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大学毕业生,两年帮助40多位流浪者回家

2019-06-13 00:49:53 百姓生活 2019年5期

秦松

十多年寒窗苦读,不少人大学毕业之后都梦想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而出身农村的25岁大学毕业生陈勤英,却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人生之路:上大学期间,她就加入热心帮助流浪者的“中国好人”尚丙辉工作室,成为一名志愿者,为流浪者寻找回家的路;大学毕业之后,她便入职该工作室,每个月拿着仅仅两三千元的工资,却仍坚持投身公益慈善事业。两年多来,陈勤英已帮助40多位流浪者回家。

童年艰苦盼望有人帮,大学毕业后想帮助人

尚丙辉,“中国好人”荣誉获得者,被誉为“最美破烂王”,他利用在广州经营废品站的收入,帮助了上百名流浪者。陈勤英,广东财经大学毕业生,90后,是尚丙辉工作室3名干事之一。自2016年加入尚丙辉团队后,她已在这里正式做了两年多。

陈勤英出生在广东梅州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家中有4个兄弟姐妹,她是其中学历最高的一个。读中文专业的她,此前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与这个职业结缘。“爸妈之前也有过不理解,他们觉得,我一个女孩去帮助流浪者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但好在他们后来慢慢理解了我的工作,在广州的姐姐偶尔还会过来帮帮忙。”陈勤英说。

做公益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虽然有工资,但并不高,最开始一个月2500元,现在一个月3000多元。对此,陈勤英却很知足:“我平时都没什么应酬,这足够我的日常生活了。尚大哥靠着废品站支撑起这个工作室,我也不敢多要工资。做公益,可能更多的是靠情怀吧。”

这份情怀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陈勤英幼时的经历。平时,爸妈要打工养活4个孩子,从学前班开始,陈勤英就帮着大两岁的姐姐一起分担家务,从煮猪食到收割稻谷,可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那时候家里没钱,有时让兄弟姐妹上学都很艰难,爸妈曾经一度想把一兩个孩子送给别人养,不过后来打消了这个念头。那时我们就想,要是有人帮一把该多好。”上大学期间,陈勤英的开支基本上没让家人操心,大学4年基本靠着做家教等兼职养活自己。让她没想到的是,虽然自己受助有限,有一天却成为施助的人。

陈勤英与尚丙辉工作室结缘始于2014年。那时,尚丙辉的工作室正处于筹划阶段,而陈勤英刚好有同学在这里帮忙,对尚丙辉这位传奇的人物,她也充满好奇。

“一个人靠着自己收废品的收入来帮助人,为什么要做这么‘傻的事?我想知道答案。”做了几次志愿者后,陈勤英被尚丙辉的精神所感动。“最多时,他收留了10多个人,我看到之后觉得很不可思议。”2016年,尚丙辉工作室需要一个运营微信公众号的人,大学毕业的陈勤英便主动请缨过来加盟,成为工作室的3位干事之一。如今,在团队的运营下,工作室的注册志愿者已达500多人,加上非注册志愿者,已有2000多人。

住出租屋骑着车去做公益,有时为救助流浪者需要熬通宵

陈勤英的工作是“两点N线”,每天上午从出租屋到工作室上班,处理日常工作。下午下班后,就跟着尚丙辉和干事、志愿者一起出去,骑着车出去做公益,直到深夜才又回到出租屋。有时为了帮联系上的家人看护受助者,她甚至会和志愿者们一起熬通宵。担心影响别人休息,陈勤英只好选择自己一个人独居。“回家太晚了打扰到室友不好,虽然租金贵一些,也只能自己一个人住了。”陈勤英租住在天河客运站附近一个城中村中,每个月几百元的租金占了她收入中相当大一部分。

受助的流浪者经常到晚上9时之后,才回到栖身地,这成为陈勤英和团队的重点工作时间。在每周7天时间里,他们至少会出动四五个晚上,沿着大街寻找流浪者。

每次走访时,陈勤英团队都会带上食物,但他们却常会吃“闭门羹”,对方会收下食物,但很少会主动开口说出自己的故事。往往要等好几天或好几个星期后,流浪者才会开口。“去年夏天,我们见到一个50多岁、很特别的人,与其他流浪者不一样的是,他很干净,还带着两本书,语言逻辑清晰,白天干一些体力活谋生。经过多次交流后,他才告诉我们其老家的地址,我们帮他找到了家人。后来他家人告诉我,他以前是一名大学生,来广州闯荡后遇到困难流落街头,觉得颜面上过不去,一直在外面流浪了20多年。”陈勤英说。

最让陈勤英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年轻生命的逝去。一次,在火车站附近,陈勤英和志愿者们发现了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正发着高烧,身上一个伤口严重发炎,志愿者们深夜跑了好几个药店给他买了药,经过两天走访关注,终于从他口中获得了一些他家庭的信息。可是志愿者们还没来得及核实,第三天再去同一个地方找他时,旁边的流浪者告诉他们,这个人已经去世了。“之前还和这个年轻人聊得好好的,忽然他就去世了,让我有些难以接受。”陈勤英说。

有时候,陈勤英不得不熬通宵。因为好不容易联系上受助者家属之后,他们得盯着受助者,以防对方忽然走掉。有一次,陈勤英团队努力联系上了一名受助者的家人,家人也立即赶了过来。结果,当志愿者们再回到他的住处时,却找不到他了,从老家赶来的他的父亲,整天以泪洗面。后来,志愿者们又找了整整半个月,才终于找到这名受助者。

两年多来,陈勤英已参与帮助40多名受助者回家。

“帮助人是快乐的,这条路我还会继续走下去”

虽然收入不高,房租还占了很大一部分,但陈勤英还是预留了一部分钱给有需要帮助的人,其中,包括她资助的一名初中生,和一名寄居在尚丙辉工作室的何姓受助老人。

那名受助的初中女生身世可怜,女孩是广东茂名人,家中有5口人,然而包括父母在内的3口人均患有精神疾病,家里全靠她撑着。“我们去走访过,她的家庭让我感到特别震撼。好在她读书特别勤奋,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村里又有人帮扶,解决了基本问题。”陈勤英每月都会给女孩寄去200元,她说就当是一份“奖励”。

尚丙辉工作室专门预留了一个空间供流浪者暂住,老何是在这里住得最久的人,一住就是几年。老何仅靠自己拾荒的收入生活,很多时候难以为继,所以,陈勤英每个月也都会给他预留一些生活费。

如今,90后一代是全社会热议的对象,有人认为这个群体“太自我”,也有人对他们的自信、独立等品质赞叹不已。陈勤英以自己的行动投身公益慈善,对自己的人生作出了具有使命感的规划。

“这是无法赚钱的行当,注定是一个苦差事,但帮助人是快乐的,这条路我还会继续走下去。90后公益人,将是构成中国公益社会的重要力量。”陈勤英说,未来她希望在社会公益方面深造,希望在这个领域一直走下去。至于个人的感情生活,她则笑着说:“我现在忙起来根本没时间找男朋友,处男朋友太花时间了,现在只想趁年轻专心做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