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 哥

2019-06-30 23:24:46 意林绘阅读2019年6期

小王子说:一位好的老师往往就像星辰,能够点亮青春的夜幕。他们除了教授知识,更能带给我们温暖、力量,还有信心。

我的高中数学老师的名字里带一个“水”字,学生私底下都喊他“水哥”。我们班那时班风不好,班主任镇不住班里那些捣蛋鬼。我们班纪律最好的课堂就是水哥的数学课。不过,我喜欢水哥主要是因为他对我好。我的数学成绩在上中学后只能算一般,所以能被数学老师喜欢,就像是在穷困潦倒时人家跟你交朋友。

我和水哥的缘分要追溯到高中入学军训的时候。那年拉练,对于向来四体不勤的我来说是极大的挑战。更倒霉的是,出城没多远,我就被挤到沟里去了,膝盖以下的裤腿变得污秽不堪。看着糟心的裤腿和鞋子,我哪还有心思拉练?

同学们早跑远了,我越想越伤心,不知道该怎么办,干脆站在路边哭了起来。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这是怎么啦?”抬头一看,一个陌生男性正微皱眉头看我。我给他指了指我的裤腿和鞋子。他无奈地把手里的水递给我,鼓励我克服困难继续前进。鼓励无果,他一脸无奈地走了。

几个月后文理分科,第一堂数学课,我觉得老师有点面熟,一下子想起他是谁,脸顿时烧得通红。这就是水哥了,那个在路边给了我一瓶水的人。我的数学成绩一般这件事,很快显现出来。但不晓得为什么,水哥说我很爱钻研问题。其实对于这个评价我是存疑的。但不管怎样,我依然很开心。

高二的某段时间,几乎每节课水哥都要让我上讲台做题。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会做错,不管题目是难是易。很多时候不是不会做,而是无法避免地犯低级错误。后来,我简直有了心理阴影。终于有一次,当我走下讲台扫视黑板,发现自己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时,彻底崩溃了。下课后,我递给水哥一张字条:“老师,请您再也不要叫我上讲台做题了。”字条递给水哥之后,我就趴在桌上装睡,没有看他的表情。

10分鐘课间休息之后,还是数学课。我忐忑不安地听着课,看不出我的字条引起了什么反应。水哥讲完例题,开始巡视教室,看样子又要叫人上讲台做题了。忽然,水哥说:“有的同学,我让她上讲台做题,她以为我在整她。这样的同学,可以跟我说,我以后就不整你了。”我的眼睛立刻湿润了,水哥深深的失望和对我的误解让我无法自已。那一节课剩下的时间,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水哥出了教室,我几乎想都没想,立刻跟上去,结结巴巴地说:“宋老师,我没觉得你在整我……我是觉得我一直做错,让你太失望了……”他说:“没事。”摆摆手没再说什么。

下一节数学课又来了,叫人上讲台做题的时刻如约而至。水哥还像往常一样从讲台上走下来,面无表情地对我把头一点,说:“朱欢尘,上讲台做题。”那个瞬间我的激动难以言喻,在旁人看来这不过是我的又一次出丑,但这轻轻一点头的意义之重大,只有我自己知道。

若没记错,那一次我好像还是做错了。但我不再紧张,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做错了,他也不会放弃我。后来,不记得具体是在哪个时刻,那个“逢上讲台必错”的魔咒,竟然解除了。我在这样一次次的磨炼中学会了细心,很少再犯低级错误。上讲台做题不再是我的梦魇,而成为一种乐趣。我的数学成绩,也渐渐提高了。

若子摘自《读者·校园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