财产安全之责任,此项允诺,包括切实保护在满日侨。(二)再重申两国政府已保证避免凡足令现有状态愈趋严重任何举动,故两政府不得诉于任何侵略政策或举动,并须采取办法消除敌对运动。(三)重申日方之声明,谓日本对满洲并无领土目的,并知悉此项声明与国联盟约及九国条约之规定相符合,九国条约各签字国曾保证尊重中国主权与独立,及土地与行政上之完整。”会议要求日本政府在“下次(11月16日)开会日期以前完全撤退。”10月23日,白里安在国联理事会上,针对“日本以战胜国自居是绝大错误。……要之,日本固望能及早撤退此等军队。”10月24日,国联行政院召开理事会议,通过日本撤兵决议案。“今日国联理事会采取其有史以来最有力之行动,当时全体理事,除日本一国外,其余十三理事一致通过决议草案,请日本立即开始撤退东北日军,并务须于十一月十六日前撤尽。”①然而,“日本竟藉口剿匪,盘踞四洮路各站。”②不但不撤退,反而积极北犯黑龙江省。

11月4日,日本不仅表示不遵守国联之决议,且不断扩大其武力侵略之范围。“黑龙江代理主席马占山氏,为依中国政府极力避免冲突扩大之誓言,故对接到日本通告后,即将其军队由嫩江桥撤退。但此举唯一结果,为十一月四日晨,日军进至嫩江北岸,并逮捕中国防兵三名。”③马占山及时将江桥抗战情况,电报给日内瓦的国联行政院。11月6日,国联行政院,以“嫩江事件”④为题,公布了马占山率领黑龙江爱国军民,抗击日军入侵的情况。当日,国联理事会主席白里安分别电中日两国政府,力劝两国政府依照国联决议,勿使事态扩大。

中国是酷爱和平的国家,自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政府对于日本以武力侵占中国东省各地之举动,始终信任国际联合会,希望达到以和平方法,解决问题,而藉以维持世界和平之目的。”⑤中国政府“极希望各国政府立即派遣代表先调查真正形势,以获得日本破坏理事会决议案之凭证。”⑥在此种情况下,国联理事会于“十一月二十三日巴黎召集理事会,午前十一时半会议,……。十二理事详细讨论议案之初步草案,按此案系理事会提议,用以组织一国际调查委员会,调查全部满洲问题。”⑦国联理事会为了解决中日两国纠纷问题,国联行政院“于二十年十二月九日,理事会白里安宣读之决议案第五款云:理事会决派调查委员会到当地调查一切能危及国际关系、破坏中日和平或一切影响中日两国友谊事件……。自此案通过后,该团遂于二十一年一月二十一日,组织成立。”⑧国际联盟调查团组成后,以李顿为团长的国联调查团,于1932年2月10日离开日内瓦,至9月30日离开中国返回日内瓦,进行了为期半年多时间的调查。

在国联调查团在中国调查期间,马占山将军曾先后于1932年4月12日和17日,两次致电国联调查团,揭露日军在东北的侵略行径,以及全国各地人民,冒着生命危险,提供日军侵略中国东北的罪行,为国联调查团在国际联盟调查报告书中,指诉日人及揭穿日人一切阴谋,提供了有力的佐证。1932年10月2日,国联调查团向世界公布了国联调查报告书。报告书明确说明,满洲主权属于中国,日本不应干犯领土主权,否认在日人扶植下建立的满洲国。

二、世界各国对江桥抗战的态度

国联行政院公布国联调查报告书,建议日本“不应干犯领土主权、满洲主权属于中国、否认东北傀儡组织。”⑨国联调查报告书的公布,揭露了日本阴谋侵略中国东北和违反民意建立伪满洲国的阴谋。使日本侵略中国东北的阴谋暴露出来,世界各国先后发表反对日本武装侵略中国东北的观点。

