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案:死刑犯“归来”背后的关系网

2019-06-12 03:08:13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19期

闫肖锋

2019年5月24日,中央督导组、全国扫黑办将云南昆明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云南省委表示:对在该案中为孙小果提供保护的国家公职人员,无论涉及谁,坚决一查到底、决不姑息。这一曾造成恶劣影响的案件也重新回到大众视野。

孙小果早年以“夜场恶霸”闻名,昆明流传这样一句话:“白天政府管,夜晚小果管。” 早在1994年10月,还在警校的孙小果就参与轮奸女青年,被判三年有期徒刑后却被“保外就医”。1998年2月18日,孙小果因强奸妇女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蹊跷的是,2001年9月他被改判为有期徒刑18年零6个月,多次减刑后于2012年被释放。不仅如此,人们还发现他重回夜场成为老板。

首先,为什么被判死刑的孙小果能“死里逃生”?这与其父母的“运作”有很大关系。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被开除公职并被判刑;孙小果继父李桥忠1996年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曾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

孙小果。(资料图片)

1997年12月9日,《云南法制报》刊发孙父孙母的访谈录,他们表示:“我们仅是基层的执法者,会有多大的能耐去支持儿子违法犯罪!” 但与这种说法矛盾的是,1998年《南方周末》曾报道:孙母多次找到有关办案人员,要求翻看有关孙小果案的材料及索回儿子被警方扣留的一些物件。

其次,孙小果是如何获得取保候审、保外就医和减刑的?1994年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的虚假证明,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为其办理取保候审,孙小果获刑后还被办理了保外就医,导致其未被收监执行。

1998年被判死刑后,孙小果在服刑期内的2008年10月在狱中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了联动锁紧式防盗窖井盖发明專利。中国刑法第78条规定:有发明创造或重大技术革新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的,应当减刑。孙鹤予、李桥忠曾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其他人的发明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帮助孙小果减刑的目的。

再次,孙小果获提前释放仍属于“监外执行”,本无独立法人资格,但2010年起,孙小果开始以“李林宸”之名在狱外活动。2011年他注册餐饮公司,2013年起先后经营多家夜店。其间的个个关节、道道程序,究竟是谁帮着完成操作的?谁开的绿灯?这些重要的问题都尚无调查结果。

5月28日,云南扫黑除恶办发布消息:相关部门已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等11人采取了留置措施,对其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

黑幕正在逐步揭开,而更让人“细思恐极”的是,曾是基层执法者的孙小果父母能够运用如此多的关系帮其开脱罪责甚至“复活”,这关乎法律的尊严和依法治国的根基。必须用正义驱散该案带给公众的猜疑和焦虑,还受害者一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