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猫咪的花式送礼

2019-06-30 23:24:46 意林绘阅读2019年6期

疏影清浅

喵咪:猫是一种非常神奇的动物,有时候高冷得出奇,有时候又蠢萌得可以。很多人自称“猫奴”,是一种调侃也是种对猫的喜爱,毕竟像猫这样可爱的小动物,拥有什么“特技”都是不足为奇的。

前段时间看到一组照片,非常感动。说一个女孩搬到一个新的地点,邻居的狸花猫经常过来拜访,向她索要食物还求抚摸。

一天早晨,她看到门口一地的花朵,心里想,肯定是风刮来的吧。没想到,一天她看到那只猫口里衔着一朵花,到她家门口放下,转身走了,过了一会儿,又叼来一朵花,继续放在她家门口。

宫崎骏有一部动画叫《猫的报恩》,女儿执着地将这部片子看了十几遍。那是一部很有治愈系的片子,一如宫崎骏的风格,温暖怀旧。动画片里的猫男爵和小春姑娘一起跳舞的情节,总是萦绕不去。

小时候我养过一只狸猫,很野的那种,它只有吃饭睡觉才回家,其他的时间都在外头。它不走寻常路,经常从我书桌前的那扇窗户进出。夏天它出入自由,因为纱窗被它抠了个洞,就从小洞里出来进去畅通无阻。冬天可就惨了,每天傍晚时分,它把鼻子贴在玻璃上,渴望着我给它打开窗户。那委屈的小脸蛋,和被玻璃挤得扁扁的鼻子,总让我忍俊不禁,给我繁重的学业带来了无比的乐趣。

有貓敲窗,是我每天晚上的期待,一打开窗,凛冽的寒风夹枪带棒地冲进来,那猫灵巧地一纵身稳稳地落在我的桌面上,惬意地舔舔爪。

它经常会给我带来一些小礼物。有一次,它叼着一只被它咬得烂乎乎的老鼠,放在我跟前,吓得我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吱哇乱叫。有时候带来一只扑棱着翅膀的麻雀。麻雀在地上垂死挣扎,它用小爪将麻雀拨过来又拨过去,很傲娇地看着我,瞧!我给你带回来的好东西。

女儿说她同学家养的猫更绝,准确地说并非原住猫,是一只野公猫被他们家收留。他们家住在二层,那猫仿佛武林高手般飞檐走壁,顺着雨水管爬到二楼的防护栏,破窗而入。这只猫,是个送礼的高手。它经常带回自己的女朋友,并且经常换,有各种花色的小母猫。有一次猫叼着一只白鸡回来,是一只半大的小母鸡,刚长出翅膀上的硬羽,在猫食盆里混吃混喝,居然还长大了,下了几个鸡蛋。这只猫对带翅膀的东西充满谜之趣味。有一次,它带回来一只鹦鹉。鹦鹉是那种普通的虎皮鹦鹉,不知是从哪个笼里逃出来,被猫擒获。猫不知是怎样叼着它爬上了二楼的,这只鹦鹉命大得很,被猫这样叼着,居然全须全尾,一点儿也没有受伤。鹦鹉进得门来比猫还大爷,直接站在猫食盆前吃猫粮。猫很得意地站在一边,乐滋滋地看这只鹦鹉享用它的食物。鹦鹉被这只猫宠着,渐渐成了猫的主子,经常站在猫头上拉屎,猫侧卧着眯着眼睛,很享受这个过程。

同事说他家的邻居住在八层,收养了一只流浪猫。那只黄色的猫非常聪明和神奇。它居然会乘坐电梯,如果电梯没停到八楼,它不下来,直到八楼的电梯门打开。每天进进出出,像人一样,早出晚归。虽然是野猫,它更愿意陪伴主人,不抗拒遛猫绳的束缚,跟着主人遛弯,成为住宅小区里一道最有趣的风景。有谁见过猫像狗一样乖乖跟随着主人?光是这种艳羡,就是猫咪送的一份厚礼。

田晓丽摘自微信公众号“心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