首先是国联各理事国,“因日本对国联屡失信义,竟致此项最严重请求书于不顾,甚为愤慨。”各理事国,先后发表反对日本侵占中国东北言论。爱尔兰代表康诺黎说:“日本破坏公约,远东和战之扩大问题,以及其对世界和平不可避免之影响,均系于对此问题达到之决议,吾人必须努力,祈求对于事实作公正之判断,对关系各方面作公正不偏之解决,以终止冲突,消弭将来敌意再发生。”捷克代表贝尼斯说:应用制裁办法,彼赞同采纳李顿报告书,该报告书实为一珍贵的、庄严的、最公正的文件,李顿报告书指明,满沪军事不能视作合法的防卫,从此点可以表明中国之领土与国联之盟约,均未能被人尊重。”西班牙代表马达里亚加痛斥日本违法时说:“西班牙政府觉中国之东三省,决不能使其变为日本之满洲国,否则国联盟约之价值,将完全归于乌有,该盟约之第十及第十二条,尤将失其效用。”此外,希腊代表波里迪斯、法国代表彭考、德国代表纽拉斯、意大利代表阿罗希等,先后发表言论,反对日本出兵占领中国东北,建议国联对日本进行制裁。另有捷克、爱尔兰、西班牙、瑞典等四国,联合向国联行政院提交议案:“(一)自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事件发生以来之大规模军事行动与占领,不能视作合法自卫手段;(二)满洲统治之所以能于实现,系由于日军在场;(三)承认满洲现实统治,抵触现存之国际义务;(四)大会应赋予十九国委员会,邀请美、俄两国政府合作,俾能与当事双方接洽,保证根据李顿调查报告书,解决纠纷。”国联行政院根据捷克、爱尔兰、西班牙、瑞典等四国提交的建议案,成立十九国委员会。十九国委员会,于“二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即开始工作,”到1933年1月8日,十九国委员会形成解决中日纠纷决议草案。全文如下:“(一)国联大会回忆依照会章第十五条之规定,大会最先责任,在于保障争执案之解决,故对于草拟之报告,阐述争执案之经过情形,以及解决之建议,已加以注意;(二)认为大会于一九三二年二月十一日之决议内,已标明原则,规定国联对于解决争端态度;(三)重申此项解决,必须尊重国联会章非战公约以及十九国条约之规定;(四)决定组织委员会,协同关系国进行谈判,图谋根据李顿报告书第九章原则,并考虑第十章之建议,合宜解决;(五)指定十九国特委会委员,为上述委员会委员;(六)美俄两国如能参与谈判,有利进行,故特委上述委员会,邀请两国参加;(七)授权上述委员会,採取一切必需步骤,用以完成其任务;……。”①

继十九国委员会之后,美国、苏联、英国、法国等国政府,也都先后发表言论,表明反对日本侵占中国东北,支持江桥抗战的态度的态度。

美国政府对马占山领导的江桥抗战,给予极大地支持。美国政府十分关注日本在国联上承诺“日方于十一月十六日以前,是否遵照国联之决议实行撤兵,美使奉命后于十月二十九日离京往平。十月三十日,美(加州)上议员哈龙詹森氏在商业俱乐部,作公开演说时,对日本侵略满洲事件,予以及猛烈之攻击(按氏系作阻止日对美移民竞争之领袖)。詹氏称:“今日之满洲布满着废纸(译者按,意谓一切条约皆无效),吾人所见满洲方面之情形,并非真正之战争。惟系日本侵略其邻国之领土,而其邻国因其和平主义,致弱于自卫。詹氏系极力主张美国大海军者,彼提及中国和平主义,谓无疑的使其坚持赞成增加美国军备之主张。”②在江桥阻击战役第二阶段,11月7日,美国政府向日本提出严重警告,请注意非战公约之责任。日本政府驻美大使出渊,拜访美国国务卿史汀生时,史汀生对日本驻美出渊表示:“美政府对中日纠纷事件,仍保留取单独行动职权。九国协约与非战公约,日本均曾签字,应请切实履行该公约所规定之义务。”③在江桥阻击战第二阶段,“十一月九日,美国政府希望中日两国政府停止战争,双方军队撤出危险带,并将以有力之态度重申在凯洛格非战公约及九国条约,必担保中国之完整。”④当“日军进攻江省在江桥附近三日战事之冲突报告,引起华盛顿之不安。”⑤美国政府对日强硬态度还表现在“十一月十九日,美国国务卿史汀生氏与驻美日使出渊会面时,口头提出抗议日军占领齐齐哈尔事件,并请出渊即行转达币原外相。大意如下:日本军队进击齐齐哈尔,与日本政府对中外所声明不再扩大事态之主旨相反。因此,美国政府特再唤起日本政府注意,中日纷争务须和平处理,力求防止扩大军事行动。”⑥江桥阻击战役失败后,日军占领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的消息传到美国。“十一月二十一日,因中日在满洲之冲突益形严重,巴黎之国联理事会不能获得解决办法,故华盛顿方面极为关心。国务卿史汀生氏、副国务卿克斯尔氏,远东局局长韩巴克氏,对满洲危机作长时间之会商。……大意如下:各文明国家尤其是签署九国公约之国家,应抗议日本在满洲之行动,除非遵守九国公约之各种条款,则吾人应承认世界和平成为幻想,吾人不仅为野蛮人且为伪善之野蛮人。日本事件特别严重。因日本为签署九国公约者,该项公约担保中国行政及领土之完整,因此日本负有阻止彼近日行动之神圣义务。苟谓东京政府不能统制其军部意见,则日本系有两个政府,而各项条约必须经二者之签订。其他各国亦当得同样之允许。”⑦当时的美国总统胡佛,在给国会的总统报告书中,针对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傀儡的伪满洲国极力反对。他在报告书中说:“美国政府之目的,在援助设法解决满洲事件,此为美国参加各种条约之精神。此种条约,皆担保中国领土之完整。中日两国间之困难,为美国政府所极关心,因不僅与维持非战公约精神有关,即与担保中国领土完整之条约亦有关系。”⑧

