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女

2019-06-12 09:22:35 飞魔幻A2019年3期

婆娑果

冥府初成,百鬼混乱。

冥王为审判诸鬼,以冥海之玉为骨,镶以西海瑞金,铸五弦玉面琵琶。

此物识人心,通人性,令诸鬼不敢欺瞒冥王。

其后修成人形,白发红眸,倾国倾城。

琵琶女与如意灯齐名,修道者言“天界至善如意灯,冥府至邪琵琶女”。

——《怪志杂谈》

【一】

牢房阴暗逼仄。

白颜夕倚在角落处,模样懒散。任牢外管家模样的老头如何巧言令色,都不发一言。老头儿生了气,说她“敬酒不吃吃罚酒”。话音未落,有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大牢那阴煞煞的门。

身量修长的少年逆着光出现,眉心微皱的模样映入白颜夕的眼帘。他就像黑暗中的一缕光,符合所有让人一见钟情的条件——颜值高,气质好……

颜值真的超级高。

他走进来,四处查看,将此地嫌弃了个底朝天。他踮着脚走到白颜夕的牢门前,颔首道:“白姑娘,你舅舅让我接你回家相亲。”

白颜夕礼貌地询问:“相亲对象是你吗?”

“不是。”

白颜夕颇感遗憾。

少年认真道:“你舅舅出五百两,雇我接你回家。至于你的相亲对象,来时我因为好奇打探了一番,听说是个男人。”

不知为何,白颜夕先前对他的一见钟情彻底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对其身份的怀疑:她那位不知从何处跑出来的舅舅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寻来这样一位不靠谱的男人跑来救自己?

被晾在一旁的徐府管家指挥牢房的看守冲上来将少年团团围住,想要宣布“这是我的地盘”。谁料公子不过几招,便将他们踩在了脚下。他一边用鞋底摩擦着人家的脸,一边抱怨道:“来时未曾听说此处有许多看守,这般危险的工作,得让你舅舅加钱才行。”

白颜夕考虑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你来救我这件事是否危险我不太清楚,但你这样踩他的脸,是否有些不太尊敬老人?”

少年翻了翻白眼:“想要得到尊敬,得加钱才行。”

爱钱爱到这般程度,倒也算是一种本事。

白颜夕坚信,待离开此地,若有人出更高的价格买她的性命,他一定毫不犹豫反手就在她的心口处戳上几个窟窿。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拎着裙角走到了他的面前。

少年伸手从白颜夕的头顶拔下一支发簪,一边插进锁头解锁,一边询问:“你这发簪有些迟钝,什么材质?”

“金镶玉。”

他顿了顿,转而将发簪藏进袖口,并掏出匕首斩断铁索。

她的簪子就这样被私吞了。

【二】

白颜夕的父母都死了。

大概一个月前,一家三口在家中吃饭。一伙儿黑衣人突然闯进来,二话不说就要绑走她。父亲为护她,被人用椅子敲破了头。后来的事情她也记不清了,只知在那日火光冲天中,她变成了父母双亡无家可归的可怜小姑娘。

那天,她虽然逃了出去,可几经辗转,还是被捉去了徐府地牢。眼下,这些人还追在马车后,好似侵入苞米地的蝗虫,乌压压地袭来便要将她啃食殆尽。

木子祁挥舞着鞭子催促烈马,无奈道:“你究竟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竟招来这许多不要命的马蜂?难道你身上带着什么宝藏,还是你把姜国所有蜂蜜都藏进了自家后院中?”

白颜夕摇头表示自己的无辜。

木子祁说自己是个杀手,但又与寻常杀手有所不同。

普通杀手只管杀人。木子祁则是连这种救人或是保护人的工作都会接。听说这人没有什么信誉度,工作过程中常有要求加钱的状况发生。他还怕死,若敌人太过厉害,绝对转身就跑。最没人性的是,他在跑路前还要在自己雇主的身上摸一圈,将值钱的东西都搜刮干净。

“我本名木子祁,但江湖上的朋友都喜欢唤我‘黑煞。听起来就是很厉害的名字对不对?我当然厉害了,比我会杀人的没有我会保护人,比我会保护人的没有我长得好看,比我长得好看的……呸,怎么可能有人比我长得好看?”

昨日救出白颜夕后,木子祁驾驶着马车得意扬扬地大笑道。他转过头来,看向缩在角落里的白颜夕,认真道:“这辆马车属于额外开销,是工作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支出。等见到你舅舅,他会给我报销吧?”

