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故宫文物转藏成都大慈寺始末

2019-06-13 00:06:53 百姓生活 2019年5期

魏奕雄

故宫文物告急,南迁西撤计划启动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华北危急,北平难保。鉴于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和1900年八国联军洗劫紫禁城的历史教训,国民政府行政院力排众议,批准故宫博物院所存国宝南迁。当时择出精华部分59万多件,分装13427个木箱又64包,加上北平古物陈列所、颐和园、国子监的6000多箱,总共19557箱,从1933年2月5日夜开始,分5批至5月份运完。1936年12月全部转移到南京朝天宫库房。

1937年7月29日,北平沦陷,南京岌岌可危。又计划将国宝从南京分3路西撤:北路到西安(后迁至四川峨眉),南路到长沙(后来实际到了贵州安顺),中路到汉口(后来辗转到了四川乐山)。

最初对北路的设想,是借存于西安以西的武功农林专业学校里。由于日军轰炸,北路7287箱故宫文物,实际上由南京3列火车一直拉到宝鸡才停下,到達宝鸡的时间分别是1937年12月3日、4日、8日。至10日,暂存于关帝庙和城隍庙中。正准备挖窑洞转藏时,因潼关军事形势吃紧,国民政府行政院紧急命令立即转移汉中。于是近300辆次军用卡车,从1938年2月22日开始,分批翻越秦岭,前后46天运完。仅仅一个多月后,又命赶快转运成都,费时10个月运完。当文物全部离开汉中才12天,日军飞机投下7颗炸弹将原先存放文物的汉中文庙炸成废墟。

从宝鸡到汉中再到成都的转运,都由故宫博物院科长那志良主其事,他在《典守故宫国宝七十年》一书中回忆:“在成都的储存地点,是由故宫博物院马衡院长亲自到成都去选定的,是东门的大慈寺……汉中到成都,是560多公里,距离不算太远。可是,途中要过几条河,河并非太宽,但一律没有桥,汽车开到渡口,需开到木船上去,然后由船夫把木船往上游拖拉一段路后,再叫它顺流而下,就水势斜行到达对岸,汽车再开上岸去。”

在绵阳附近,一辆运文物卡车不慎从一座临时搭建的便桥上翻到了河滩。幸好,没有落到水中,所载都是图书档案类,车毁而文物无损。

运到成都的文物,全部入存东门外的大慈寺。为此成立了故宫博物院成都办事处,那志良为办事处主任。当时文物南迁属秘密行动,故省府用密令,也不明示为故宫文物,而称作“重要器物。”

国宝入藏成都大慈寺,规定僧人应遵守防火事项七条

时有国军第163师师部住在大慈寺山门和天王殿等处,省府函告川康绥靖公署,让该师师部移往文殊院。

省会警察局局长周荃叔令东城区分局办理。该分局北糠市分所主任薛邦彦巡官和行政局员葛润身,奉命前往大慈寺。没想到,大慈寺住持果澈只愿将藏经楼腾出,诉说大雄宝殿为该寺百余僧人经课之所,且为生活所系,生计艰苦,不能腾让。随后,果澈请省会警察局向省政府转递一函,强调“敝寺毫无恒产,僧众百余人,依佛事为生活,若寺中重要地点被借占,间接则断绝全寺生活”。省政府转商故宫博物院,由故宫方面一次性给予1000元生活费。

鉴于文殊院内的四川佛教支会坚持不腾让,1939年4月26日,省政府又以秘字第4505号公函,命令省会警察局迅速前去催促,省会警察局限3日内腾让,四川佛教支会这才搬离。163师师部即由大慈寺移住之。那志良派职员吴玉璋,在大慈寺接收箱件并典守。

那志良将大雄宝殿称作第一库,主要存放图书、档案文献和丝绸皮革衣物等。藏经楼楼下为第二库,入存瓷铜玉等重物;楼上为第三库,藏了些较轻的箱件。其他殿堂仍然照旧做佛事。

出于安全考虑,征得住持同意,那志良会同省政府秘书处交际股实地查勘,将库房与僧人宿舍区用砖墙隔离。为了防火,1938年9月21日,又以故宫博物院公函蓉字第115号致省政府,“请转饬大慈寺僧人应遵守事项”七条:一、室内严禁吸烟;二、晚间只限用清油灯,不准使用洋油或装设电灯;三、室内不准设置火盆;四、室内不准存放一切易于引火之物;五、厨房应派人监守,晚间必须将炉火完全熄灭;六、库房附近不准焚烧任何物品;七、库房附近不准堆积干草及一切易于燃烧之物。

故宫职员很注意与僧人搞好关系,僧人们也认真遵守防火的七条规定,双方相处得比较融洽。住持果澈宴请客人时,每每敬请那志良作陪。

文物入存大慈寺后,由省会警察局派警士守护。约半年后,改由成都警备司令部派一名排长率两个班士兵守护,故宫方面每月补贴伙食费50元。

存藏13个月后,从成都大慈寺移运峨眉山

到了1939年5月中旬,那志良突然接到命令:将存在成都的文物迁运峨眉山。并且时间紧迫:限于1939年5月底前完成。马衡院长责成那志良抓紧时间全权负责办理。

那志良估计5月底肯定运不完,他派科员牛德明先去峨眉山做准备工作,自己去了彭山县城,物色了禹王宫、万寿宫和县立初级中学,作为临时储存地,打算一部分文物直接从成都运峨眉,另一部分从5月17日开始搬到离成都很近的彭山,以符合5月底全部运出成都的命令,再转运峨眉山。实际上,存在成都的文物于1939年6月4日才全部迁离大慈寺。

1939年6月11日,日本飞机27架轰炸成都,炸死226人,伤432人,繁华地段数十条街道被毁。就在这一天,那志良由峨眉山返成都办理善后事务,亲历了这场惨烈的无差别轰炸,他庆幸文物已经全部迁离成都。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