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最字害死人

2019-04-15 03:07:42 杂文选刊2019年4期

李昂

“這套是我们最大的户型,也是楼王。四户两厅,建筑面积一百七十平方米,东南向,正对着珠江,整个金沙洲找不到比这里更好的风景了。地板是帝皇金大理石,墙面用的是意大利木纹石,厨房用的是德国的博夫曼整体橱柜,两个洗手间的洁具也全部用的进口品牌。那边是金沙洲最好的广附小学。”售楼小姐讲得唾沫横飞,看房人两眼放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追求极致成了人们的共识。房子要买朝向最好的,学校要上最有名的,工作要找最体面的,手机要用最新款的,连吃个火锅也要找最受大家追捧的。人们目标清晰、步伐坚定,不惧困难重重、代价巨大,只为心中的那个“最”字。

有人为了买湖景房累垮了身体,有人为了买件最好看的针织衫在淘宝上熬坏了眼睛,有人为了争一个最好的座位跟人大打出手。到头来发现,很多时候牺牲健康、时间和亲情得到的东西,其实只是为了得到一点心理满足,自己并不真正需要。可悲的是,在追求这些的过程中,时间浪费了,亲人忽略了,幸福感丢了。言谈中大家都向往“难得糊涂”的境界,可事实上,有人专门花钱送儿子去读经班学习“衣贵洁,不贵华”的道理,自己却非名牌不买。有的老板客厅挂着“发上等愿,就平处坐,享下等福”,生活中却极尽奢华。

如果一个孩子出生后就追求“最”,小时候用最好的婴儿用品,上最好的幼儿园、小学、中学;长大了找最有前途的工作,办最奢华的婚礼;生病了住最奢侈的病房,请最牛的医生,用最贵的进口药……欲望没有止境,终有一天,会死在“最”字上。

【原载《做人与处事》】

湖南常德 王 炜荐

插图 / 上最好的学校 / 佚 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