苏联政府对日本武装占领中国东北极为不满。当日军占领辽、吉两省后,“苏联工人视日本占据满洲,为帝国主义之侵略压迫。并谓中国人在日本铁蹄下,全世界工人莫不表示同情,而苏俄政府因极力镇静注视日军之行动。”⑨江桥抗战打响之后,“盛传俄方集中军队约二万五千名于大乌里亚国境,企图侵入北满。……二十八日,日本驻苏大使广田氏,造访加拉罕(外交副人民委员)并代表日本政府交到宣言。内称满洲方面盛传苏方对万将军(时任黑龙江省省府主席万福麟将军)加以援助,已有大批军官及弹药由苏方送到万将军手,且盛传万将军其人亦宣传约有苏维埃军队二三十万,在大乌里车站集中,准备渡过国境等情。”苏联接到日本交来的宣言后,10月29日,加拉罕就接见了广田大使并发表了声明。宣言如下:“苏联政府接读日本大使十月二十八日之宣言,不胜惊骇。因该宣言乃以纯粹妄诞无稽之谣言为根据。该项谣言,均为中日双方某种分子所制造,以作满洲现局下之挑战品者。苏联并无军事教官混入黑省及满洲之任何省区,并无军械弹药曾经送往是等省区中之军队,且苏联更不对满洲冲突之任何方面加以援助,此日本所不能不知者也。”关于苏联政府是否给马占山所指挥的江桥抗战予以援助问题,当时的苏联政府害怕直接卷入战争,否认对黑龙江省马占山的部队给予援助。马占山也发表声明,否认得到苏军的援助。在江桥阻击战役期间,马占山于11月11日,发出通电说:“近据日方一再宣传,谓我黑龙江军有与苏俄密结,并有用俄教官等情,业经郑重声明,纯非事实,……最近又复捏词俄人加入我军作战,阵亡多人云云,闻知尤深惊骇。查我方尊重国联决议案,极力避免军事扩大,故曾一再退让,……。”①11月16日,日军还造谣苏联援助马占山。“正至国际联盟于议决十一月十六日撤兵时亦能感到,惜该议决案,已矢其拘束之效力矣。日方正需要若干新辩词,其结果造出苏联助马占山,干涉中日事件及使满洲陷于危机之谣言,并举出证人以强其说。”②至于苏联是否给予马占山以军事援助,有苏军参与到马占山军队中作战,在其后来的史料考察来看,目前还不能得到确认。但是苏联通过中国共产党,给马占山军队提供军需物资一事,还是存在的。当时在齐齐哈尔的黑龙江省立龙江一中校长王甄海、以及师范学校体育教师王柱华,两位共产党员就往来于黑河与齐齐哈尔之间,通过共产国际,在苏联为马占山筹措军需物资。

