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广电传媒的集成经济协同发展取向

2019-05-14 11:00:50 声屏世界2019年2期

樊拥军 闫利超

摘要:京津冀广电传媒协同发展是国家战略重要组成部分,选择易于突破的合作共享、效益拓展和服务优化等集成经济协同发展取向,通过集成运营优势发挥可取得事半功倍的产业共进与政治经济成效,进而实现三地广电传媒可持续发展及与社会共赢的总体目标。

关键词:京津冀广电传媒 集成经济 协同发展取向

中央顶层设计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正在各个层面铺开。2014年9月28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规划发展司、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京津冀三地新闻出版广电行政部门等负责人在河北秦皇岛开会,签署《京津冀新闻出版广播影视协同发展项目合作推进协议》,明确支持三地新闻出版广电产业园区(基地)打破区域限制,开展项目合作,探索园区(基地)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发展道路。①三地媒体集成各自平台、机构人才物力及相关支持政策等资源协同发展,具有政治经济、空间地理经济与产业共享经济的多重意义,体现了集成经济的联盟运营协同共进优势。《协议》六个项目中有三个广电影视产业项目,可见广电媒体分量之重。然囿于传媒特殊产业的行政管理体制与运营路径依赖,尽管三地广电部门数次接洽商议,做过节目协办与专题合作努力,但总体仍需以集成经济协同发展为指导思想,对外应和国家战略和社会需求,对内呼应广电产业升级与可持续发展要求。

京津冀广电科技资源协同发展的集成共享经济

按照集成经济的板块原则,三地广电资源组成一体化集团,以集成治理优化配置,建立良善板块沟通关系,增进内部协作共享能力,提高投入产出效益,发展传媒集成规模经济,是协同发展理想路径。然而,行政属地管理体制与长期竞争多而协作少的市场分割并立态势,造成有形无形阻力,即使大家都明白协同发展好处多多,而具体落实确非易事,不得不寻求易突破方向减少无谓摩擦消耗。

2014年的秦皇岛协议提出建立京津冀有线电视资源共享联盟、电影院线协同发展联盟合作项目及网络广播电视台协同发展项目,力争三年内实现互联互通,施行中却雷声大雨点小,遭遇体制管理与其他人为主观干扰因素尤其明显。索洛认为,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决定因素。先进传播技术具有跨越区域、融通产业、整合内容的突破性力量,对广电数字化改革、全媒体发展及产业集成经济拓展起着不可阻逆的促进作用。经过调研与交流沟通,“京津冀协同发展广电科技资源共享研讨会”于2016年11月2日至4日在北京召开,选择直面实际主打科技资源共享合作的主导突破方向。2018年1月11日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科技司为指导单位,三地传媒广电机构领导、学界、关联企业主等120余人共赴京津冀广电科技协同发展项目推进会,最后科技项目的集成经济协同发展行动终于落地。

正如有人洞察幽微对此中肯评论道:“为什么广电科技协同,要增加‘科技2字,而不是广电大协同?从现场签约的项目来看:三地有线网络公司、电台、新媒体部门分别在冬奥会有线电视专网、京津冀CDR数字音频广播一体化覆盖、京津冀IPTV集成播控平台互联互通项目上取得突破。但离实质性的‘物理协同还是差一些火候。所以,从科技工作着手,先易后难也可以理解——广电也开了这么多年会,成立了那么多协作组织,产生了哪些成果不?设想与实践始终是有差别的。”②搭建基于科技资源的协同发展一体平台,之所以成为带动人力资源、项目资源、经营资源协同对接的有机合作集聚工具,在于它能够提升集成板块经济的联结能力与产生的管理效率,扩大总体防范风险的预警效益,关键是能够打破一些现实的壁垒障碍,提高广电媒体之间信任合作的集成共享经济报偿,不啻是实事求是的智慧之举。

目前来看,协同发展项目开始聚焦于“冬奥会超高清转播与有线无线融合覆盖网示范项目、合作开展雄安新区广播电视专项规划编制工作、京津冀CDR数字音频广播一体化覆盖项目、京津冀IPTV协同发展合作……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推进广播电视协同发展进入新的阶段。”③这些项目通过同一技术平台网络进行协同创新生产,对三地广电产业系统协作共进发展有利,又因共同商量的合作突破内容,具有操作运营的实质性,不仅可激发广电产业本身的潜力与活力,汇聚京津冀主流广电媒体集团与中央台及国家广电总局等优势资源,实现人才、信息、技术等方面的共享,而且设立的工作项目具有重大政治意义和现实紧迫性,具备吸引各界眼球的资本,引发各界很高的关注度,由此形成外在的正向驱动力量聚合,清除主观和客观的绊脚石,推動三地政府发挥各自职能作用,共同营造良好的政务环境,确保三地广电科技资源的平滑运营与协同发展,顺利实现集成共享经济1+1+1>3的综合收益。

