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强势是福是祸?

2019-04-24 07:20:56 董事会 2019年2期

蔡恩泽

在制度面前,企业家需要权威,但不要擅权;需要一锤定音,但不要一言堂;需要高度集中,但不要一手遮天

1月16日,在格力电器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董明珠高票当选非独立董事,接着又在新一届董事会上全票当选萱事长。此前。由于格力股东内部的不确定因素,人们对平日里凌驾于股东之上、动辄发飙的萱明珠能否连任捏着一把汗。不过,股东大会推迟了七个半月之久,为董明珠的连任腾挪了可能性空间,从获得提名那天起,她的连任几无悬念。

就在董明珠连任格力萱事长的第三天,1月18日,同样行事风格极为强势的茅台萱事长李保芳荣膺“2018十大经济年度人物”称号,评委会的颁奖词表扬其“铁腕改革稳固茅台市场秩序,打造中国宴体经济典型样板”。

把董明珠和李保芳这两个不同行业的奥睛人物“绑”在一篇文章中写,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又有点不伦不类。但同样强势,相似就有规律可循。尽管这两位企业家强势的表现方式不同,国资参与公司股权的背景各异,但殊途同归,都是行为极其任性,都是一言堂,都是家长式领导方式,对现代企业制度是一种挑战。

一样的强势,不一样的任性

董明珠的强势人们耳熟能详,她在公共场所出现很有明星范儿,不仅前呼后拥,还有保安手拉手组成人墙护卫。如此强大的气场,直让人惊叹不已。

她出席股东大会,要有掌声,如果没有掌声,则立马发飙。人们还记得2016年10月28日那天,格力电器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萱明珠当场发火,直言这是至今为止唯一一次她进场没有鼓掌的股东大会。董明珠分析,没有鼓掌,可能是有些投资者对格力收购银隆表示不满,事前她已在网上看到了各种不满格力低价增发收购银隆摊薄股东利润的言论。说到要害处,董明珠提高了嗓门,就投资者和投机者的区别进行了一次“教育式”说明,并对股东们训斥一通。“格力没有亏待你们!我讲这个话一点都不过分。你看看上市公司有哪几个这样给你们分红的?我5年不给你们分红,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给你们越多,你们话越多,两年给你们分了180亿,你去看看哪个企业给你们这么多?格力从1个亿、从1%利润都没有甚至亏损的企业做到今天,达到13%的利润,是靠你们来吗?是靠我们的心。”据说,董大姐一通脾气发下来,现场股东噤若寒蝉。

业务员出身的萱明珠心直口快.口无遮拦,大骂小米是小偷,大喊美的“每一晚一度电”是骗人的,她与市场对手的叫板从不留情面。当小米雷军与她以1元钱对赌,看谁在2018年营收胜出,她毫不示弱,说要賭就赌10个亿,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而官员出身的李保芳有点含蓄内敛,他兵不刃血,不战而屈人之兵。在市场竞争中,他奉行竞合的战术.把“八大名酒”除茅台本身之外的小兄弟们——西凤、汾酒、泸州老窖、五粮液、古井、全兴、董酒玩弄于股掌之中。

2018年9月16日,在“一带一路”名酒价值高峰论坛开幕式上,李保芳表示,“茅台愿继续秉持同心、互促、共进原则,与兄弟企业继续保持和加强互动,不断增进了解和友谊,厚植竞合土壤,优化竞合生态,推动竞合发展”,为此,李保芳峰会致辞对此做了进一步思考:付出真心做朋友。坚持以酒为媒、以酒会友,构建良性互动关系,以包容胸怀求同存异、凝聚共识,以更友好的策略、更有效的措施.推动行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

这种以博大胸怀构建的强势,让业内同行俯首称臣而心服口服。

李保芳的强势与董明珠不同,还表现在对经销渠道整顿的手腕区别。2018年春节前后,茅台酒价格飙升,市场价格一度被“炒”高至2000多元以上。为了严惩哄抬茅台酒价格的行为,茅台集团以铁腕手段连续惩罚多家违约经销商。这两年,茅台集团对经销商的处罚多是由李保芳决策推动的。2018年5月7日,就在李保芳接棒茅台集团帅印之后的第二天,茅台酱香酒公司又处罚了17家经销商,令经销商们胆战心寒。

于无声处听惊雷,这就是李保芳的强势。

高增长业绩掩盖强势风险

强势需要实力,强障更需要显赫的业绩支撑,这样.说话才有底气,雷霆之怒下才有让人低首折服之处。董明珠和李保芳两人似乎都具备这样令人敬畏的气场,你背后可以骂他们,但又不得不佩服他们。

董明珠1992年当业务员的时候,在安徽创造了1600万的年销售量,一个人的销售业绩就占到公司四分之一的份额,当时公司有几十个业务员。她也是从业务员的岗位上直接提拔到部长的职位上。

格力电器曾亏损到倒闭的边缘。而近5年来,在董明珠带领下,格力一路高歌猛进。1月16日晚间,格力电器公告了2018年业绩预告。2018年格力电器营业总收入2000亿元-2010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亿元-270亿元。此前在2014年时,苗明珠曾提出目标,格力每年要增加200亿元收入,5年再造一个新格力,未来5年耍做到2000亿元,这是格力的五年规划。如今这一规划已成为现实。

