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大学学生工作的职能定位与作用发挥探讨

2019-04-15 01:51:34 理论观察2019年2期

欧阳爽悦

摘 要:学生工作是高等教育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开放教育必须秉承“以生为本”的办学理念,以学生的实际需求为中心,才能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笔者在文中结合实际情况,从队伍建设、平台构建等方面,对开放大学学生工作的职能、改进策略进行了相应的探讨。

关键词:开放大学;学生工作;高等教育

中图分类号:G64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編号:1009 — 2234(2019)02 — 0155 — 03

开放教育模式无论是办学理念还是办学目标上,都优于传统的广播电视大学。开放大学因为生源的复杂性,所以在学生工作上存在着诸多问题,这就为开放教育的持续发展造成了阻碍。因此,开放教育必须明确学生工作的职能定位,切实的做好学生工作。

一、开放大学学生工作的四大职能

(一)思想品德提升职能

品德教育一直是我国教育中的重中之重,无论国家处于什么发展阶段,都不可忽视德育教育的重要性。开放教育作为我国教育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提升国民素质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所以开放教育的毕业生,不仅要具备一定的专业能力,更为重要的是要具有良好的思想品质以及职业道德〔1〕。中国当代作家木心曾经说过“教育的本质就是引导受教育者进行自我教育”,只有受教育人从主观意识上发生了改变,教育的诸多目标才能达成。开放教育中有着不少辍学或者经历过挫折的学生,这些学生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卑心理,同时对周遭事物的认知有着一定偏差。在教育的过程中就要对其认知进行合理的引导,使其在主观意识上发生变化。只要学生拥有了健康的人格以及正确的学习态度,那么其阅读能力、理解能力、表达能力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增强,所以思想品德的提升,既是开放教育的职责,同时也是开放教育提升教育水平的内在诉求〔2〕。

(二)促进全面发展职能

开放教育的生源结构复杂,因为生活环境、社会经历、学习经历、经济收入、家庭情况的不同,学生的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自我实现需求也各不相同。而个体的行为,需要一定的动机才可引发,开放教育具有一定的“自由性”,为了提高学生的主观能动性,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开放教育就要用合理的评价机制对学生进行激励,进而确保开放教育的有效性以及质量。这种措施,也是“以生为本”理念的体现,对学生总体质量的提高,有着重要的促进作用〔3〕。

(三)全面引导学习职能

开放教育模式和传统教育模式有着诸多不同,对于已经被传统教学模式“固化”的开放教育新生,首先就要将其“被动学习”的思想观念向“主动学习”转化,帮助并且引导学生掌握学习中的策略以及自学的方法,提高学生在新时代下的网路媒介素养。开放教育的教学活动更多是对学生进行引导,学习活动需要学生具备较强的“自主性”。相较于普通高等教育,开放教育中的学生,不仅有着一定的学习压力,同时面临着家庭压力以及社会竞争〔4〕。如果在学习的过程中遇见了挫折,如果没有教师的激励以及同学的关心,那么其学习就容易出现“止步不前”的情况。所以开放教育中对学生的引导,必须贯穿于学生学习的全过程,教师要定期的对学生的情况进行指导、监督,进而保证学生在教育活动中的积极性。

此外,在毕业的时间段,教师要对学生进行一定的指导,进而确保开放教育的有效性。因为学生身处的环境比较复杂,精力并不仅仅是放在学习上,教师就要对学生进行公正、合理的评价,促使学生认识到自身所长,进而使其进行合理的人生规划〔5〕。

(四)全面个性服务职能

开放教育的学生学习需求更为多元化,一部分学生是为了学习文化知识,但大部分学生只是为了单存的拿文凭。针对各式各样的需求,为了确保教育质量,开放教育必须秉承“以生为本”的教育原则,为学生提供全面且个性化的服务。部分教育工作者认为,学生是学校的产品,接受者是社会。其实学校的产品应该是教育服务,接受者是学生,所以“以生为本”的理念不仅仅是一个口号,而是教育者在教育过程中必须遵守的核心观念。开放教育要将提升教育服务品质,作为提高自身核心竞争力的重点内容。所以,学生工作者要在工作中以“服务”的态度进行工作,不断创新工作方法,切身实地的对学生进行帮助〔6〕。

二、加强学生工作职能发挥的平台

(一)网络学生管理平台

和普通高等教育学校相比,开放教育的学生在一般情况下是和学校、教师分离的,教学活动主要通过互联网进行。所以学生管理、服务工作,就必须依托互联网进行,比如QQ群、微信群、公众号、教育网站等平台。通过这些平台,学生可以和教师、同学进行沟通。虽然这种方式的实效性相较于普通教育模式有所不足,但是网络的开放性其实为开放教育中的学生带来了更为便捷、快速的教育服务,同时学生在网络平台上能够接触的同学数量更多,通过实时交流,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更容易得到保障。

(二)线下实体交流平台

数据显示,开放教育中的学生社交需求呈逐年上涨的趋势。本科学生需求上升65%,尽管网络交流平台能够为学生提供一个便捷、快速、宽广的交流平台,但不可否认的是,面对面的交流活动必定更具有深度,也更容易促使学生在交流中袒露心扉,结交到志同道合的同伴,这对促使学生在学习中保有积极性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从其实效性的角度上看,线下实体交流平台的建立,一方面能够减少学生因为远程教学带来的陌生感;另一方面也能为学生的学习提供一个能够相互交流、深刻沟通的渠道。因此,在学生参加面授课等线下集体活动的时候,学生工作者就要注意加强教师、学生之间的沟通,促使互有好感或者志同道合的学生留下联系方式,加深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之间的联系,促使学生在漫长的学习过程中感受到“被关怀”的情感体验〔7〕。

