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的烈士”柴云振

2019-06-13 00:06:53 百姓生活 2019年5期

谢佼

2018年12月28日,云幕低垂,北风刺骨。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殡仪馆内,花圈簇拥着灵堂,悼念的人群排起长龙。一列列身着戎装的军人,齐刷刷敬上军礼,躬身送别一位老人。人们送别的是一位“活着的烈士”。他是抗美援朝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当年重伤救治转院,他与部队失联后,脱下戎装回到家乡,隐姓埋名,低调简朴。

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上留有24处伤疤;谁也不知道,他曾出生入死,为共和国立下赫赫战功。部队和他失去联系后,经过多次寻找没有结果,只好认定他为烈士。1984年,部队终于找到了他,给予英雄应得的荣誉。但30多年来,他从不说自己是英雄,总是说“真正的英雄,是那些牺牲的战友”。他就是柴云振,2018年12月26日安详离世,享年93岁。

钢铁战士

送别人群中,走在最前面,噙着热泪、平端军帽致悼词的,是柴云振生前所在部队、空降兵某旅政委姚恒文。突闻老英雄离世噩耗,这支英雄部队委托姚政委代表全旅官兵,前来送别。这是一支缀满英名的部队!抗美援朝作战,这支部队涌现了黄继光、邱少云等不朽英雄,柴云振是他们的战友。抗美援朝,这支英雄部队经历了一场又一场恶战,用铁血军魂和牺牲夺取了一场接一场的胜利。

志愿军入朝后的朴达峰阻击战,就是一场经典战斗。

朴达峰在朝鲜金化西南30多公里,一旦防线被攻破,北移的志愿军司令部、东线主力兵团、后勤部总兵站及后方医院将受到威胁,情势非常危急。

1951年5月30日拂晓,美军在猛烈的炮火和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向朴达峰进攻。迎接他们的,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顽强阻击。这一天志愿军歼敌150多人,而志愿军只有一人牺牲,两人负轻伤。5月31日,敌人又组织了8次攻击,毫无效果。

阻击战的第三天,敌人从凌晨3时起,在飞机配合下连续进行9个小时的袭击。志愿军战士英勇不屈,坚守阵地,打退了敌人多次冲锋。第五天和第六天,敌人指挥官变得更疯狂了。他们赶着士兵向没有路的山梁进攻,我志愿军阵地上七连、九连官兵全部牺牲。

危急时刻,柴云振接到了战斗命令:以一个班的兵力,夺下一个山头!

一个班其实早打得快没人了,连柴云振自己在内,一共4个人!敌人有多少?漫山遍野。

柴云振没有二话,转身就上了战场。其战果是:他们共夺下了3个山头。连续激战之后,全班除他以外伤亡殆尽。而此时,柴云振突然发现美军一个营部近在咫尺。他没有犹豫,孤身一人继续突击。勇敢无畏的柴云振,将单兵战术发挥到了极致。他先狙杀了敌军哨兵和指挥官,借着敌人混乱,他又把手榴弹投进了敌坑道和指挥所,然后追着一大群美军溃兵射击……

此战,击毁敌营指挥部一个,歼敌200余人,仅柴云振自己便歼敌上百人。据柴云振自己回忆,他全身24处负伤。他的手指扣动扳机太多,已完全麻木不能伸直,右手食指被敌人活活咬掉。他咬牙坚持战斗,直到援军到来,才眼前一黑晕倒在战场上,被战友背下战场……

这场阻击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15军入朝后打的第一个硬仗,阻击10天,歼敌5700余人。

为了表彰柴云振的功勋,志愿军政治部给他记特等功一次,并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柴云振的突出事迹,又感染激励着后来的志愿军战士,这支部队,涌现出了黄继光、邱少云……

战后,柴云振却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他。志愿军总部发给柴云振的英雄勋章无人领取,他的名字进了“烈士”名单,他的画像被当作遗像,进入朝鲜军事博物馆供人们怀念……

隐功埋名

柴云振并没有死。他负伤过重,被背下了战场后,又被紧急送到后方抢救,却上错了火车,送错了医院。战事倥偬,部队在转移,柴云振也在不同的医院间转院,就这样他与自己的部队失去了联系。

后来,仗打完了,柴云振身体落下残疾。应不应该继续找部队,让部队养着自己?柴云振摇摇头。他拿着三等乙级残疾证与500斤大米粮票的复员费,踏上了回家的归途。此后,柴云振在四川岳池县的乡下,隐功埋名,务农为生。

看着儿子从枪林弹雨中回家,柴云振的老母亲喜出望外。她盘算好了:500斤粮票的复员费,留着给儿子当彩礼,好好娶一个姑娘,一家人安安生生过日子。没想到柴云振把粮票拿在自己手上,居然跑去接济揭不开锅的乡亲。一位乡亲至今还记得:“他送了10斤粮票给我,他说你这么难,拿10斤粮票去买米来吃嘛。”

柴云振自己带头,和妻子刘传琼办新式结婚,不送彩礼。

组织上安排柴云振先后担任大佛乡乡长、农业合作社社长、华蓥石灰厂厂长、罗渡公社畜牧站站长、岳池县裕民公社党委副书记等职。

1960年,是我国农村最艰难的时期之一,柴云振也饿得浮肿。4月的一天,他跑了6个大队,次日早晨步行到区里开会,把公社食堂管理不善的情况向上级汇报,等回到家里,已经是第三天了。出门之时,他的二儿子得了重病,他一进门就看孩子,孩子已气若游丝,吃下去的药都吐出来了。柴云振夫妇守着孩子,一宿没敢合眼。黎明前,柴云振刚一迷糊,突然听见妻子的哭声,他一摸孩子,脸和手都冰凉了。点亮煤油灯一看,孩子已经没气了。

妻子哭得声音都嘶哑了,柴云振也心如刀绞。亲身经历的生离死别,让柴云振更加明白自己身为共产党员应该做什么。他带头支持农民承包土地,在公社大会上指责当时公社领导“不管民间疾苦”,结果被打成右派,下放到生产队,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寻找功臣

黨和国家、部队从未放弃过对柴云振的寻找,但一直苦寻无果。1982年,中央下了死命令,这样的英雄一定要找到。部队派出以军群联络处长温铁汉领头的寻人组,电波、电函,在960万平方公里国土上呼唤着英雄的名字。

山西、河北、河南、湖北……温铁汉一个个省跋山涉水,查阅资料,访问群众。两年过去了,一切有线索的地方全查找过了,柴云振仍渺无音讯。温铁汉一直找到山西阳泉,找到当时从战场上救出柴云振的战友孙洪发,孙洪发说柴云振好像是四川人。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