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欲网络攻击俄电网?

2019-06-17 06:15:03 环球时报 2019-06-17

●本报赴美国、德国、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青木 李珍 ●本报记者 郭媛丹 郑璇 ●陈一 柳玉鹏

网络战争真的即将到来吗?美国《纽约时报》16日爆料称,美国政府官员承认,早在2012年就已在俄罗斯电网中植入病毒程序,可随时发起网络攻击。这一惊人爆料立即引发世界关注。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第一时间否认《纽约时报》的报道,宣称这是“假新闻”,但世界仍然担忧网络冷战甚至热战距离人类越来越近。美国是互联网技术和资源最强大的国家,同时也是最早成立网络司令部、把网络攻击作为主要军事手段的国家之一。《纽约时报》称,不太为人关注的是,去年夏天美国已经开始放宽了相关的法律授权限制,允许在发生冲突时对对方国家的网络进行瘫痪性攻击。多名中国学者16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显然,无论在技术上、法律上,还是战略上,美国的网络战略已经变成攻击性的网络战略,美国已经成为全球网络安全的最大威胁。在《纽约时报》的报道中,得克萨斯大学教授切斯尼对美军这一网络行动洋洋得意地称:“这是21世纪的炮舰外交,我们过去常常把军舰停泊在对方国家岸边(才能征服它们),现在我们(不为人知就)可以进入对方电网等关键系统……令其付出巨大的代价。”这番话完全暴露出美国网络霸凌的嘴脸。

“幕后黑手”正在行动

“如果俄罗斯有一天陷入黑暗,华盛顿就是那个幕后黑手——至少美国官员是这样告诉《纽约时报》的。”美国newser新闻网站称,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军方网络司令部已经在俄罗斯电网中植入恶意病毒程序,可随时发起网络攻击。美国多年来一直声称,莫斯科在美国电厂、供水设施、天然气和石油管道控制程序中植入了病毒软件,美国这次行动是为了警告俄罗斯,以抵消俄罗斯可能对美国采取同样行动的威胁。报道称,这是美国的一个战略转变。随着特朗普和国会给美军网络攻击更多施展空间,“游戏开始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纽约时报》这一长篇独家报道花费了3个多月时间,采访了多名现任和前政府官员,官员们描述了将(病毒)代码植入到俄罗斯电网和其他目标中,作为向更具攻击性战略转变的一部分。报道援引美国现任和前任安全官员的话称,美国正在加大对俄罗斯电网的网络攻击,如今美国的网络战略已经更多地转向进攻,并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将潜在的恶意代码安置于俄罗斯系统内。

《纽约时报》称,这类行动“至少从2012年就开始了”。报道称,“美国(植入病毒程序)对俄罗斯电网的影响究竟有多深?如果不了解该行动的细节是不可能知道的。只有到了程序被激活时,才能弄清楚,是否可能削弱俄罗斯的军事力量或将其拖入黑暗之中。在此之前,这个问题无法回答”。报道称,美国此举一方面是为了向俄罗斯发出警告,另一方面是为了在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爆发重大冲突时做好发动网络攻击的准备。《纽约时报》引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情报官员的话称,美国的网络战略“在过去一年变得非常激进”,尽管该官员不愿谈论任何具体的机密项目,但他说:“我们现在做的事,如果在几年前看的话,是不可想象的。”报道同时担忧,这也带来了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的网络冷战日益升级的重大风险。

美国网络攻击门槛已降低

《纽约时报》提醒称,有一个不为人关注的问题是,自去年以来,美国就放宽了相关的法律授权限制。最近针对俄罗斯的网络攻击行动,是美国国会于2018年通过的一项国防授权法案允许进行的,该法案允许“在网络空间秘密进行军事活动,以威慑、保护或防御针对美国的攻击或恶意网络攻击”。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去年签署的“13号国家安全总统备忘录”赋予了网络司令部发起网络攻击的权力。根据这一备忘录,这些行动只需要由国防部长授权,无需经过总统批准。报道还称,特朗普可能并不知晓该行动的细节。五角大楼情报官员称,他们担心特朗普知道后有可能取消这一行动,或将这一计划与外国官员讨论,“就像他2017年曾向俄罗斯外长提到美军正准备在叙利亚进行的秘密行动一样”。

