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了

2019-05-24 07:05:14 阅读与作文(初中版) 2019年5期

简祯

盛夏的午后,我坐在草席上,喝一口茶,感觉着冷了的茶别有一股淡苦微涩:像起风的秋天,竹丛下的一只小鸭被吹出毛边,乃景色中又有景色,滋味里藏着滋味。忽然,天空响雷,我被吸引,闭眼倾听。

雷声令人思绪单纯,这是自小就体会的事。即使闭上眼睛,仍能看见被雨雾笼罩的平原上,一个握着黑色破伞、刚从学校归来的学童身影。银亮的闪电在空中飞舞,学童兀自行走,互不干扰。

乡间偶闻农人遭雷劈之事,故大人告诫孩童不可在“摔大雨”时出门。孩童多年不予理会,依旧钻入雷雨中。于今回想,不免如此推敲:因为一派天真,所以无需恐惧;因为不惊怖,所以这孩童悠哉的称谓滚滚雷动之一音,成为炫亮闪电的一小段光。

雨,寒冷的雨落在小池塘里。

唯一的一尾鱼,不动。

闲闲的雨滴在接触水面时溅破,鱼,仍然不动。

角落

浮世街头,沉默的角落。

我正在等一杯咖啡,隔桌兩位男士热烈的洽谈生意,再过去一点,戴帽子的老先生翻阅报纸。

这时,窗外高耸的三棵椰子树在寒风中摇曳,像三个高个子老朋友正在练合唱。我瞥见了。

我相信我是唯一看见的人,这小小的感动让我觉得温暖,仿佛被路过的神拍了肩膀。

我们嫌弃不已的、在人们身上抹胶水的七月太阳,对某些人而言,是否仍旧太冷了?

干旱

雨,没来。

明明看见那几栋丑陋大楼联手逗弄一朵云,把她弄污了。眼看就该哭了,她却复仇似的忍住。

雨,还是没来。

老把我野鹅般的油黑头颅变成银白吧,让我每次对镜,都能生出“雪夜归来”的想象。

再赐几条细纹装饰颜面,假装我是一个多么有修养的人,竟放任蜘蛛在脸上结网。啊!老的感觉,不算太坏。

她锁着眉,叙述在夜梦中或在毫无防备的追忆旧情,浮现早已讯近20年的那人影像,遂懊恼、困惑不已。

我指着手臂,问她:“这是什么?”

她凑眼过来,看了看,答:“不就是斑吗?”“是啊!不就是斑么!”我说,“种种难忘因缘之后,记忆也会长斑的。”

如鹿在冬雪之日,撞上一颗纷乱的梅花树。如马,悠然行过光影舞弄枝条的林子,遂有了斑。

螳螂

布着雨渍的公车窗,一指枯草色的大螳螂倒吊在外窗左上角。

公车开动,一站站,车内挤满了人,显然除了我没人注意它。是死的吗?不是,因为第五站时它曲起一脚,默默回应了我。

未曾见一只螳螂用这么诡异的姿态展开这么执着的旅程,它不像好莱坞动作片影迷,自以为正在主演“不可能的任务”。

不像为了辨认窗内一张张木鸡般的人脸,才需要倒吊。

不像忧郁过度打算自尽;不像练瑜伽。

不像回来寻找前世的迷惑灵魂。(若是,也不该糊涂到搭乘昆虫身体呀!)

公车车速约40公里,风竟然没吹落它,只让两根长须飘飘然。

难道,轮回转世法内含一条“加重计分”条款?

于逆风之中,如如不动,一整夜,即能除去虫身,分发到太平盛世,化成善女子爱慕的郎。

阅读与作文(初中版) 2019年5期

阅读与作文(初中版)的其它文章
科学家确定人类发源地
苦夏
2018年山东青岛中考作文解读及佳作示例
水云
聚焦中考语文句子仿写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