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枯荷

2019-06-13 00:06:53 百姓生活 2019年5期

章铜胜

荷在夏天太过繁盛了,是生命的璀璨,是生如夏花的绚丽。那样的繁盛,像所有太过绚烂的生命,经不住幾场秋风秋雨的浸淫和摧折,甫一入冬,就是满池的枯叶残枝。

枯荷宜听。在冬日里,闭目凝神,听风过荷池的簌簌之声,有萧瑟意,有清冷味。在凉亭静坐,听雨打枯荷的点滴如漏,像在平顺的生活中猛打了一个激灵,让人神清气畅。

其实,世上偏爱枯荷的人本不少,他们喜欢的大概是繁华过后,池中枯荷洗尽铅华的意和境。

枯荷,真的不忍去看。你看它映在冬日的一池白水里,那些深深浅浅的灰色影子,就会心生怜惜,生命曾经的繁华在时间的漂洗里,幻化成木刻版画般简洁的线条,黑白灰三色的单纯与调和,有着生命本真的静谧,历尽沧桑的落寞与凄凉。你看它孑然独立的身姿,那种被弯曲、折断的枯叶残枝,其形如鹤,如立于水中饮啄的禽鸟,那黑白的剪影,是动的,也是静的。色的纯粹,更牵出一份穿越寒冷的灵动和唯美。

你应该抽空去看一看,去看风雨池塘里的满池枯荷。那些静立的枯荷,是有情的,在你与它的对视中,它能让你静心、清心。面对枯荷,我常会想,这几茎枯残的枝叶是否能经历几番风雪和严寒,留得一茎残枝,在冰雪消融后,依然会守望明媚湖光里,泛出的一点淡淡的新绿来?

久看枯荷,毕竟心有不忍,就像你在窥伺别人的丑陋与尴尬。凝视枯荷,也常会让我有令人窒息的惊叹,惊叹生命的唯美、执著与沧桑,即使是一池枯叶残枝的不堪。可生命如斯,荷亦如斯。人也该如一枝荷吧,在生命的轮回和岁月的风尘中,有壮年的绚烂,也会有老年的落寞。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