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型近区防卫系统

2019-06-21 02:51:13 轻兵器2019年6期

王笑梦

安装在“辽宁”号航母上的CS/AR1反蛙人火箭炮

近区防卫和蛙人威胁

水面舰艇近区防卫概念虽然是近年才兴起的话题,但是相关研究工作却由来已久。水面舰艇防御区域一般分为远程区、中程区、近程区和末端防御区。远、中程区针对来袭的敌方飞机、反舰导弹、鱼雷等高威胁目标,舰艇导弹、火炮武器系统也主要围绕上述威胁来布置。但还有一个近区的概念在本世纪前却并不经常提及,这主要是指在距离舰艇非常近的区域内出现的水面水下非对称威胁目标,包括战斗蛙人、携带爆炸物的小艇、海盗船等。

近区防卫概念的兴起要从美国海军“科尔”号事件说起。2000年10月12日,巴林当地时间中午11时20分左右,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所属的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科尔”号在进入也门的亚丁港准备补充燃料时,突然遭到一艘基地组织满载炸药的小型橡皮艇的自杀式攻击。巨大的爆炸威力使得近万吨排水量的“科尔”号导弹驱逐舰舯部被撕裂出一个大洞,并造成17人死39人伤,好在损管措施得当,这艘宙斯盾导弹驱逐舰(安装有美制宙斯盾相控阵雷达系统的防空型驱逐舰的统称)才没有沉没。此后,美国海军高度重视水面舰艇近区防卫武器发展,不但在舰艇的四周部署人工值守的重机枪哨位,还安装了自动射击的Mk38 Mod2型25mm机炮遥控武器站,笔者甚至在参观阿利·伯克ⅡA型驱逐舰“马斯汀”号时发现了LRAD定向远距离声波发生器,能够实现远距离喊话、定向驱散、警告威慑功能,属于近区防卫非杀伤性武器的一种。

美国海军“科尔”号导弹驱逐舰遇袭事件使近区防卫受到了各国海军的重视

驾驶“猪”式人操鱼雷的意大利战斗蛙人,在二战中取得一定战果

二战中,德军蛙人驾驶“黑人”人操鱼雷对盟军舰艇发起攻击,重伤一艘波兰海军“龙”号轻巡洋舰

除了自杀小艇等小型快速水面目标外,对于海军舰艇来说,蛙人是更加传统和致命的威胁,早在一战、二战时期就有很多蛙人击毁水面舰艇的战例。1918年10月31日,4名意大利海军战斗蛙人乘坐人操鱼雷,从水下秘密潜入波拉港,炸沉了停泊在港内的奥匈帝国21000吨战列舰“乌尼提斯”号,第一次显示了现代战争中蛙人的重要作用。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各国都高度重视战斗蛙人部队建设。1941年12月3日,意大利6名战斗蛙人乘坐“猪”式人操鱼雷突袭英国皇家海军在埃及亚历山大港的海军基地,将“伊丽莎白女王”号和“勇士”号战列舰双双炸沉,好在由于海水较浅,两舰坐沉海底后都被打捞起来修复。而在卫国战争期间,苏军战斗蛙人也曾经潜入列宁格勒附近的斯特莱纳德国海军基地,成功摧毁了在此驻防的意大利海军第10轻型攻击分队的作战舰艇。到1944年的诺曼底登陆作战时,德军蛙人驾驶“黑人”人操鱼雷对盟军舰艇发起正面攻击,7月7日夜到8日凌晨,21艘“黑人”人操鱼雷袭击登陆场外围警戒舰艇,重伤一艘波兰海军“龙”号轻巡洋舰,该舰由于损管失败随后沉没。1945年7月31日,停泊在新加坡的日军“高雄”号重巡洋舰也遭到英国特种部队驾驶的袖珍潜艇攻击,丧失了出海作戰的能力。当然,在抗日战争中,中国蛙人也曾经携带水雷攻击过日军“出云”号巡洋舰,虽然没有将其击沉,但中国蛙人的勇敢精神值得称赞。

二战以后,蛙人这种传统兵种仍然发挥着自己的作用。1964年5月2日凌晨,北越2名蛙人秘密潜入到停靠在南越西贡的美军“卡德”号护航航母下方,在船尾和发动机舱附近分别安装了一块80kg的TNT炸弹和一块8kg的C4炸弹。凌晨3时炸弹成功引爆,“卡德”号航母慢慢坐沉西贡河,当时舰上还载有数十架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同样由于河水太浅没有造成更大的损失。1986年6月6日,安哥拉纳米贝港中,满载军火的苏联“奇尔科夫船长”号、“维斯洛博科夫船长”号货船和古巴“哈瓦那”号运输船被南非海军蛙人部队炸毁,这3艘船满载着为安哥拉军队和西南非洲人民组织游击队运送的2.5万吨武器、弹药和食品,该事件几近导致苏联与南非之间爆发一场公开的武装冲突。