(三)校园文化特色平台

校园文化是学校办学理念、教学特色的综合体现,良好的校园文化不仅能够反映学校的文化沉淀,同时也可以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地影响。全面发展即人的全面发展,指人的体力和智力的充分发展,又指人在德智体美各方面的和谐发展。开放教育的日常教育内容为技能、专业方面的内容,而学生的审美能力、思维能力、文化素养却没有途径得到相应的锻炼,校园文化的营造就是促使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在大多数人看来,开放教育的“含金量”低于普通高等教育。其实抛开社会影响,开放教育本身的教育内涵和普通高等教育是一致的,而校园文化的营造,就是提升学校品牌效应的主要方式。开放教育面对的是我国全体居民,针对各种学历人群以及非学历人群,有着相应的教育机制以及教育体系,对社会精神文明的总体提升有着重要的辐射作用,所以校园文化的构建,也能够因其独特的教育特性,发挥更大的效果〔8〕。

开放教育的教学模式为“网络自主学习+远程学习支持+面授课程”,所以开放大学的校园文化建设和传统高等教育学校也有着诸多不同,开放大学既要在线上构建相应的校园文化,同时也要注重实体的校园文化建设。在这一点上,学生工作者要发挥重要的作用,在空闲时间要积极组织学生参加丰富多彩、貼合时代、贴合教育的文化活动,这样一方面能够为学生提供展示自我的平台;另一方面也能让学生在活动中找到从前学习时的感觉,进而激发学生在学习中的主观能动性。简单来说,开放大学校园文化的建设,就是要倡导学生“乐学、易学”,将线上与线下相互结合,促使学生在愉快的氛围中提升自己。

三、提升学生工作队伍的建设水平

队伍建设是推动学生工作的实际进展,实现学生工作的诸多目标的关键。学生工作队伍的建设必须结合实际情况,针对其综合素质以及管理水平,对其进行针对性的强化,进而为学生工作提供队伍以及组织上的保障。

(一)学生管理机构工作人员业务提升

开放教育中的学生工作内容有着“复杂化、碎片化”的特点,既需要管理学生的日常工作事务,比如学生奖学金的发放、优秀学员评定、入学教育的组织、违纪学员的处理、学生集体活动的组织等等内容,同时还要涉及到学生的心理辅导、职业生涯规划、专业辅导员的指导以及管理。复杂且多元化的工作内容,就对学生工作队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学生工作队伍不仅业务能力要强,且还要具备一定的教育能力、管理能力、政治素养,精神方面要有奉献精神、责任意识,否则相关工作的开展就会面临重重阻碍。

(二)学生干部及社团组织业务提升

在学校管理思想、管理措施传达以及实施上,学生干部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想要做好学生工作,学生干部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通过发挥学生干部的作用,能够引导学生进行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学习积极性,教学活动就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组织学生进行社团活动,能够让学生在活动中相互交流学习经验,进而让学生之间产生相互促进的作用。因为开放教育生源广泛的特性,在社团活动中就能够为学生创造更多的实践机会。而想要提高社团活动的实效性,学生干部能力的提升就成为了其中的关键内容,学生干部不仅要具备良好的政治素质,同时也要具有积极向上的工作态度,在活动中要体现出自身的管理能力、组织能力、协调能力、指挥能力。所以,在提高选拔力度的基础上,学校也要提升学生干部的选拔门槛,这样才能提高学生干部的总体素质。

(三)专职学生辅导员业务提升

开放教育中学生架构的复杂性,为专职辅导员的工作提出了相应的挑战。和普通高等院校的专职辅导员相比,开放教育的专业辅导员,除了要对学生的思想观念、政治观念、日常学习进行管理之外,还要对学生的学习进行定期、适时的引导,通过激励以及解惑,促使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保有积极性,让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的知识应用能力,进而使得学生通过开放教育能够得到实质性的提升。这就要求专业辅导员不仅要具备一定的管理能力、引导能力,同时也要求其具备一定的爱心以及责任心。针对这样的情况,专业辅导员必须全面提高自身的业务能力,为学生工作的开展奠定基础。

结束语:

综上所述,因为开放教育本身的特点,学生工作成为了开放教育中的短板,对开放教育质量的提升造成了一定的阻碍。想要提高开放教育的教育质量,就必须对学生工作队伍进行强化,对文章上述的平台进行构建,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完善。

〔参 考 文 献〕

〔1〕赵朦,何雪芬.开放大学学生管理模式分析及学习需求调查——以常州开放大学为例〔J〕.南京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7,(01):77-81.

〔2〕何雪芬.积极心理学在开放大学学生管理工作中的运用研究〔J〕.济南职业学院学报,2017,(03):17-19.

〔3〕江小青,狄晓暄.远程教育院校学生事务管理实证研究——以国家开放大学“学生之家”微信平台为例〔J〕.天津电大学报,2016,(02):30-34.

〔4〕张运敏,刘洋.基于系统协同的开放大学学生基本信息精准化管理〔J〕.湖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7,(02):89-92.

〔5〕詹斌,黄林清,张国战,et al.基层开放大学服务型教学教务管理信息平台的开发与应用〔J〕. 广东开放大学学报,2018,(01).

〔6〕王文婷.开放大学学生辍学影响因素量表的编制——基于教育功能论的开放大学学生辍学管理实践研究〔J〕.内蒙古电大学刊,2017,(03):78-82.

〔7〕李栋.基层开放大学开放教育学生社团建设的若干思考——以武进开放大学为例〔J〕.考试周刊,2016,(98):135-135.

〔8〕纪洪元,范宇竹.信息化下省级开放大学教学管理实效性研究〔J〕.内蒙古电大学刊,2016,(06):56-58.

〔责任编辑:侯庆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