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操作系统,教育改革要不要让学生试BUG

2019-04-15 01:04:22 中国信息技术教育 2019年6期

魏忠

先说两起飞机事故。

2019年3月5日,QANTAS(澳洲航空)的QF706航班起飞40分钟后,所有的乘客被突如其来的颠簸惊醒,从8000米高空自由落体似地落到3000米高空,所有的人经历了人生最恐怖的5分钟,开始留下人生最后的遗言。而原因却是机长故意的,飞机突然失压,副机长提示需要检查失压的流程,这一点也没有错,然而机长比副机长的收入高两倍不是白给的,所有的飞机标准流程机长和副机长全部清楚,但是机长明白如果那样做就会重蹈之前的覆辙:飞机由于失压而造成缺氧,快速成为幽灵飞机并造成100多人丧命。虽然失压到底是怎么造成的机长也不清楚,但是机长对这台飞机的操作系统异常清楚,凭着经验和勇气,他只对副机长说了一句“年轻人,来不及了,你这时候需要提醒所有人戴上氧气罩”,然后带领飞机砸向地面。机长挽救了整架飞机,又一次铸就了澳洲航空公司的安全奇迹。

5天以后的3月10日,一架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波音737MAX起飞,这一次,飞机就没有那么幸运,157名乘客成为殉葬品。问题还在追查之中,然而波音公司的“软件化、数字化飞机”的一个BUG已经确认是造成几个月前马来西亚狮子航空灾难的元凶。利用大数据进行诊断,按照大数据的方式和判断进行紧急切换,甚至代替机长的指令,波音飞机的数字化改革成就了他的辉煌,也背了这口巨大的黑锅。

IT界都知道微软是一家用传统公司管理方法管理的IT公司,很重要的一个例证就是微软开发视窗操作系统的成本如登月计划。相比起来,亚马逊等新一代公司尤其是腾讯、阿里就完全不同了。迭代式开发让客户找BUG,是成本最经济的一个办法,有时候又是没办法的办法。十多年前,微软就鼓励发烧友找到自己的漏洞,因为如果按照标准的测试流程(就像副机长那样)其实是找不到问题或者时间就过去了。然而用大量的用户和快速的迭代,就能让软件系统按照自己的逻辑快速成长起来。

这种让用户找BUG的思路也有巨大的危机,那就是有两个前提:一是必须确认没有重大的缺陷和灾难性后果,二是迭代频次要足够快。飞机是一种典型的B2B业务,也就是飞机制造厂和航空公司进行交易的业务,故障迭代频次低、后果严重。基于此,美国军方除了提出来虚拟仿真的办法外,还提出了数字孪生的交付迭代方法,但是也不能完全模拟真实的复杂飞行甚至人性的考验。因此,才有了一个飞行员至少经过7年才能够成为机长的制度。

中国自从1978年恢复高考以来,如同全国的路名叫人民路、中山路的最多一样,中国的中小学“实验学校”是最多的,而中國的教育改革一波热过一波,到了数字时代,利用大数据和互联网改变教育又热闹非凡。但是,一个新的操作系统上线,如果没有老的机长,飞机失误是机毁人亡,而教育失误却并不容易发现,20年后发现已悔之晚矣。

这几天看过去一年倒闭的“在线教育公司”,都是在试图抛去“机长”的经验的基础上凭空去做一个后果极其严重、迭代频次并不高的教育改革,这种改革基本上是由一批自己都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不到30岁的年轻人引领的。教育做的年数越多,其实胆子越来越小,像澳洲航空公司的“老机长”那样具有胆魄的惊人之举,不是胆量有多大,而是对操作系统极其熟悉。

教育,不能让用户改BUG,这种BUG没有30年看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