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长安梦

2019-04-15 03:04:32 美文 2019年6期

于沐可

四月,听着便心中甚暖,似乎这个月,已经注定了的正春之色,百花争艳,山醒水明,四时皆安。你说,是不是千年前也有人同我这般伏案,举头便是满眼温柔,落笔即是如花长安。

昨晚那一宿烈风,吹出了今日澄净的天,尘沙遍起,挥手就埃,也不知道正绽的花,有没有担惊受怕,有没有放弃自己,放手而落下。正春色,谁也不想见落花,大概花难以预料这场突如其来的夜袭吧。黄昏,晚霞却比正午都刺眼,那不如我们闭着眼睛遐想吧。

那是位身著古衣的男子,我也不知为何,他就误入了梦里。他说自己刚熬过凛冽的冬,等了好久,才见到重花乱影。说着,眼前就白茫茫了,还以为是梨花落,不料竟真是雪满城。看那男子衣着单薄,肯定是很冷,指尖触雪,一碰便融。他说一起走吧,带你在钟楼望尽长安城。一跃而至,行人匆匆,没有现代高楼林立,倒是处处古朴民风。瓦上浅积一层白,地也如此,才上去白色又无影无踪。楼下有户正清灯,那灯笼又白又红,火暖雾重重。男子问哪里是皇宫?我也不知道,怕是骑马才可终。我对他道:“可否有什么作为见面礼呢?”谁知她不急不缓:“那把长安送你好了。”

看他继续向前走,头也不回,只好紧跟上去。一切都在流光变幻,我的大衣渐渐消散,是了,已至阳春。他在马嵬坡捧了一抔土,说这土的主人沉睡了一千多年,又来到阿房宫,有点惋惜的摇头说这座宫殿原本很好看。我问他远处那不起眼的土坡是什么,他愣了愣后轻笑一声,缓缓张口,曾有位君王一统天下六国,只可惜人不胜天,地下隐隐焦糊味,似乎曾有一把火把这秦宫烧了个遍。男子折柳插坡前,说很多年后在这旁边会出土一些神兵奇俑,活灵活现。还有那遍地留芳的文豪,也总能将暮雨入纸画,陈词唱新愁。

有一团柳絮埋到他发间,又有一片枯叶落于他肩边。男子告诉我,他从远古走来,却还不知道我口中的现代是什么模样。我用手指向城墙外的荒田,说现代的长安那里有数不尽的高楼,也像天上人间。我吹灭了一户门前的油灯顿时漆黑一片,不过现在的长安纵使在夜晚也灯火璀璨犹如白天。男子问,那脚下的钟楼呢?“哈,这儿会是川流不息的街,有络绎不绝的人出现,还有你说的那位君主,他的地下兵马确实已把全世界震撼。”

“原来是这样,那你带我去看看,也送我一个长安。”他道。

回来时,他已不在我身边,不过相信一行长安旅,终作长安魂。一朝听闻陇头孤羌,半生都念故地重游。一席醉诗仙,绣口吐长安。扬手云雨去,撂笔皆赞叹。也许,这四月的桃在念你,樱在念你,玉兰也在念你。

美文 2019年6期

美文的其它文章
年味
月华白
金黄影
年时锦记
行走在消逝中
往事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