江桥阻击战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是日军大举向我三间房阵地进攻。此时苏联政府对日军的野蛮行为,提出严重抗议。“十一月十七日,苏俄对齐齐哈尔一带军事行动结果,有切断中东路之可能性一节,向日本提出警告。苏俄又警告日本,对反俄宣传运动一事确证为满洲日军事当局所发动。苏俄警告日方注意有碍日俄邦交之活动。”③江桥阻击战役失败以后,11月22日,“苏联各报纸以愤激论调警告日本,勿受在太平洋方面竞争国家之怂恿,与苏联发生冲突。”④

此外,英国政府自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之后,就对“日本在东北之暴行,极为愤懑。”⑤江桥抗战期间,“十一月十八日,英国工党解决此问题,国联应将其驱除出会。彼称中日二国皆非战公约及国联盟约签约国,如中日纠纷不能以和平方法解决,则人类无望矣。”⑥“英国工党对于日本侵略中国之行为,愤怒已达于极点,此种非法的行为,其理由何在,真令人百思莫解。”⑦法国政府“自日本暴行扩大以来,世界舆论一致痛诋日本之残忍、欺骗、诡诈、狡猾、不人道与无信义。”⑧当时的德国各界,对日军入侵东三省,也表示不满。“二十年十一月十九日,柏林各报对于东三省最近事件,皆载有评论,称日人在东三省之暴行,实违背国际公法,而中国方面,则因国联而失意。”⑨

日本政府在这样的国际社会压力下,被迫退出国际联盟。日本退出国联表明日本政府与美、俄、英、法等国际社会分道扬镳。这样,一方面使日本处于孤立局面,另一方面为国际社会形成界反法西斯阵营奠定了基础,使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最终取得胜利。

三、马占山欧洲之行受到热烈欢迎

黑龙江省政府主席马占山将军,在中华民族危亡之时,第一个率领黑龙江爱国军民,同日本侵略者展开生死搏斗。不仅得到了全国人民的一致赞同,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同。马占山成为当时国际社会知名人物。《马占山龙江血战记》记载:“自经四五六日之战,马占山之名轰传于海内外,再经十一二三日之战,马占山之名益噪,海外华侨团体皆发电慰问,电文甚多,不能备录,而以中国现政党驻美总支部一电措词为最得体,公能拒敌守土,为东北军人雪耻辱,为中国人民争人格,海外闻风,感极流涕,望奋雄心,勿退让。全国军官已尽死,剩公一人,二百万兵,靠公一旅,幸,为田单复国,不幸,亦为历史争光。”

马占山将军因江桥抗战出了名,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赞许。马占山将军指挥江桥抗战失败之后,于1932年12月退入苏联后,取道欧洲回国,在苏联及欧洲六国,受到了当地人民的热烈欢迎。据张鹤川回忆,在苏联莫斯科,虽然当时苏联正值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经济非常困难,还是得到苏联人民的热烈欢迎。在德国柏林,“列车到达柏林车站时,我国驻德国公使刘文岛、使馆工作人员、中国留学生以及柏林市人民群众挥手致意。人群中高呼:金道马(马将军),欢迎你!金道马,欢迎你!第二天,各报登载将军照片和欢迎反侵略之民族英雄马占山将军的词句。”马占山在德国停留近一个月时间,经常被人群围住,连当地的孩子们都到处喊“金道马,金道马,请马将军签字留念。”张鹤川回忆说:“有一次,我们在街头遇见一位德国老年人,领着一个小男孩。他通过留学生告诉我们:马将军是英雄,我们支持你,我们的孩子也支持你!他(指孩子)常说:不吃零食,省下钱来邮给马将军。你们太困难了!”在意大利罗马,还受到当地“教皇派于斌主教前来表示欢迎,并赠十字勋章两枚。”

马占山将军在民族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率领黑龙江爱国军民,打响了中国人民有组织、具规模的第一个战役,揭露了日军武装入侵的阴谋,使国际社会开始对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给予同情与支持,同时也改变了自鸦片战争以来,国际社会对中国人称之为东亚病夫的看法,马占山将军也因此在取道欧洲回国时,得到当地人民群眾的赞许和欢迎。

〔责任编辑:张 港〕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