“那支簪子不够吗?”

木子祁扭头装傻:“什么簪子?我不知道。”

白颜夕咬了咬牙,一口气涌上来,却也只能生生忍下去。

“有一件事,我认为有必要现在就问清楚。”白颜夕抬起头来,一字一句道,“托你来寻我的那位舅舅姓甚名谁,我从不知自己还有这样一门亲戚。”

木子祁若有所思后回答道:“不知道,我一直称呼他为‘五百两。”

“那你用什么称呼我?”

“你叫‘大于等于五百两。”木子祁一本正经道,“从徐府地牢救你出来是‘五百两,至于其他的,咱们另算。”

白颜夕听了想打人。

后来,他们寻一家客栈歇脚,木子祁很是贴心地给白姑娘安排了洗澡水。虽然知道这些都是收费项目,可白顏夕还是在心底默默自我感动了一番。其后许久,她才知道木子祁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收钱,另一方面则是嫌弃她刚从老鼠窝里爬出来太脏,怕她带了鼠疫会传染自己。

对其彼时心理活动全不知情的白颜夕备受感动,她羞答答地泡进浴桶时在想着该如何报答木子祁这份恩情。而后,她便听到门外传来的噼里啪啦的算盘声。白颜夕觉得自己可能是一头刚刚被放了血的猪,木子祁则是在计算猪头、猪腰如何卖的屠夫。她拘了一捧水嗅了嗅,待确定没放什么花椒大料才算放下心来。

谁料这恐慌的小心肝刚刚放下,便有人踹碎窗子冲了进来。那些黑衣人在不知廉耻偷窥她洗澡的同时,竟还能装模作样、彬彬有礼地道:“白姑娘,我家主人想要请你走一趟。”

白颜夕缩在浴桶里,欲哭无泪:“你家主人到底是谁啊?!”

显而易见,他们客气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因为这些人在虚假的问候后,已经手脚齐上,准备将白颜夕打包带走。关键时刻,木子祁破门而入,他板着一张严肃的脸,怒声骂道:“谁敢动小爷的银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木子祁就是这样一位特殊的存在,他永远都能让你在对他怦然心动的下一秒打破对他所有的幻想。并让你摒弃淑女形象,在心底默默骂他一声:财迷!畜生!

【三】

木子祁的贪财倒是没有影响他的武力值,所以面对重重包围,他还是把白颜夕带了出去。随手抓来的床单一裹,就把湿漉漉的白颜夕团成了春卷,扛在肩上,好似孙悟空扛了跟金箍棒。木子祁反手杀了两个追上来的黑衣人,郑重其事地对白颜夕道:“你比金箍棒还沉,压坏了我的肩膀,这得加钱。”

金箍棒,重一万三千五百斤。

她比金箍棒……还沉?

白颜夕无视眼下的危险境况,选择了自己认为最严重的问题解释道:“我近来连日颠簸,吃不好穿不暖,整个腰身都瘦了一圈,我真的没有那么胖。”

再后来,她被丢进了马车。木子祁护着她跑了许久,仍旧没有甩掉身后的尾巴。木子祁认定白颜夕做了天怒人怨之事。所以他在操控马车逃跑的同时还不忘防着白颜夕,如此前后两相顾,追兵未至,他倒是自行忙了个不可开交。

白颜夕咬牙切齿道:“你若是不信我,还保护我做什么?”

“因为你有一个好名字。”

白颜夕这个不过比寻常的“春花”“葵花”多了一点儿文化气息的名字,哪里就值得他如此舍命相护了?难不成他有一位旧日情人也唤这个名字?难道他看着她,就像是在看自家老情人?

木子祁一本正经道:“你在我心中,叫‘大于等于五百两。”

白颜夕沉默了,感觉自己挺想打人的。

老鼠噬腐肉,野蜂逐花蜜,这是挡不住的天性。这些身份不明之人在追逐白颜夕时,好似也暴露了自己的天性。

前方有人施了绊马索,可怜那拉车的马在累得唾沫星子横飞后,就这样突然摔倒在地面。它的主人心疼地看了它一眼,转身就拖着自己的“五百两”逃走了。老马一声呜咽,它发誓,自己就算可以爬起来继续奔跑也绝对不会管那个没人性的!

