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的酱香酒

2019-04-15 03:04:32 美文 2019年6期

肖扬

外公爱喝酒,爱喝酒坊的酱香酒。

这酒用淀粉反复发酵,其味突出,幽雅细腻。外公的身上,总萦绕着浓郁而热烈的酱香味儿。

外公在老宅边围了个小院,雨天听雨,晴日便端了木椅侍弄娇嫩的花植,他的右手总提着一个古铜色酒壶。外公还没去打酒时,我仿佛都能嗅到酱香酒的味儿。

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光,是和外公一起去酒坊打酒。黄昏的夕阳抚得人暖洋洋的,走在街巷,看着暖和的夕阳穿透四方格的窗户,印在爬满了藤蔓的土墙上。外公满是茧的温暖的大手掌攥紧着我,另一只手提着酒壶。

金色的阳光反射到古铜色酒壶上,刺人眼目,一晃一晃的,在我脑海里烙下了印记。

酒坊卖酒的也是一个老爷爷,白了两鬓,常是一身灰青色长衫和一条宽松的长裤。他卖的是自已酿的酒——外公说,他酿的酱香酒是这村最好的。这句话常惹得我的心痒痒的,也想迫不及待地尝上几口。

每次打好了酒,外公都要与老爷爷唠唠家常,我站在一旁,揣著砰砰的心拨开外公粗糙的手掌,掀开壶盖,小心翼翼地抿一口。

有些苦涩,咂咂嘴,又有些甜,咽下肚,酒过之处,一阵清凉,但是一会儿,它就在胃里咆哮,一阵难耐的辣。

我不明白,为何外公爱喝味道如此奇特的酒。

沿着土墙,走回家。外公松开我的手,三两步走到院子里。他斜靠在藤椅上,一口一口地品,不时抬手,将酒送进嘴里;不时伸出舌头,舔走嘴角的残留。外公静静地靠在那儿喝,我站在边上静静地望着他喝。

等到他放下酒壶,歪歪斜斜地向宅门走去时,我叫住他:“外公,你为什么那么爱喝酒啊?”他闻声停住,回头,咧开了嘴,笑着:“好酒解千愁啊!你不懂,你不懂……”音落,他转身离去。

哦!美酒如人生,入口是苦涩,旋即是甜,如拼搏的少年,然后是清凉,是辣,是脾气多变的中年,到了一切恢复如常时,就到了外公这个年纪。

时光蹉跎了年华。外公去世后的一年夏,我独自回到老宅。看着满院妖艳的花儿,老宅墙上爬满的藤蔓,鼻尖一酸,眼泪夺眶而出。我打了一壶酱香酒,还是那个酒坊,可再品它时,早已没了苦涩,没了味儿。

静静地站在院子里,我仿佛又看到外公,他刚喝完一壶洒,缓缓起身,提着古铜色的酒壶,越走越远,径直走出了我的视线……

外公,酱香酒早已不是原来的酱香酒,古铜色的酒壶碎满了一地。叫我该如何怀念你,怀念酱香酒啊?

(指导老师:熊芳芳)

美文 2019年6期

美文的其它文章
年味
四月长安梦
月华白
金黄影
年时锦记
行走在消逝中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