反蛙人火箭榴弹发射器系统发展

对于停靠在港池中的水面舰艇来说,蛙人一直是挥之不去的梦魇。1956年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乘坐“奥尔忠尼启则”号巡洋舰访问英国,英国二战著名战斗英雄、著名战斗蛙人莱昂内尔·克莱伯试图接近这艘巡洋舰,但却从此失踪,后来多数证据证实了他在从水下靠近军舰时被苏联红海军战斗蛙人一刀割喉。

苏联深刻地感受到来自西方国家蛙人的威胁,正因为如此,相对于美国海军在驱逐舰上装机枪、机炮的后知后觉,苏联很早就已经开始了专门的反蛙人火箭榴弹系统的研制,当然这些武器打击水面快艇也拥有奇效。

1960年代末,苏联率先研发出DP61“决斗”型55mm反蛙人火箭榴弹发射器,1970年代装备苏联红海军,主要用途是防范和打击敌方蛙人对高价值水面舰艇、港口实施破坏性袭击。这是一种单兵肩扛式单管榴弹发射器,类似于缩小版的RPG火箭筒,射程可达500m。由于DP-61采用肩扛式发射方式,故需要两名士兵进行操作,即一名士兵操作发射器进行发射,一名士兵负责在后面装填弹药。

DP-61火箭榴弹发射器,类似缩小版的RPG火箭筒

DP-61火箭榴弹发射器,可以发射高爆榴弹和信号榴弹

DP-61目前仍然装备俄军部队

该发射器可发射RG-55M高爆榴弹和GDS-55信号榴弹,其中,高爆榴弹的爆炸范围达16~18m,信号榴弹则可以将探测到的敌方位置通过染色剂标注在海面上。这些榴弹类似于小型深水炸弹,由弹头、引信、弹体和稳定环组成,与水面接触的前半球进行了特殊设计,可以确保榴弹正常入水,减少弹跳。引信可以进行手动调整,在标准模式下,引信设定为与水面以任何角度接触都能够触发。

在DP-61火箭榴弹发射器基础上,苏联还发展了7联装带固定发射架的MRG-1“火花”火箭榴弹发射器。这种发射器安装在水面舰艇或岛礁、港口码头上,质量为60kg,作战范围更大。

1980年代末,苏联还研制了一种单兵使用的双管DP-64型45mm反蛙人火箭榴弹发射器。与DP-61的肩扛式不同,DP-64采用的是抵肩射击的枪式发射器样式,后装填弹药,双管配置,整体质量为10kg,全长820mm,最大射程400m。其发射45mm口径的FG-45高爆榴弹和SG-45信号榴弹,榴弹全长303mm,其中弹丸长度为248mm,质量0.65kg,可在±50℃的环境温度区间内正常工作,适用于多种气候,杀伤半径为14m,最大攻击深度40m。由于采用枪式发射器,使得DP-64发射器能够单人使用,不像DP-61那样需要两名士兵操作。

在小艇上发射DP-61火箭榴弹发射器,由于采用肩扛式发射方式,需要两名士兵操作,一名士兵操作发射器进行发射,一名士兵负责在后面装填榴弹

MRG-1“火花”火箭榴弹发射器是将单管的DP-61发射器集成为7管,带固定发射架,可安装在舰艇或岛礁、港口码头上

俄军无畏级大型反潜舰上装备的MRG-1“火花”火箭榴弹发射器

MRG-1“火花”火箭榴弹发射器发射状态,具有对水面目标打击能力

DP-64火箭榴弹发射器可以单兵使用,而不用像DP-61那样需要两人操作

之后,苏联又在MRG-1“火花”7管反蛙人火箭榴弹发射器基础上发展出全自动的DP-65型10管反蛙人武器系统,只是这时候苏联面临解体,过渡到俄罗斯时代后,继续开发这种发射器,直到1990年代中期才研制成功并装备俄军部队。DP-65反蛙人火箭榴弹发射器质量为132kg,口径仍为55mm,管数增加为10管,具备水平和垂直发射的能力,其最小射程为50m,最大射程500m,杀伤半径16m。与人工操作的MRG-1型发射器不同,DP-65型发射器的目标探测由Anapa-ME型声呐来完成,能够實现自动探测和跟踪,并对发射器进行引导。这种自动发射装置安装在包括“库兹涅佐夫”号航母和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上,与单兵使用的DP-61、DP-64火箭榴弹发射器配合使用,起到互补作用。比如DP-65火箭榴弹发射器在齐射模式下对蛙人所在的水域进行大面积攻击,而DP-61、DP-64等单兵火箭榴弹发射器则可以起到补盲作用。

中国近区防卫武器呈现

中国反蛙人火箭榴弹武器等近区防卫武器起步较晚,但发展势头迅猛,在掌握了核心技术后很快就推出不少改进改良型号。

中国在1990年代中后期曾经向俄罗斯订购了4艘现代级导弹驱逐舰,其中前2艘是苏联时代未完工的军舰续造的,而后2艘则是根据我国要求重新设计建造的改进型号。在前2艘老版驱逐舰上,安装有反蛙人的MRG-1“火花”火箭榴弹发射器,而后2艘新舰上则安装有新型DP-65反蛙人武器系统,这使得中国反蛙人武器系统有了学习借鉴的模板。

