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烟火而岁月悠长

2019-06-12 09:22:35 飞魔幻A2019年3期

星也樱

春节假期最热门又棘手的话题,你妈逼你结婚了没。

在广州上班的表妹回家第一天就摆出了“非暴力不合作”态度,拒绝一切介绍和相亲。我坐在沙发上一边玩手机一边看着表妹与各位三姑六婆舌战,只懒懒地说了一句,她不想去就别逼她了,立刻被喷到墙角瑟瑟发抖。唉,婚姻选择对象自由了,然而结婚年龄却并不自由。

当晚表妹耍小脾气,午夜两点也没回家,直到我开车将她从她闺蜜家揪回来,她在我车上告诉我,她的闺蜜患了婚前恐惧症。

她闺蜜和男朋友由学校里认识的,已经七年了,家里人都觉得该结婚了,于是这个春节打算把事情办好。

知根知底,新郎人也挺好,可总觉得还少点什么,更觉得结婚这事一点也不浪漫,反而像在完成任务,半夜想到一辈子就交给这个男生了,心里没有底,很害怕。

“这不是婚前恐惧症。”我握着方向盘回道。

相同的感觉我也曾经有过,在去英国留学的前一个月,坐立难安,茶饭不香,心里没着没落的,那是我第一次出国,几乎没怎么离开父母身边的我乘坐十個小时的飞机,孤身一人落地在陌生的国度,连与人沟通都困难重重,即便留学一年后,躺在出租小屋的床上,我也常常在半夜想,如果我突然碰上事故死在这儿,家里人要多久才会意识到我已经不在了。

毕业后,我在签证期满,快要离开英国前,也一度浑浑噩噩,也不知在缅怀什么,哭了个稀里哗啦,至今也不敢故地重游。

这不是婚前恐惧症,只不过是人对未知的恐惧。

陌生的国度,不明的前路,未知的婚姻生活,从女孩到女朋友再到妻子的角色转变,每一次未知都让人害怕、犹豫、踌躇不前,可人啊,总要被推一把,或断绝了一切退路才会更有冲劲儿地向前走。

每次写完一本书时,我都会想,嗯,也许这就是我的最后一本书了,可写了这么多年,最后一本依旧在继续着。每天躺在床上,我也会想,也许哪天我就什么也写不出来了,可当灵感来了,又是一坑又一坑地挖起。每写一本书,就像是在对未知的一次挑战,中途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就像刚完结的《大内傲娇学生会》这本书,多灾多难地写了五年多,中途经历过各种生活变故,包括手术和术后恢复。我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接受全麻,而闭眼前,我想的竟然是,如果我挂了,我这篇文就真的坑了。没完结前,我每天都在体会好像少了点什么,没着没落的感觉,可真正完结的那一天,那种少了点什么的感觉并不会消失,反而更加强烈,不知道要做什么,或者接下来要写什么,脑海里的空白让我无措,直到下笔挖下新坑的瞬间才会有所缓解,但是新的担心又开始了,能写完吗?能写好吗……

只是婚姻大事让人更加迷茫,可其实人的烦恼从始至终都一样,都只不过是对未知的慌张,即便过了这一段,还有下一段,绵绵不尽直到闭眼,所以啊,不如坦然面对,关关难过关关过,人生的每一处变化,每一处未知,越过去了便是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