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的伦理边界问题探讨

2019-04-15 01:04:04 法制与社会 2019年10期

摘 要 当今时代,有关电子游戏负面影响的报道在社会上引发了道德恐慌。因此,审视电子游戏的伦理边界,探索电子游戏与现实世界伦理道德的关系尤为重要。厘清这一问题,有助于从电子游戏开发行业的角度看待游戏中的伦理道德因素,建立行业伦理道德规范,也能为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新的视角。使电子游戏发挥出积极的社会效用。

关键词 电子游戏 伦理边界 道德

作者简介:张博,西北民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研究方向:应用伦理学。

中图分类号:C912.6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4.072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游戏产业实际销售收入达到2036.1亿元,同比增长23%,高达超过两成的增长率说明,游戏产业未来依旧有良好的增长趋势。然而,在游戏产业高速发展的同时,电子游戏却一直站在风口浪尖之上,充满争议。这种争论伴随着电子游戏产生,并一直持续到今天。随着电子游戏逐渐成为现代社会最重要的娱乐方式之一,其对于广大游戏玩家,特别是青少年玩家的生活产生了重要影响。在社会的主流观点,游戏引发的暴力问题以及游戏成瘾等负面问题一直是争论的焦点。近年来,在我国,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网络游戏和手机游戏对青少年的影响引发了新的争论。由于传统媒体和新媒体过于聚焦和游戏相关的负面影响和事件,游戏行业面临着道德恐慌所带来的巨大挑战。要走出道德恐慌,游戏开发者需要重视游戏中的伦理边界。

一、电子游戏与现实伦理

“游戏与现实的伦理是否相关?”是一个广泛被讨论的问题。道德是人们认识和反映社会现实状况以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一种方式。马克思说过,“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①因此,伦理道德的行成是来与源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活动。例如儒家的道德理论要求人遵“礼”而求“仁”,而“礼”指的就是人与人交往之间需要相互遵守的规范。如果脱离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性互动,伦理道德也就失去了其的自身价值。

电子游戏中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在网络游戏中体现的更为明显。在网络游戏中,要取得胜利或达成目标,玩家之间要达成合作,因此自律和责任成为玩家要遵守的基本道德准则。当你在游戏中选择了一个职业或者位置的时候,你就必然要对队友的信任负责,为相对应的职业负起相对应的责任。同时,在网络游戏之外,玩家之间也存在互动。例如网络游戏外的虚拟货币或虚拟物品的交易,需要玩家构建起了声望、信用、能力等评价环节,为道德的存在提供基础。

和网络游戏不同,单人游戏中难以存在玩家之间的互动,单人游戏只有玩家一个主体。玩家所有的交互对象都只不过是非实在主体的程序语言集合而已。显而易见,它们不具备生理意义上的主体的特征,不适用于伦理规范的约束,不是伦理适用的对象。因此在单人游戏中,玩家可以做出与现实伦理相悖的事情,玩家在游戏中的杀戮、抢夺等行为是被允许的。因为一个人脱离现实的行为不属于伦理对行动的要求范畴。

但是,电子游戏和现实的伦理道德,并非只是如此简单的关系。当我们审视电子游戏时,对于游戏中肆意展现暴力、血腥、色情等因素充满伦理谴责。因而,得出的结论是,必须重视以象征符号为中介的互动作为一种社会互动行为的伦理相关性。作为文化作品,游戏也遵循文化作品在传播中的三个环节:传播者——传播渠道——受众。“传播者”这一环节经常成为忽视的对象。在电子游戏中,游戏设计者作为“传播者”,和玩家之间通过电子游戏这一“传播渠道”产生了社会性的互动。电子游戏作为需要寄意义于象征符号的文化形式,成为玩家与游戏设计者刚开始社会性互动的桥梁。

二、电子游戏中伦理边界设置

伦理边界,是指在一定文化背景下(即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的伦理规范对人们一切行为的最大容忍度,即在一定文化背景下(即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的伦理规范所约束的人们活动的最大范围。②在电子游戏开发中,游戏设计者对玩家在游戏的虚拟世界中的行为活动作出规范和引导,就是电子游戏中的伦理边界。电子游戏设计者,往往通过游戏规则和内容的设置,构建出游戏中的伦理边界。在一些RPG(角色扮演)类游戏中,游戏设计者会采取数值来衡量玩家的行为,游戏中会设计出可见或不可见的道德数值,这意味着当玩家做好事时,道德值会上升,反之做坏事时,道德值下降。高道德值和低道德值,往往给玩家带来不同影响。高道德值的玩家可能会通关更容易,反之低道德值的玩家可能会举步维艰。因此,玩家所体验到的游戏剧情和结局可能也会有所不同。而且好的结局的达成,在多数情况下需要玩家在游戏中作出正面的行为。