1月8日,格力电器下发全员涨薪的通知,自2019年元月起,根据不同岗位给予薪资调整,总增加薪酬在10亿元以内。格力豪掷10亿元全员涨薪,着宴令人赞叹。格力此次涨薪的宗旨十分明确,就是让做贡献的全体员工更加有成就感,共享企业发展成果。

茅台的业绩增长也是令人惊叹。茅台在A股市场的地位,就好像漫天繁星中最亮的一颗,好比弱水三千中最醇的一瓢,在2018年年初,茅台的市值接近万亿。这一辉煌业绩使贵州茅台赫然将拥有轩尼诗白兰地酒、纪梵希女装、路易威登箱包等全球顶级品牌的LVMH集团甩到身后,而LVMH集团以标普全球奢侈品指数80只成份股中市值之冠傲视群雄。此前,2017年末,贵州茅台市值已稳稳坐上全球烈酒行业老大的宝座,可谓盛极一时。

正是高增长的业绩让董明珠和李保芳有了强势的底气,强悍得让人敬畏。

一次节目中,当主持人乐嘉问董明珠有没有犯过锚时,她的脸立马唬下来,当场发飙,“我从来不犯错”。也许是乐嘉太咄咄逼人,也可能是萱明珠太过强势,乐嘉的话可谓是踩了地雷,格力对董明珠来说,视如己出的孩子,有多么重要,所以她认为,自己是不能犯错的!

李保芳在一夜之间,宣布清理整顿51户子公司,原则上公司管理层次基本控制在三级以内,不再设立四级及以下分、子公司。在2016年度那场规模庞大且有超过100名媒体记者旁听的经销商大会上,李保芳直言不讳地就终端门店文化建设问题批评了某区域的经销商,并要求公司物流团队一定要保障货物供应,“做不到这样,销售公司王崇琳(现茅台酒销售公司萤事长)过年别回家了”。

虽说从某种程度匕来说。萤明珠、李保芳个人强硬直爽的性格同格力、茅台存在一定的适配度,强大的格力需要强势的董明珠,处于酒业老大地位的茅台也需要李保芳这样的强势人物“端酒杯”。但高增长业绩也掩盖了强势的风险。

强大的执行力让董明珠和李保芳的指令具有震撼力和穿透力,顺之者昌,逆之者衰。这种一言堂的强势,扼杀了管理层的积极性,也漠视员工的集体智慧。而公司需要听到多元化的声音,才能作出更准确的判断。

正是在一言堂式的强势下.萱明珠执意与银隆合作造新能源车不能不说是一大决策失误。每次会议,官员出身的李保芳都能耐心倾听高级管理层同事的发言,但最后拍板还是他的个人意见,发扬民主只是一种摆设,或者沿袭的是一种官场权术。

是个人魅力,还是制度悲哀

在现代企业制度下,公司究竟是谁说了算?决策如何执行?权力的分配、制衡和传承,对每一个渴望做大做强、向往永续的公司来说,都是必须跨越的制度门槛。

要想基业常青,制度比人更重要。公司一把手应对公司有一定的影响力,否则公司就会失控。但如果控制力太过强大,公司又会由公共组织变为私人工具,控制力走向其反面。

我国现行的《公司法》确立了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权力分立与制衡的构造机制。这也是现代企业制度对公司权力的标本构建。

但公司领导人太过强势,则破坏了权力的制衡和约束原则。在格力,萤明珠完全凌驾于股东之上,在股东大会上,她训斥股东就像训斥员工一样,颠倒了管理者与出资人之间的关系。在茅台,鲜见当地国资会对茅台的影响力,也罕见监事会、独董对董事会监督的作为,倒是李保芳的强势让人印象深刻。

从股权结构来看,2018年9月30日格力股东结构显示,代表国资的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占比18.22%,为第一大股东;蕾明珠占比0.74%,再次躋身十大股东之列。以0.74%抗衡18.22%,甚至是除董明珠之外的所有股东占比99.26%,萤明珠的强势可谓空前绝后。2018年3月31日茅台股东结构显示,作为国有法人代表,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占比61.99%,李保芳以公务员身份掌管茅台,没有一分钱股份,但能玩转茅台大股东,其强势不逊于萱明珠。

董明珠以股东和经理人的双重身份管理格力,李保芳则以单纯经理人的身份管理茅台。

值得关注的是,当所有权日渐分散在大小股东手里,习惯了搭便车的股东们关心的是股票的价格而不是公司经营,重视的是眼前利益而不是长远目标;经营权都交到经理人手里,公司却没有能创造出真正制衡经理人的力量,权力和责任失衡。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但毕竟制度大于经理人的职权,这才是现代公司治理的高级选项。在制度面前,企业家需要权威,但不要擅权;需要一锤定音,但不要一言堂;需要高度集中,但不要一手遮天。

从这个意义上说,董明珠和李保芳的强势,个人魅力有欣赏的价值,但由此促成制度的悲哀又不得不警惕,在他们的强势面前,制度显得十分懦弱。

当然,我们也要辩证看待蕾、李二人的强势作派,他俩既不是君王之怒,也不是布衣之怒,而是一个有担当的企业家对中国式企业慵懒、散漫的一种穿透力、震撼力。

但企业依托企业领导人单枪匹马的强势不是长久之计。萱明珠只有最后—任,李保芳也已60岁,继续在任的时间最多也只有5年。在强势作风裹挟下的企业一旦因强势领导人退位,企业的市场战斗力乃至企业文化失去领导人强势力量支撑的根基,立马会产生嬗变,是祸是福,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