与此同时,美国官员在公开的表态中也越来越强调美国网络战略转向进攻性。上周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在《华尔街日报》举办的一个会议上公开表示,美国网络战略的重点是防范网络空间对美国选举的干预,但“我们正在拓宽准备行动的领域”。他说,美国正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待潜在的网络目标,“我们在告诉俄罗斯或任何其他要对我们进行网络行动的国家,你们将付出代价”。

美国网络司令部司令保罗·中曾根(日裔)此前在议会上直言不讳地称,有必要在敌人的网络深处“突前防御”。《纽约时报》称,事实上,这类网络攻击已经在许多军事计划中有所体现。保罗·中曾根曾深度参与了一个代号为“宙斯炸弹”的计划。通过该行动,美国可以令伊朗防空、通信系统以及关键性的电网瘫痪。报道称,这相当于一个“拔除伊朗的战争计划”。

特朗普不知情吗

对于《纽约时报》的报道,博尔顿和保罗·中曾根都通过发言人拒绝评论。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也拒绝置评,但称美国将网络攻击目标指向俄电网的报道不会对国家安全造成困扰。《纽约时报》称,这或许表明这一行动只是“为了引起俄罗斯的注意(即警告俄罗斯)”。

不过,特朗普对此报道大发雷霆。他15日晚连发两条推特,称“失败的《纽约时报》”在“编故事”,这是“叛国行为”,“毫无疑问,这是人民公敌”。16日一早,怒气未消的特朗普再次连发两条推特,称“应该做一个民意调查,看《纽约时报》还是《华盛顿邮报》更不诚实、更爱骗人”,“它们都是美国的耻辱”。

虽然特朗普可能对这一具体行动不知情,但他此前曾同意对俄罗斯进行网络攻击。特朗普5月20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频道采访时承认,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期间,他允许相关部门对俄发动网络攻击。当时,俄多个机构曾无法联上互联网。俄联邦通讯社称,特朗普的表态证实了美国一直在从事恐怖主义活动。

中国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1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特朗普指责《纽约时报》的报道是假新闻,但这些媒体在美国政府内部有内线,有消息来源,因此这一报道的真实度还是比较高的。

从核冷战到网络冷战

“虽然让人类处于核毁灭边缘的核冷战已经过去,但现在网络冷战正在开始。”德国全球新闻网16日称,《纽约时报》曝光了美国军方在俄罗斯电网植入可能产生严重破坏的病毒,这显然比美国所谓“俄罗斯用假新闻干预大选”要严重得多。尽管恶意软件尚未激活,但作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显然正在为网络冷战做准备。

日本富士电视台称,“网络攻击”一直是美国用来指责他国的借口。美国口口声声表示网络攻击是“极其恶劣和无耻的行为”,但是现在美国自己却开始公然对他国进行网络攻击,并且丝毫不认为有什么问题。也许此次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应该探讨一下网络攻击问题。

对于《纽约时报》的报道,俄官方目前还没有表态。不过,俄罗斯《观点报》16日称,美国一直指责俄罗斯和中国对其发动网络攻击,但实际上,美国才是对他国发动网络攻击的真正凶手。对一个国家的电力系统等关键设施发动网络攻击,将给平民造成重大损失,有可能会造成正在医院接受手术的病人死亡,这完全是恐怖主义行径。报道还称,美国这一行动表明此前普京说的俄必须建立有自己主权的互联网系统是十分必要的。针对美国的这种恐怖主义行为,俄应做好应对这种攻击的准备,并有能力对美国做出针锋相对的回击。

“今日俄罗斯”网站称,《纽约时报》的报道向读者展示了美国官员“咄咄逼人”的姿态。去年该报报道所谓“俄罗斯黑客入侵”时大肆渲染这会造成美国“数百人受害”。而现在,“当网络战争由华盛顿发起时,地缘政治便压倒了人的生命”。

李海东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美国才是全球网络安全的最主要威胁。美国在网络技术方面是全球最先进的,现在又降低了网络攻击的门槛,这就意味着美国在网络安全方面,很难说是建设性的,美国可以随意对不喜欢的政权发动网络战。在全球网络安全秩序方面,美国正在成为破坏性因素,成为混乱制造者。

复旦大学网络空间治理研究中心主任沈逸16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从目前来看,在电网等关键设施中植入恶意程序,只是一种网络战的准备阶段。沈逸说,包括美国在内,没有哪个国家敢真正发动网络战争。网络战争目前没有交战规则,后果无法预料。“特别是对俄罗斯这样的国家,美国敢真正动一下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