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华白

2019-04-15 03:02:32 美文 2019年6期

杨轶晨

月色清冷,穿过云隙漏在沟水上,潺潺流水之上氤氲着朦胧的雾霭,映出了那个踽踽独行的身影。

白衣依旧素雅,容貌却不复华妍。

她握着一条窄窄绢帛,上面寥寥十三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君已无意,妾复何恋!恍惚间,耳畔似又响起绿绮寒泉翠瀑般的琴声。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那个遥远的长夜,月光也如这般清朗,酒席之上,交觥错筹,谈高论阔。新寡的她,听闻那高朋中有着闻名既久的才子。

她小心立于屏风后,一眼便看到倜傥不群的他。他的视线恰好望过,微怔地停留片刻。有人请他弹琴,他取出绿绮,弹指间,曲折多情的琴聲缓缓流入她的心中。“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过兮无所将,伺悟今兮升斯堂……”一曲《凤求凰》,她低下头,看着淡雅的白衣,一扬指,似在她洁白的袖上开出朵朵桃花,灿然如千万火苗。

她毅然选择了那琴音,跟随着那琴音,逃离仆从如云的深深庭院,随他居在成都空荡的四壁之间。欣喜之间,她不觉乍贫反觉乍富,有他的琴声足矣!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又回到临邛,走进软红十丈的人间,她与长卿开起酒肆。白衣荆钗,曾经执着书卷,握着画笔,拨着琴弦的手,如今将一杯杯酒送上客人的桌。酒坛的微热,一如长卿掌心的温度,指尖触及坛身的微糙,似道道快乐的声纹,悄然记录下时光美好的景象。酒香盈室,众声喧哗,充耳的都是歌,扑面的都是笑。与这世间笔力最雄健的才子开一间酒肆,是怎样一种体验呵!这红烟中的世界,又怎么比不上深深庭院的雕栏玉砌?她回望脱下长衫换上短衣却依然风姿不减的他,浅浅一笑,笑靥边开出一朵明媚的桃花。

月夜,皑如山上雪的月光朗照,长卿拨动琴弦,琤琤琮琮,流不完的谷烟壑云,淌不尽的高山流水。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酒肆深毕。父亲送来金帛仆从,终结了这逾矩的快乐,也送走了长卿。往日清扬袅健,顾盼生姿的长卿,如今携着黄金去交友,带着文章去千禄。然后,如他所心心念念生物,高车驷马,华衣锦服,玉佩琤珰。走上升仙桥的那人,已不是她的长卿。

“一朝别后,二地相悬。只说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凄清月光下,她淡素的白衣如雪。

朱弦断,明镜缺,朝露唏,芳时歇

他登上功名的高座,用最华艳典赡的词句记录下大汉的盛世华章,而她的文字,一如她身上的白衣,永恒不变,只记录他。他被长安所迷,流连在繁华中。终于,他将那以琴挑情的岁月抛之脑后,想迎接另一位如花美眷。身为蜀人,他已不爱蜀女,却迷恋着茂陵的女子。是的,那琴不再只为她一人而弹,世间哪有只给一人听的琴音,哪有一心一意的人儿?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人心,自首不相离……”一首《白头吟》挽回了她的婚姻,却唤不回她的长卿。

她踯躅在沟边,月光依旧,白衣依旧。起风了,洁白的衣袖随风舞起,她扬手,绢帛如白蝶般腾起,又落入水中,随水流去。她决定,继续爱他。不,不是爱他,他分明已一无可爱,岁月夺走了他的年少清狂,也夺去他的一腔幽肠,她坚持爱着的,是她的长卿,那如冬日午后奕奕然日光般温暖记忆中的长卿,是那属于她自己的忠贞一生的爱情。

理好衣袖,她转身,回到他身边,回到长卿身边。

月光皎皎,白衣飘飘,悠扬回转的琴声似犹未散去……

美文 2019年6期

美文的其它文章
年味
四月长安梦
金黄影
年时锦记
行走在消逝中
往事如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