一些游戏可以用道德数值来约束玩家的行为,但更多的游戏并没有明显的道德数值,但这并不意味着玩家在游戏中的行为不受到约束。许多游戏开发者在游戏中会设置基于游戏规则运行的道德底线,使玩家无法做出出格的举动。例如在游戏《使命召唤》(Call of Duty),玩家攻击友军NPC(Non-Player Character,非玩家角色)的行为会直接导致任务失败,游戲结束;游戏《侠盗猎车手》(Grand Theft Auto)中,玩家攻击路人NPC的行为,会造成操控的角色在游戏中遭到警方的通缉。

在多人在线游戏中,道德系统的构建亦十分重要。由于多人游戏的互动往往发生于玩家与玩家之间,因此在上述的内容之外,游戏设计者在构建游戏道德系统的过程中,要充分考虑玩家之间互动的特点。公平,公开和公正是网络游戏的主要特征,一旦游戏玩家在网络游戏中能被公平对待,亦或是不公平的游戏环境造就了不公平的游戏结果。在这样的情景下,网络游戏就难以进行下去。因而,基于公平原则,在玩家的一致同意下,在众多的网络游戏中,游戏开发者会设计出惩罚系统和文明系统来规范玩家的行为。例如,“网络游戏语言文明系统”是一种基于游戏语言道德文明创建的内部道德体系,其功能是压制各种不文明、攻击性和侮辱性、威胁国家安全、危害民族团结等语言。网络游戏语言文明系统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不文明和有害的语言。

三、电子游戏伦理边界的思考

在有关电子游戏与道德的讨论中,一个重要的话题是,当玩家在游戏中作出道德选择时,是否秉承的是功利的目的。如上文所言,在多数游戏中,玩家正面的行为往往会带来好的回报,例如游戏分数的增加,或者是趋向于好的结局。然而在一些游戏中,玩家做出反道德的决定才能达成游戏成功的目标。例如游戏《瘟疫公司》(Plague Inc.)中,游戏的目的是让玩家培养一个病毒、细菌、真菌、朊病毒等,在人类做出有效防范之前消灭全人类。游戏的奖励机制是:用最少的时间、花最少的成本杀死最大多数人。可以说,游戏运行的机制和现实社会的伦理道德背道而驰。

《瘟疫公司》的这种功利主义式反道德游戏机制的游戏设计引发了一定争论,但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社会主流观点中,对游戏负面的评价更多集中在《侠盗猎车手》和《真人快打》(Mortal Kombat)这类充斥血腥、暴力因素的游戏之上。究其原因,笔者认为游戏对现实社会的拟真程度是游戏中伦理边界设定的重要考量。《瘟疫公司》中,玩家所面临的游戏界面只是一张世界地图,游戏中人类被感染死亡只是地图的颜色发生变化以及数字的呈现,而并非一个个鲜活的人的具体展现。而在《侠盗猎车手》这类游戏中,游戏设计者打造的虚拟场景和人物对真实世界的拟真程度达到了相当高的程度。因此在这种情境下,电子游戏对玩家的道德影响将更加深刻。

可以看到,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仿真运动系统等技术不断被应用到电子游戏的开发之中。电子游戏中的虚拟场景和真实世界的界限在逐步的模糊,愈发真实的的游戏场景和游戏人物对于现实世界的伦理道德带来新的影响,对人类的实在道德感带来巨大挑战。

四、电子游戏伦理边界思考的现实意义

当今中国,游戏产业已经成为文化产业的支柱,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有关于电子游戏的负面评论一直不绝于耳,甚至在社会上引起了道德恐慌。2018年的游戏版号暂停审批对于游戏业的从业者而言,无疑是一场“寒冬”。在这样的背景下,游戲开发者应注重自己的游戏作品产生的社会效用。

作为游戏开发者,首先应做到自律。游戏开发者必须有明确的道德立场和道德认知。对于游戏作品可能造成的社会影响具有清醒的认知。游戏开发者应该意识到,在游戏开发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游戏的拟真化程度日益提高,游戏中暴力、血腥、色情等内容对于游戏受众特别是青少年玩家的影响,拒绝将这些因素作为游戏作品的噱头。同时,游戏开发者应秉承“义利统一”的原则,在追求经济利益的同时,并在游戏作品中主动宣扬“正能量”,比如匡扶正义、对抗邪恶等等。游戏开发者不应为追求利益,在游戏中设置规则,诱使玩家沉溺其中,或进行非理性的消费。总而言之,游戏开发者应意识到,电子游戏的开发应伦理道德的指导,建立起行业伦理规范,打造积极健康的游戏氛围。

对政府而言,有义务在游戏开发领域颁布相关的政策法规,对游戏开发行为作出指导。2004年,《中国青少年网络绿色游戏推荐标准》就曾颁布,但从实际的效果看,这一标准并未得到有效落实。因此,在未来探索出真正行之有效、符合中国国情的游戏分级方式极为重要。应参考世界上主流的游戏分级体系,如ESRB(Entertainment Software Rating Board)、PEGI(Pan European Game Information)、CERO(Computer Entertainment Rating Organization),审视游戏内容中的暴力、恐怖、歧视、色情、赌博等元素,规范游戏开发者的开发行为,引导游戏行业逐步走向规范。

注释:

①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

②王雪舟.文学作品中的伦理边界问题探讨.南华大学.2011.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