仓皇逃窜中,白颜夕十分心灵手巧地将床单系成了裙子。木子祁回头催她快些走,她还十分有闲情逸致地问道:“你看这里系成蝴蝶结好,还是系成平结更好看些?”

木子祁想打人。

于是,两个想要互殴对方的青年男女结伴逃命,无辜老马惨遭抛弃。行至断崖旁,已是无路可去。木子祁叹了口气,终于拔剑出了鞘。他说:“这剑是好剑,今日若有磨损,你得赔钱。”

白颜夕说:“付银子的是我舅舅,你找他要去。”

手起,剑落,砍翻两个黑衣人。木子祁又道:“我杀人,按人头计费。”

白颜夕灵机一动:“不用杀人,敲晕即可。减少杀孽,积德行善。也好来世让你投胎到有钱人家做少爷去,免得你一副穷鬼模样,白白浪费了自己那张好看的脸。”

“就算是敲晕,也是要收费的。”木子祁认真思考后说道,“敲晕这种要求我第一次遇到,具体收费标准实在不好拿捏。这样吧,按照杀死的五折计算。怎么样,价格是不是很良心?”

白颜夕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

反正最后结账的人不是她,而是那位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舅舅。

木子祁一人一剑站在那里,像是一道淬了毒的铁栅栏。任前方来客是谁,都别想逃过他的剑。白颜夕站在他身后,明明回首便是万丈悬崖,却偏偏觉得很有安全感。先前那颗一见钟情时悸动的春心突然跑了回来,并在她的胸腔内“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可当听到木子祁在那自言自语计算着人头数时,她瞬间心如止水,恨不能投身寺庙了却残生。

双方僵持许久,敌人大声道:“你拼命护她,可知她是什么身份?”

“五百两。”木子祁幽幽道,“再加上你们这些人头数,她比五百两还要值钱。你们给我一万两,我马上掉头走人。”

带有明显挑衅意味的话语,黑衣人却是听得认真。他们似乎来自多方势力,此刻倒是团结一心聚在一起。这些人嘀嘀咕咕地商量了半晌,最后得出结论:“好,我們答应你。”

白颜夕默默后退一步,先前担心的场景,到底还是来了。

谁料木子祁突然义正词严道:“我答应过要保护白姑娘,便不能食言。纵有一万两,也难换我的忠诚。”

白颜夕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她不知死活凑上前去:“公子,这与你的人设不符。”

“我读得懂唇语。他们准备先忽悠我离开,待抓走你后再拒绝认账。反正空口无凭,我也没地方可以讨回这一万两。”木子祁恶狠狠地“呸”了一声,“幸亏小爷懂唇语,否则定吃了他们的暗亏。”

刚刚在心头涌现的那一点点感动又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白颜夕说:“你就不能骗骗我,让我再多感动一番?”

木子祁一声冷笑:“你的感动值几个钱?”

【四】

白颜夕没怎么见过世面,所以似木子祁这般要钱不要命的,她是第一次见。眼见敌人越来越多,他却护在白颜夕身前认真道:“我绝对不会丢下你。我娘说过,到手的银子若是扔了,生生世世都得做穷人。所以想让我离你而去,做梦吧!”

听了这番话,白颜夕只觉得百感交集。思虑再三,只能敷衍地回答:“你娘说得很有道理。”

她叹了口气,伸手从木子祁身上摸回自己那支金镶玉的簪子。赶在木子祁鬼哭狼嚎控诉她抢劫前,摇身将那簪子变成五弦琵琶的样子。如此“妖术”,看得木子祁在一旁瞠目结舌。他也是个识时务的,当即靠边站稳。白颜夕搭在琴弦上的手指轻拢慢捻,听不出调子的曲子传出,扎进人的耳朵,刺进人的心底。那些黑衣人想要捂住耳朵,却是早已来不及。他们像是被什么东西迷惑了心智,上演了一出自相残杀的大戏。

白颜夕的瞳孔随之化作猩红,头发也渐渐变为银白色。曲终人亡,唯留木子祁一人孤零零地站在悬崖边上,感受秋风萧瑟。他小心地询问:“既然你这般厉害,那你舅舅还雇我做什么?”

“我哪有什么舅舅,应与他们是一路人罢了。”

白颜夕将琵琶变回玉簪模样,伸手递还给木子祁。

贪婪让木子祁伸出了爪子,求生欲又迫使他收了回来。几经犹豫,他掩面扭头啜泣道:“如此贵重的东西,您自己收好!”

