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村里留守老人的贴心人

2019-06-13 00:06:53 百姓生活 2019年5期

刘洋 张赢

距离北京城区110多公里的北京市延庆区康庄镇刁千营村,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在北京市内上班或在延庆城区工作。但这里和其他留守村落不太一样,村头巷口、院落树下,鲜见闲坐的老人。进村左拐,一处12间大瓦房的校园内,洋溢着老人们的欢声笑语。原来,村里的老人们都在这里的老人餐桌食堂吃午饭。

这里原是张玉华家闲置多年的老房,2016年5月她自掏腰包40万元建起了老年餐桌食堂,由村集体负责日常运营,为老人们免费提供午餐。两年多来,每天中午近百名老人齐聚一堂,一起吃饭。

除了建老年餐桌食堂,张玉华还加入了镇妇联组织的“康大姐志愿者协会”,定期给村里留守老人打扫院子、为残疾人量血压……近年来,张玉华获得了“延庆区孝星”“延庆区慈孝家庭”“首都最美家庭标兵”等称号。

坐在院子里,张玉华腼腆地笑道:“俺也不会说话,反正这房它闲着也闲着不是?给村里老人帮个忙什么的,也是帮我解闷。”

村里留守老人们常年不吃午饭,她用自家12间房子建起老年餐桌食堂

每个春节长假结束,年轻人离家四散上班后,村里只剩下老人,刁千营村立刻变得安静下来。

老年餐桌食堂门口,73岁的吴淑玲吃完了饭,拎着饭盒往外走。她说,人老了精力也就没有那么好了,一般早晨起来忙活忙活,八九点吃一顿饭,一直到下午五六点再吃一顿。所以村里老人常年没有吃午饭的习惯。

老人们都说,一天3顿饭,做一顿饭要转悠半天,非常麻烦。年轻人都上班去了,索性就省一顿。

“早晨九点多一顿,下午四五点一顿饭,哪能吃得饱呢。一是不健康,二是到了冬天,咱这不吃暖和饭,身上都冰凉冰凉的。”张玉华说。

康庄镇副镇长哈莹莹介绍,刁千营村人口老龄化严重,年轻人平时不在家,对于留守老年人最基本的吃饭问题,村里当时的确有这个需求。

张玉华1996年嫁到刁千营村,公婆相继去世后,她家后院的12间房子就一直闲着。张玉华和丈夫十几年来一直做各种小生意,家境由贫转富。后来,丈夫当了村支书,村里留守老人的吃饭问题,便成了他很想解决的问题。“做饭倒是能解决,但没有场地,难道筹钱建新房啊?”张玉华知道丈夫的难处,就跟他说:“干脆把咱家这空房子,给村里建老年饭桌食堂吧。”丈夫其实也有这想法,只是怕妻子反对,不好意思提出来。所以,张玉华提出这个想法,他当时就乐了。

2016年5月,刁千营村的老年餐桌食堂,就这样建起来了。张玉华家的12间房子被隔成两排,一排是厨房,另一排是餐厅,十几张饭桌整齐干净。

两年多来,老年餐桌食堂主要服务村里68岁以上的村民,目前在册的91位留守老人,几乎每天都来。老年餐桌食堂运营所需费用,由村集体承担。

为了办好老年餐桌,村委会经反复研究,决定聘请4名厨师,每天为老人做饭。食堂负责人赵海龙说,根据老人不同情况和不同需求,村里制订了特色食谱,一周7天每天不重样,平时两菜一汤,主食是米饭、馒头、花卷,每周至少包一顿饺子,做一顿本地菜“傀儡”(就是把蒸好的土豆碾成泥,拌面,再下锅炒一下,当地人十分爱吃)。

赵海龙说,现在,村里老人早晨起床吃口早点,中午就来这里吃饭,吃得饱饱的,晚饭在自己家吃也就简单顺心。

粗算下来,村集体每年用于经营老年餐桌的资金约20万元。钱可以到位,但一口气做近百位老人的午饭并非易事。每天有两三个志愿者来这里给厨师打下手,张玉华也主动参与义务劳动。11点半开饭,张玉华早上8点就到了,择菜、发面、淘米,光择菜每天就得耗费一个小时。

事实上,装修这处老房子花的40来万元,都是张玉华自掏腰包。“有很多人说,40万可以给孩子上学用啊。我想,钱我们还能继续挣,还是让老人吃上一口热乎饭比较重要。”张玉华说。

村里老人有麻烦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

嫁到村里20来年,张玉华和村里人很熟悉了,她给人们的印象就是“大大咧咧”的热心肠。吴淑玲老人记得,十几年前张玉华在村里卖肉,谁忘带钱或者带的钱不够,张玉华就让人家先把肉拎走,钱的事回头再说。除此之外,谁家老人生病需要用车了,她二话不说就出车给人当司机。

进出老年餐桌食堂的老人,都爱和张玉华打招呼。有时老人还未开口,张玉华就知道他们的需求。“老伴在里边呢”“人都到了,就等您了。”老人们也心领神会点点头。其实,村里老人有麻烦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玉华。

2018年6月的一天中午,84岁的赵建英老人在家左等右等,老伴还没从老人食堂回来。赵建英老人拄着拐杖一路走到食堂门口,还未等他开口,张玉华就说:“老太太吃完已经走啦!”老人一听脸都白了:“完了,老伴走丢了!”

张玉华一听老太太走丢了,立马骑上车就去找。她骑着车挨家挨户地寻找,整个村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老太太。能去哪呢?她突然想起来,早上,她看见一个发小广告的车进了村,用喇叭动员人们去听课,说是有小礼品拿。张玉华印象中,老太太当天提过发广告的事,就赶紧让人去找那个小广告宣传单,她给发小广告的人打电话。果然,老太太去领小礼品了。一直到晚上,老太太才被送回来。“等到她回来,我心里这块石头才算落下来。”张玉华说,老太太比赵建英小10岁,每周都自己来食堂吃饭,但自从这事儿发生以后,每天来吃饭,都是老伴赵建英陪着来。

“现在生活好了,也希望老人能好一点”

年轻的时候,张玉华一直在做买卖,先是卖了八九年的肉,后来开了一个洗碗房。近几年,孩子上高中学习紧张,她干脆关了小生意,给孩子做后勤。但她并没有徹底闲下来,她加入了妇联组织的主要为留守老人服务的志愿者队伍。每天,张玉华都要走遍全村十几户残疾人家,给村里的残疾人量血压,帮他们打扫屋子、扔垃圾。

张玉华的公婆去世早,独居的四叔是丈夫唯一的长辈亲人。四叔身体结实时,张玉华就隔三差五买水果蔬菜去看望老人。随着四叔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不如从前,这几年,几乎每年都要住上几天医院。四叔住院一个月,张玉华就每天去医院送饭,病友都以为张玉华是老人的闺女。

“虽说是侄儿媳妇,在我心里早就把玉华当成俺的亲闺女啦!”如今,四叔也在老年餐桌食堂吃午饭,他说,这么多年无论大病小病,总是第一个想到张玉华,每次都是张玉华主动接送他。

提到付出,张玉华笑得很腼腆,她说做这些感到挺开心的。“做买卖这么多年,现在生活好了,也希望老人能好一点。其实这房吧,租出去也能挣不少钱,但是给老人做食堂,心里更加踏实不是?”

康庄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说,张玉华不仅被村里人夸,2017年,她常年伺候四叔的事还让她获得了“延庆区孝星”的称号。此外,张玉华还获得了2017年度“延庆区慈孝家庭”、2018年度“首都最美家庭标兵”等荣誉称号。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