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治重度智障儿童孙某焦虑情绪个案研究

2019-05-13 09:14:42 中国校外教育(上旬)2019年5期

封涛

【摘要】  重度智 力障碍儿童孙某,入学后,适应能力差,每到周三、四、五就情绪焦虑,哭闹不止。采用认知疗法,来消除情绪困扰,改善哭闹行为,缓解焦虑情绪。

【关键词】  焦虑 认知疗法 重度智障儿童

一、被试问题分析

孙某,男,11岁,中国修订韦氏儿童智力量表(C-WISC)测量,IQ=21,属重度智力障碍。言语发展迟缓,能用词语简单的表达自己的意思,如喝奶、回家等,交流困难,多重复教师问题最后几个字。入学后,适应能力差,开始表现为不喜欢上学,每到周三、四、五就焦虑,想回家,表现为哭闹不止。

二、实验方法

确立终点行为,在学校削弱因想回家产生的焦虑情绪,安静的等家长来接不再哭闹

三、实验设计步骤

(一)基线阶段

1.心理行为评估

通过个案调查法对孙某进行观察与分析,对平时接触人员调查,对行为问题进行记录。

2.观察和记录

对接触的相关教师进行访谈,进行家访,观察生活环境,访谈家中的小伙伴及经常接触的亲人。资料收集后进行整理和分析,调查造成焦虑问题的原因以及设计矫正方法。本次矫治的偏常心理目标是在表现出的焦虑问题,不良行为目标是哭闹不止,我们采用次数记录法,将在学校相关人员观察到的焦虑状况和哭闹行为次数进行观察记录如下:在四周的时间内,均表现出在周三、四、五出现焦虑情绪和哭闹行为,周四周五情绪激烈,哭闹时间较长,周一周二较少出现,可能存在的诱因是有少部分家长会在周三周四看望孩子,国家小长假有多数在周三周四放假,在其心中形成这一天该回家的潜意识。极度渴望家长来接自己的焦虑情绪。

注:通过上述表格显示结果可以发现,焦虑水平是处在较高水平的,哭闹次数及持续时间虽有所下降,有家长提前来接的原因,总体上哭闹次数较多,持续时间较长。

3.行为界定和原因分析

(1)生理因素。孙某是家中独生子,出生后家长就发现其智力低下,学习语言缓慢,重度智力障碍,认知水平较低,性格内向,不善于和同学交往。

(2)家庭教育因素。家庭教育是智力障碍儿童入学前习得行为的主要来源,妈妈对其非常疼爱,基本上包办了吃饭、穿衣、洗脸、玩耍、擦屁股等一切,基本上不和别的小朋友接触,在家中对电视等没有兴趣,独自玩最远的地方是到家门口看汽车。对母亲非常依赖。

(3)社会因素。由于语言发展迟缓,交往能力受限,智力低下,导致同龄的小朋友不和他玩耍,甚至还欺负他,使他惧怕和外人接触。父母由于怕被人嘲讽,孩子被人欺负,束缚了孩子与社会的交往,在一个新的环境中,离开父母的保护,孩子往往不能适应。

(二)行为处理阶段

在全面的了解和分析后,我在和教师、家长沟通的基础上,制定了干预策略,以消除焦虑情绪及哭闹终点行为,具体如下图。

1.强化阶段Ⅰ(第五周)

培养交往意识,鼓励同学们和他一起做游戏,鼓励他帮老师做事情,帮助他适应学校环境,乐于在学校生活。由于他不感兴趣,对焦虑情绪改善几乎没有作用。在其哭闹时,采取惩罚的方法,让其站在讲桌边听课,进而收起他的画笔。从表3来看,这两种方法的效果不明显。

2.强化阶段Ⅱ(第六周)

采用正负强化结合的方法,在出现明显的焦虑情绪时,教师要及时给予言语上的安抚,对表现好的同学及时表扬,希望能为其树立良好的模仿榜样,由于其认知发展的水平较低,对于教师的言语理解能力较差,效果不理想。出现哭闹时,则告诉他,如果不哭,老师就会奖励他一块糖果,继续哭闹则收回糖果,奖励糖果后有一定的效果,能够暂停哭鬧15分钟左右。从表3看出,这两种方法有一定的效果,哭闹的时间缩短,出现的次数改善不太明显。

3.强化阶段Ⅲ(第七周)

采用认知疗法,由于智障儿童的智力缺陷,无法通过改变其不合理信念的方法,来消除情绪困扰,改善行为。树立一个合理的信念,给他一个希望,当他出现焦虑情绪是就告诉他:“妈妈星期五就来”,并多次重复说给他听。教会全体学生,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星期五就来,老师不在孙某身边时,同学们就会告诉他这句话。在纸上分别写上周一到周五,过一天划去一个,树立时间意识,在周五时让其母亲早来接,从表3看出,这种方法效果明显,焦虑情绪、哭闹均有明显减少。

4.强化阶段Ⅳ(第八周)

在第七周基础上,进一步树立“星期五,吃过饭就来”从表3看来,还有一点焦虑情绪,但没有哭闹,说明效果良好,在实际生活中,孙某见到每个老师都问,星期五吃过饭就来,得到老师们的肯定后,就高兴起来,自己走开玩耍,家长在周五下午来接,也没有出现哭闹不止的现象。

5.维持阶段(第九周第十周)

实验结果:从表3表5看出:这两周虽偶有焦虑情绪,但基本没有哭闹,经过十周的矫治,基本消除了他因想回家产生的焦虑情绪,和哭闹不止的不良行为,这说明实验达到了预期效果,实验是成功的。

分析和讨论:

(1)实验与研究表明,智障儿童的情绪焦虑问题除了有不能很快的适应新的环境,而出现哭闹不止的不良行为。所以对于智障儿童焦虑情绪、哭闹行为的矫治过程也是对家长教育理念的更新。

(2)矫治的过程也是与智障儿童充分交流的过程,是对智障儿童充分理解的过程,要从儿童的兴趣入手,在本案例中培养其交往意识,奖励糖果,均没有抓住该智障儿童的兴趣所在,所以没有取得较好的效果,惩罚法的利用更是没有充分了解儿童而选择的错误方法,矫治的过程中重要的还是要调动智障儿童本身,才能取得较好的矫治效果。

(3)采取一系列的方法与策略对孙某的偏常心理进行矫治,经过十周的训练,焦虑情绪得到了改善,从每周的10次明显焦虑,哭闹不止到目前轻微焦虑且不再哭闹,在前几种方法效果不明显的时候,及时调整干预措施,从认知入手,是本次实验成功的原因之一。结合本案例,焦虑的产生与对父母的依赖有较大关系,父母的包办束缚了智障儿童社会性发展。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