白颜夕笑了笑,问木子祁道:“你看我,像人类吗?”

“不像。”木子祁在果断摇头后又一本正经道,“你本就是人类,何谈像或不像?不要因为自己看起来有所不同,就妄自菲薄。这一路走来,我并没有得罪之处。你刚才那一招实在玄妙,用在我身上略显浪费。所以你要是看我不顺眼赶我走便好,千万不要动手。”

他讲这句话时模样略显狗腿,若是生出一条尾巴倒是与他的形象十分匹配。白颜夕淡淡地道:“我读过一本名唤《怪志杂谈》的书,其间记载三界诸多法器。虽说大部分都是人类杜撰,可有一句话总结得却非常好。‘天界至善如意灯,冥府至邪琵琶女。说到这里,你应该可以猜得出我的身份。”

木子祁转了转眼珠子,机灵道:“猜不出,猜不出,完全猜不出。”

“琵琶女,是我在冥府的名字。”她步步逼近,殷红的瞳孔仿佛染了血,“我自冥府而来,自该带你往冥府去。”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木子祁继续装傻,“姑娘,你头发怎么突然白了,要不要吃点黑芝麻。在下愿亲自下厨为姑娘熬一碗芝麻糊,专治少年白头。”

白颜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不出一丝想要就此放过他的慈悲之意。木子祁索性站直腰身,大义凛然道:“说吧,究竟如何你才肯放过我。只要您老人家饶我一条小命,不要说让我当牛做马了,就算是让我出卖自己的肉体都行。”

“不,我对你的肉体并不感兴趣……”白颜夕试着解释自己的品位,“我虽然看起来比较容易满足,但在挑选男人的方面,我还是挺有追求的。”

木子祁摆出一副松了口气的姿态,捧着胸口娇嗔询问:“感谢你没有品位的追求,愿意就这样放过我。”

白颜夕皱眉道:“让我放过你也行,只要将你从前赚来的银子全部交给我便好。”

木子祁脸色微黑,他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舍钱而保命者,非君子之道。你若想要我性命大可拿去,想要我的银子却是万万不可以。”

白颜夕只想问一句:你若死了,这些银子有谁能替你兑换成冥币?

【五】

白颜夕先前的装模作样通通都是唬人的言论。

她没有从前的记忆,并不知自己的真实身份,所谓“琵琶女”也不过是在看过《怪志杂谈》后的猜测而已。为何猜测自己来自冥府?因为她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好东西。迷惑人心,轻而易举便能夺取他人性命。与冥府之地,极其相称。

白颜夕第一次在人世睁开双眼时,便已是现在这副模样。她被一对老夫妻收养,住在山涧世外桃林。那时的她白纸一般,除了记得自己的名字叫白颜夕外,身上便只带了一支金镶玉的发簪。老夫妇教她读书写字,教她绣花缝衣。后来,有山贼来袭,看到她后起了歹意。老夫妇为保她不受凌辱,双双丧了命。她趴在他们的尸体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再后来,所有山贼都死了。死在她的琵琶声中,死在自相残杀的刀剑之下。

铜镜映出她的容颜,红眸白发。

白颜夕坦然承认,自己应该不是人。

她外出流浪,想要调查自己的身份。几经辗转,读到了那本《怪志杂谈》。冥府琵琶女,乃辅佐冥王的神器。原为玉面琵琶,弹出的曲子可以勾出人们心底的杀意与贪婪。后修成人形,貌若二八少女,身量纤纤,容颜倾城。看至此处,白颜夕几乎可以断定自己冥府琵琶女的身份,因为她认为“容颜倾城”这四个字用来形容自己,实在是再适合不过。

回忆内容讲到这里,木子祁毫不吝啬地送了她一个白眼。

“我不漂亮吗?”她不着痕迹地取下了发簪。

木子祁感受到威胁,忙狗腿般道:“我只是觉得‘容颜倾城这四个字无法完美表达您的美貌罢了,似您这般天姿国色,人类贫瘠的词语如何能够形容?”