MRG-1“火花”火箭榴弹发射器也能够安装到陆地上进行沿海沿岸的近区防御

DP-64火箭榴弹发射器及其配用的45mm FG-45高爆榴弹

55mm RG-55M高爆榴弹,适用于DP-61、MRG-1、DP-65等多种火箭榴弹发射器

DP-65火箭榴弹发射器是MRG-1“火花”的升级版,使用相同的55mm反蛙人榴弹,但发射管数增加为10管,且具有自动探测、自动开火的能力

中国CS/AR1反蛙人火箭炮系统是苏联DP-65火箭榴弹发射器的仿制版

部署在军舰上的DP-65火箭榴弹发射器

中国CS/AR1反蛙人火箭炮系统是苏联DP-65火箭榴弹发射器的仿制版

中国CS/AR1反蛙人火箭炮系统尾部特写

2017年5月,国产CS/AR1反蛙人火箭炮系统首次在展会上公开亮相,而其实在此之前该系统就已经出现在了南沙群岛永暑礁用于岛礁防御,此后在“辽宁”号航母上也发现了这种10管火箭炮,用于防范可能的两栖特战袭击。

南沙群岛永暑礁上部署的CS/AR1反蛙人火箭炮

CS / LK4 型近区防御遥控武器系统,除了将55mm反蛙人火箭炮炮管从10管增加到12 管外,还在中心位置增加了一门H/PJ17型单管30mm舰炮

CS/LK4型近区防御遥控武器系统后部特写

CS/AR1反蛙人火箭炮是俄制DP-65火箭榴弹发射装置的国产型号,作为水面舰艇近区防卫武器系统装备之一,在舰艇驻泊、锚泊时,采用单射、组射或齐射方式,可有效歼灭蛙人等水下近区小型运动目标,保障舰艇自身安全。全套系统由水声探测站、射击指挥仪和10管榴弹发射器等三部分组成。其中,水声探测站就是一台小型声呐系统,听音器安放于水下,可自动探测目标。射击指挥仪可同时控制4组火箭榴弹发射器作战,10管榴弹发射器可发射多种用途的55mm反蛙人火箭榴弹,最大使用水深60m,有效杀伤面积80m2,配备高爆战斗部,双用途引信可确保在水面、水下、地面3种环境下均能有效工作。火箭榴弹最小射程50m,最大射程500m。发射装置高低射界为-33°至+48°,方向射界-165°至+165°,武器系统全质量(不包括榴弹)132kg,火箭炮尺寸为970×780×1820mm。

CS/AR1反蛙人火箭炮系统属于全自动武器系统,可自动探测水下移动目标,自动判断威胁态势,自主开火,无需作战人员干预。系统采用数字控制系统技术,响应速度快,精度高,具有一定的故障自诊断能力,智能化程度高,维修性能好。该系统采用模块化设计,占舰面积小,适用性广。各部件可快速组装,方便装拆。

CS/AR1反蛙人火箭炮系统一般与近防炮、机炮、重机枪等配合使用,共同对蛙人实施打击,具有良好的杀伤效果。

在CS/AR1反蛙人火箭炮系统基础上,我国还推出了CS/LK4型近区防御遥控武器系统,除了将55mm火箭炮炮管从10管增加到12管外,还在中心位置增加了一门H/PJ17型单管30mm舰炮,不仅可以打击水下渗透的蛙人,还可以打击水面小艇,功能更加多样化。

除了这些仿制的产品外,新近湖南轻武器研究所先后推出35mm水下榴弹和60mm反蛙人高爆榴弹,用专门的发射器发射。

从外形看,35mm水下榴弹与其说是一种榴弹,倒不如说更像一枚机炮炮弹,或者是扩大版的水下步枪弹。据相关人员介绍,这是一种初速较高、弹道较为平直的榴弹,主要用于攻击水下装甲目标,能击穿一定厚度的钢板。这种弹药的主要打击对象是水下蛙人运载器以及水面上的快速攻击艇,还可以在两栖登陆前用来引爆水下的水雷,就像陆上用狙击步枪引爆地雷一样,是一种具有独创性的新型弹药。而60mm反蛙人高爆榴彈外形不同于DP系列55mm反蛙人火箭榴弹。

随着中国近区防卫概念的深化,相关武器装备也从最初的仿制武器系统发展为可以同时击退水面水上威胁的完整体系,保护我军舰艇和岛礁、沿海哨所免受敌方蛙人和特种部队的奇袭。

编辑/吴潇

国产35mm水下榴弹

国产35mm水下榴弹能够穿透蛙人运载器的外壳,具有反器材效能

国产新型60mm反蛙人高爆榴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