京津冀广电内外产业协同发展的集成生态经济

京津冀广电科技协同发展率先构筑技术集成平台,适应未来信息化、智能化协同发展需求,搭建起储备人才、积蓄后续力量的互动空间,逐步推进区域深度合作联动与资源共享,而要进一步提高京津冀区域广电媒体产业水平,占据市场竞争高地,则需发挥集成经济经营管理优势,在创建多元产业互利共进平台网络中,协同发展京津冀广电传媒主导的区域集成生态经济。

首先,协同发展广电媒体的系统产业集成生态经济。一是京津冀广电媒体开展产业系统的广泛跨区域合作,整合自身资源合力实践集成生态经济的互利共赢原则,共同创新集体高效互助互为的生产传播与营销模式,树立协同发展的标杆示范形象,影响其他区域广电媒体运作;二是摒弃以邻为壑、你死我活的竞争至上理念,创建京津冀广电传媒相互取长补短、集体相互学习的良好氛围,然后协作孵化符合市场的优质技术,建立行业领域标准规范,保持技术领先的区域媒体集成生态经济地位;共同开发增值效益的产品服务,提升整个区域广电产业示范影响价值,树立京津冀广电传媒集成生态经济协同发展的标杆形象。三是通过集成广电科技企业产业自我得天独厚的国际会展、学术交流研讨等平台,依靠京津冀广电科技的高质量产品,集体创新的广电节目精品内容成果,构筑广电传媒系统的产业集成生态经济协同发展完善市场,并且以产业联盟团体身份走出去,协同开拓海外发展空间,提高国际市场竞争力。

其次,协同发展平台联结的多元产业集成生态经济。利用广电媒体共创的集成平台,借助传播符号视听结合说服力强的优点,对公信力高、社会口碑好的企业及产品进行协同推介展示,拓展经贸来往的商务渠道,稳固优秀企业的国内市场地位。更有效的作为是针对市场变化与消费者需求信息指向,挖掘企业产业的互补优势资源,以传媒的中介联结角色推促它们开展有效合作互动共享,并进行集成经济协同发展,降本提效开发适应性强的新产品新服务,增进产业集体竞合水平与集群风险识别的预警效益。为助力各品牌企业和产品向全球拓展市场空间,延伸京津冀广电集成平台的信息传播支撑与扩散作用,利用广电資源合作带动传媒全行业协同发展同时,还应以点带面渗透介入到整个社会生活,共建多元产业集成生态,合力与企业一起打造优秀品牌进军世界,带动京津冀区域社会经济集体前行,籍此积累广电业的可持续发展资本。

最后,协同发展健全机制规范的标杆集成生态经济。国家战略牵引与社会合力左右下,政府部门与广电机构等开会签署协议、设立合作项目、发出联合倡议等都要落实,建立定期协商机制、集群竞合机制、资源共享机制、共同创新机制、相互学习机制、信任与规范机制及奖励惩戒机制等体系,是发挥市场优化配置资源基础作用,推动京津冀广电产业与其他产业协同发展的保障要素。诺贝尔奖获得者、制度经济学派的诺思说过:“人类为了规范政治、经济环境所创建的结构是经济绩效的基本决定因素。这种结构提供了一种激励机制,人类根据这种激励作出选择。”④可见形成激励机制的结构之重要性。鉴于此,健全常态化协同发展机制体系,有效敦促三地广电主体以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坚韧和自觉,“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永不懈怠的精神状态和一往无前的奋斗姿态,……突出一个‘干字,把新时代新闻出版广电事业不断推向前进,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做出新的更大贡献。”⑤行胜于言,三地广电媒体集成内外部资源,按照集成生态经济协同发展机制,以自身产业与多元产业的集体降本提效显著实践,持之以恒地助推区域社会全面进步,则将产生标杆引领的深远影响价值。

京津冀广电进益社会协同发展的集成服务经济

京津冀广电系统整合政策能量、资本能量、技术能量,集约协同创新产品和费省效宏拓展市场,发挥产业集成的互利共赢生态经济效益,有效提升所有参与产业的总体竞争优势,形成集成服务经济活动的社会正外部效应。这是传媒事业政治经济学本质的充分体现,也是集成经济协同发展以人为本的内涵彰显,同时是广电产业集成人气资源得以可持续发展的必然取向。