白颜夕习惯了这份狗腿,也不反驳。她面色如常道:“四处流浪的过程中,我的身份暴露了。人們不知我的身份,只当我那琵琶是什么可以迷惑他人心智的法器。今日是徐府,明日便是什么齐家少主。他们想尽办法要夺走我的琵琶,却不知我这发簪的玄妙之处。我厌倦这种生活,便回了原本居住的桃林,以竹木幻化出父母,装作寻常三口之家。徐府人来时,我没有反抗。因为每每杀人,我都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非得等到十天半个月后彻底静下心来时,才能变回去。”

她努力装得“人模人样”,却又偏偏不能如愿。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白颜夕抱着膝盖淡淡道,“所以听说有位舅舅要找我时,我没有抵抗便跟你走了。左右闲得无聊,若是这位舅舅有什么歹意,我杀了他便好。”

木子祁静静地听着,半晌过后,方才小心问道:“我现在带你过去,那五百两,他还会不会给我啊?”

因为白颜夕这一头白发,二人前行不便。被逼无奈,木子祁便将她带回了自己的家。从木子祁的贪财程度来看,白颜夕以为他家上有八十高堂,下有三岁小儿。老妈生了十余个孩子,都靠他当杀手来养活。谁料木家大宅看起来比徐府还要阔绰,远远望去,便贵气逼人。金器玉器堆在厅堂前,险些晃瞎了白颜夕那双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妖眼。坐在这堆摆设旁,捧着汉白玉的杯子,听木子祁关心那尚未到手的五百两。白颜夕皱了皱眉,忍无可忍地问道:“那五百两都换不来您一只茶盏,您能不能别装出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还不够,我的银子还不够。”木子祁喃喃自语,“我有一件想要赎回来的东西,需要好多好多银子。我攒了许久,却还是不够。”

“何物?这般值钱?”

木子祁笑了笑:“记不清了。等我攒够了银子,大概便能想起来吧。”

在如此悲伤的气氛中,白颜夕在心底坐实木子祁这人脑子有病的想法。事实证明,即便好看如斯的一张脸,若是长了不怎么好使的脑子,那也只会让你在感慨这人有病的同时,顺便心疼一下他的脸。白颜夕用悲悯的眼神注视着木子祁,渐渐又觉得脸红心跳。这可能是心动,可能是错觉,也可能是简单的为色所迷。

白颜夕道:“我……从前是不是见过你?”

木子祁冷眼瞧着白颜夕,满目狐疑:“你這种搭讪方式实在老套,我是不会上当的。”

【六】

白颜夕做了一个梦,过分真实却又十分陌生。她看到一袭黑衣的女子慵懒地倚在贵妃榻上,她的裙身处绣满猩红色的彼岸花,妖艳而张扬。那花连通人界与冥府,代表着轮回、死亡与新的希望。女子极美,妩媚又端庄。身穿白衣的少年跪倒在她的身前,唤道:“冥王在上。”

难怪这般有气场,不想竟是传闻中的冥府之王。

冥王翻阅着手中竹简,而后笑道:“人类之身,却炼妖道。此为大忌,要被打入万劫不复之地。只是你虽炼妖道,却又救人无数。”她坐直身子,懒懒道,“人间不太平,你们各行其道求自保,本座可以理解。所以本座给你两条路,第一,去十八层,偿还今生的杀戮罪孽。第二,留下你身边那个姑娘,让其为冥府效力。让她偿还罪孽,你便能投胎去了。”

少年转身看向那个姑娘,白颜夕也终于借此良机看清了他的模样——木子祁,在这样诡异的梦境中看到他,似乎也很顺理成章。

等待许久,她才终于发现,冥王所说的“那个姑娘”,指的便是她自己。

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她似乎在摇头,落泪,而后声声哽咽道:“你说过,黄泉碧落,死生都要与我在一起。”

木子祁张了张嘴,说:“对不起,那万劫不复之地,我不想去。”

白颜夕睁开眼睛,才发现眼泪湿了枕头。她爬起了床,浑浑噩噩地走到木子祁的床边。他还没睡,眨着眼调笑道:“我是正经人,姑娘这样,于理不合。”

她抽出发簪,对准他的颈项。

“我们从前见过的。”白颜夕装出自己已将一切了然于胸的模样,“说好黄泉碧落,死生不负。你为何留下我一人?”

