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小姐与微风少年

2019-04-18 02:19:54 中学生百科·悦青春 2019年2期

挖洞人 凝夏

曾经的“白云小姐”:

嘿,你还好吗?我还是那个瘦小又有点秀气的男孩,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那个撕碎了又被你一针针缝好的玩偶还摆在我的案头,陈旧的气息在周遭弥漫——有些东西不远万里,穿越时间和光年,最终还是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仍清楚地记着那个蝉鸣翻滚的八月,小镇上的夏花开得很好。我坐在那棵歪脖子的老榆树下乘凉。怀里抱着我最珍爱的、小时候妈妈去城里买回来的玩偶,对它说着那些难以向他人倾诉的心里话。因为止不住悲伤,我轻声呜咽,眼泪却迟迟不肯落下。

远处传来一阵长长的哨响,我知道又是那群好事的男生。为首的男孩桀骜地拎起我的领子。和他的同伴哄笑着。在我面前将我唯一的“玩伴”撕得粉碎,随后扬长而去。

我的眼泪瞬间决堤,而你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你留着比我一个男生还短的小刺头,一只脚钩住树枝,从树叶里露出半个脑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还特别霸气地吼了一声:“不许哭!”我被镇住了。你随即拍了拍我的双肩,和陌生的我讲了一些我似懂非懂的道理。我又特别不争气地抽噎起来,眼泪再一次濡湿了我的眼角。有一种说不出的缘由,我竟觉得此刻的你光芒万丈。

老榆树斑驳的树影落在你的侧脸,那一刻的你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

你问了我的家庭住址,拾起了满地的布片,约定好第二天下午将它完好无损地还给我。我傻气地点头,竟是哭笑不得,紧握着你的手,心里满是感激。

可归还布偶的那天下起了倾盆大雨,密密麻麻的雨点打在窗棂上,混合着雷声散发出令人恐惧的声响,这让我很害怕。我坐在窗边看雨幕里人来人往,待到小雨淅沥,却依然没见到你。

彼时我准备离开,有风拨动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我推开门,发现你从头到脚淋了个透湿,微笑着站在雨幕里。你把缝好的布偶放在我手心,我看了看,发现你缝得很拙劣,针脚稚嫩,布偶还微微泛着潮气。瞧见我的错愕和惊喜,你开始吹嘘你曾经帮谁谁谁缝过多么复杂的东西,你把你的缝补技术描述得“出神入化”。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感激。低垂着双眼感动得又想要哭了。

“你就不能坚强点吗?看看我!”你伸手擦去我眼角的泪滴,把袖子撸得高高的,展示你那比我结实不到哪儿去的肱二头肌。我掩面偷笑。这时天光雨霁,天空湛蓝而深远,一朵云轻盈地浮着,像一只洁白的飞鸟掠过长空。我们的友情似乎在那一刻有了质的飞跃。阳光下,你笨拙地将我的五指握紧,微笑着与我碰拳。你说:“从此学会勇敢,不再哭泣。”

两个月的暑期在白驹过隙间不见了踪影。我发现你每个晴天的下午都“挂”在榆树上小憩。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我每天都带着那只“歪瓜裂枣”的布偶来问你关于“怎么把它补成这样”的问题。你只是耸耸肩,又笑了笑,我便打开了话匣子。

你知道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诸如“爸妈外出打工已经很长时间没回家了”“他们觉得我喜歡布娃娃。不是‘男孩子”之类的重重心事。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这段飘忽不定的友谊。那天我们讨论到了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也许会分开,这个过程和距离谁也说不定。你看见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急忙指指天上的流云。你告诉我,我是微风,你是白云,尽管相距很远,但是总不会分离。

后来初一开学的时候,我们很幸运地被分在了一个班级。善于与人交往的你一下子结交了不少新朋友,可我们还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初中的班级有一种焕然一新的风气。我发现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怕事、懦弱。在那些女生眼里,我是“干净文艺的美少年”。

原来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

到了初二,你发现你的数学很差劲。仲秋的风夹杂着丝丝凉意,你一面恳求我帮你补习,另一面和你的好姐妹们呼天喊地。你原来的刺头已经变成齐肩长发,你像那些女生一样为了“赶潮流”买了手机,从前从来不抱怨穿着的你也开始对着宽松肥大的校服低声叹气。

我不善与人交流,却也不再轻易因为小事伤春悲秋。我学会了怎样像一个真正的男孩一样不惧怕雷雨和欺凌。因为稳定的成绩和内向的性格,我对你所执著的事物一窍不通,依然是女生们眼里的“文艺少年”,是男生嘴中“乡下来的土包子”。而你,与彼时的我恰恰相反。你变得脾气暴躁、喋喋不休。埋怨生活中不尽如人意的种种。尽管我不厌其烦地给你解答那些基础的公式和生活中琐碎的问题,却依然挽救不了你惨淡的成绩。

随即就进入了紧张的初三,我确实无心再为你补习。这时候的你大约是因为学习的压力。“获”得了圆润的身材和满脸的雀斑,这让你的那些朋友逐渐疏远你。那一段时间我常常看到你一个人在放学后泪眼迷离,仿佛有一层无形的隔阂,你不让所有人靠近自己。虽然我不是女生,但你的敏感与自卑我都了解,因为我们曾是一类人。

我们就这样渐行渐远,确实是一个难以揣测的过程。

中考过后,我们各奔东西。我爸妈终于归来,带着一笔积蓄,拥抱了这个残缺的家。在停顿休整了数周后,我们启程离开了小镇。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告别,但车窗和月台之间的距离已越来越远,那里站着数不清的旅客,有相聚,也有分离。

又是一个崭新的八月,蝉鸣依旧翻滚不停。三年前那个暑假你帮我补好的那个布偶至今还在,我父母以为我还是对这些东西情有独钟,于是又买了很多,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还有就是,那个布偶从前没有表情,时至今日我才发现,原来那些松松垮垮的线头,凑成的是一张微笑的脸。

等到后来的后来,我得到班上一个同学的联系方式。才知道你临近毕业时曾拿出我给你的笔记偷偷复习,可你家境并不宽裕,中考放榜后就去了一所技校读书。

此刻身处异乡的我已经学业有成,想起曾经那棵树影斑驳的老榆树还是感触良多。如今我已无法得到你的联系方式,无法直接跟你说出心里话,希望你我的勇气都能各自对抗生活所留下的麻木不仁。

我不再为胆小和自卑烦恼,我已经是学会勇敢的微风少年。唯愿你还是那个无忧无虑且率真的“白云小姐”。

编辑/梁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