协同发展集成服务经济呼应时代与人的复合需求。互联网新媒体技术不仅改变了传受关系,而且以其互为服务的各种传播平台、交流方式,达到了媒体与社会、媒体与资本、媒体与人的完美对接,“新媒体科技创新在当代的辉煌成果,得益于人类综合科学技术水平在当代凝聚的结果,得益于商业需求和政治需求与人本需求空前有机的结合。”⑥整合技术、资本等优势资源以服务用户为中心,一直是几大新媒体公司占据竞争优先地位的经营方略和绩效保证。京津冀广电媒体科技资源层面的协同合作率先突破,当以此新技术精神和积累的经营理念为指导,逐步渗透产销各个链条中,从根本上改变传统媒体的运营路径依赖,努力消除其他制约产业协作的障碍因素,面向京津冀市场和用户客户需求,提升三地广电媒体传播服务效率,放眼长远彰显以人为本的集成经济协同发展精神,促进京津冀大区域全面发展。

协同发展集成服务经济提高公共资源总体利用价值。三家广电传媒一方面要聚合人财物力优势资源,站在区域共进的全局角度科学谋划统筹规划,集成地缘相近、人缘相亲、文脉相通的历史文化资源,开辟适合新的节目与服务,从息息相关的命运情感话题,精心设置议程聚合民众共识,消除彼此隔阂增进相互之间的支持理解;另一方面以广电传媒集成平台为纽带,创新高质量信息产品和服务网络,推动区域内民众共享均等化的有价值服务,实现公平公正发展;联结三地优质的教育、旅游、交通、技术、政策等公共服务资源,在广阔合作网络空间盘活这些资源,提高用户共享服务的经济利用价值和社会价值,“公共资源的网络化整合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事业,它将为现存的条块分割、各自为政、重复建设、浪费严重的公共事业格局带来一场深刻的革命,联机检索、资源共享、合理布局、高效方便的公共服务时代即将来临。”⑦

协同发展集成服务经济促进群体交往关系和谐。虽然上述重点科技合作项目领域凸显引人的眼球经济,符合京津冀广电产业协同发展现实,但长远目标要超越单纯的产业经济意义,既担当京津冀三家广电媒体进益时政大局的传播使命,以集成服务经济协同发展形态营造和谐舆论,齐心协力推进国家战略进程,又依托开放的集成服务平台,吸引公众参与各种有用信息的生产交互活动,使人人都有机会从事国计民生方面的互为服务,在产消一体化的集成融合关系网络中,广电媒体主导引领、各个产业密切配合、用户踊跃体验和反馈,弘扬集成服务经济的互利共赢精神,聚集起区域内更大规模群体的人气支持资源,产生社会化大生产的真正经世济人价值。此外,“通过提供强参与性、高互动性和主题特定性的网络服务,构建具有心理和行为归属感的互联网平台,互联网的发展推动了具有心理和行为联系的虚拟社群的形成。……根据社群的特征可以判断每个社群的规模大小、未来发展趋势等,同时从社群的使用特征能够测度出每个社群的市场价值,从而决定营销的重点。”⑧京津冀广电产业以此为指向精准产销,提升集成服务经济质量,就会赢得可持续发展的机遇。

结论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说过:一个成功的理念会成就一种伟大的目标,衡量一个决策的最终标准实际上就是这一决策是否协调了各方面的利益,达到利益方的最大和谐。毋庸讳言,京津冀三地广电业发展存在级差不平衡问题,但各有千秋各具优势。如今政策牵引、社会群体期待、市场经济要求、产业提升诉求等合力,为三地广电媒体协同发展带来难得机遇。广电人只有顺势而为,相互尊重平等协商达成思想共识,共建广电传媒联合平台与健全机制,发挥集成经济协同发展优势,带动区域多元产业共进与社会共赢,拓展传播职能满足时代复合需求,才能实现广电传媒服务大局与自身的多重经营效益。〔本文为河北省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京津冀传媒产业集成经济协同发展研究》(HB18XW010)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

栏目责编:邵满春

注释:

①李国生:《京津冀新闻出版广电协同发展首批项目出炉》,《中国新闻出版报》,2014/09/30。http://www.ce.cn/culture/gd/201409/30/t20140930_3629230.shtml

②吉星阁:《中央定下的京津冀协同战略,广电开始交作业了?!》,互动电视流媒体网,2018/01/12,http://dvb.lmtw.com/Market/201801/152378.html

③⑤王坤宁等:《京津冀广电科技协同发展驶入快车道》,《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2018/01/24。

④[美]道格拉斯C.诺思:《理解经济变迁过程》,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46-47页。

⑥方玲玲,韦文杰:《新媒体与社会变迁》,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4年9月版,第3页。

⑦张利庠等:《管理经济学》,北京,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51页。

⑧赵曙光:《媒介经济学》,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59页。

声屏世界 2019年2期

声屏世界的其它文章
准确理解“四全”内涵推动媒体融合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