话及此处,往事浮现,她似乎真的想起了那段过往来。冥王给了木子祁两条路,他选择将她留在冥府,自行投胎转世。她不甘,一路追着他跑到奈何桥前。他捧着孟婆递来的孟婆汤,淡淡地与她道:“我是人,你是妖。二者本就殊途,何谈生生世世?转生,是我该选择的路。留在这里,更加适合你。”

后来呢?她似是一把夺了他的孟婆汤,而后将其一饮而尽。

“既说殊途,此后也不必再有瓜葛。今日咱们便彻底忘了彼此,不道亏欠,不言相负,只是缘分尽了。”

那日倒是将这感情断得干脆,如今回想起来,心底却是疼得厉害。往事的片段断断续续而来,吵得她头疼不已。簪子的尖端刺进了木子祁的皮肤,她颤声追问:“那碗孟婆汤,你喝了吗?”

他被压得喘不过气,只能抓住她的手腕。也没怎么用力气,像是怕伤了她一般。她收回簪子,轻声哽咽:“能不能……给我一个答案。”

晚风吹拂,窗口处传来“吱吱呀呀”的响声。一片树叶凌空而至,打掉了她作为凶器的发簪。白颜夕扭头看向窗子,便见一白衣男子仙气飘飘地蹲在窗框上。

现在这些长得好看的公子哥儿,怎么都这么喜欢穿白色?

男人跳了进来,在凉风中放荡不羁地摇了摇折扇。他自我介绍道:“在下少白,乃天帝之子,司掌人类记忆。当然,你们妖族脑子里面记下的那些事,也归我管。冥王让我将记忆还给你,免得她棒打鸳鸯的形象深入人心,于冥府对外形象不利。而且,你要的答案他给不了你,因为他与你一般,没了过往的记忆。”

少白走上前来,轻轻一挥衣袖,带着白颜夕看到了她的前尘往事。她原本便来自冥府,是辅佐冥王断案的神器。那些不肯承认罪状的亡灵在听了她的琵琶声后,便会丑态毕露,露出原本的贪婪无耻。修成人形的五百年后,她被一人类以邪术召唤到人界。人类修道者,会凭借自己的本事召唤一些妖鬼邪神供自己驱使。只是能唤来冥王神器的人类,她倒是第一次听闻。她安安静静地看着他,等待他给自己取好名字、确认隶属关系后,方才表明自己的身份:“我的上一任主人在人界似乎很有名,听说你们都喜欢唤她冥王大人。”

人类脸色一白,险些晕过去。

他想要送她回去,她却不依。

“公子可曾听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我虽不是神,可也与之有些关系。”白颜夕微微一笑,“听说你叫木子祁?我会替冥王大人在你的三生簿上好好记下一笔。”

缘分至此开始,他发号施令,她无聊时便替他卖卖命。只是大多时刻,白颜夕都是负责养尊处优的。木子祁当初若知自己耗损阴德召唤出来的邪神是这样一位倒添麻烦的,便是有十头烈马拉着,也不会起这种歪门心思。木子祁修的是妖道,目的却是为民除害。无论是扰人安宁的鬼怪,还是欺压良善的地主恶霸,都是他要斩杀的对象。白颜夕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后面,偶尔吞食一两只灵魂,算是打打牙祭。

她生在冥府,从未见过人界这许多阳气。日日被腐蚀,难免吐血眩晕,弱不禁风的像纸片一样。木子祁要送她回去,她不依,言人世好玩的东西那么多,自己还都没有见过。若是不能走遍山川河流,吃遍世间美食,便是在这里吐血致死,也绝对不要回去。木子祁被逼无奈,咬牙割了一碗血给她——他修妖道,血液至邪,养她正好合适。

二人一路西行,他为民除害,她加油助威。行至苗家土寨,赶上寨主的女儿办婚礼。白颜夕跑过去凑热闹,眼巴巴地问人家为何要嫁人。新娘子红着脸道:“我去山上采药时被蛇咬了,是阿云哥救了我。你们汉家女子不是常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吗?”

白颜夕恍然问道:“因为木子祁的血我才能活到今日的,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嫁给他?”

言罢,她匆忙地跑出去,抓着木子祁便问:“咱们也在今日成亲可好?”

木子祁摸了摸她的额头,皱眉道:“也不发烧,怎么突然说了胡话?毕竟不是人类,生病的症状都与人类不同。”

白颜夕冷哼道:“你们人类,实在复杂难懂。”

三年后,他们到底还是成了亲。红烛喜帐,她扯着他的衣袖问道:“三年前我要与你成亲,你为何不允?”

“我想让你因为喜欢嫁给我,而不是所谓的救命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