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给钥匙,不给锁

2019-06-30 23:24:46 意林绘阅读2019年6期

阅读分享:不少同学肯定都面临过这两个问题,“我们知道读书很重要,但提不起兴趣”“明知偏科不好,但真的学不进去”。原因很可能是你缺了一把锁,以至于对学科的知识没兴趣、没好奇心。郝景芳老师举了我们很熟悉的压强为例,但鲜少有老师或同学会把压强跟不小心被纸划伤的伤口联系到一起。背公式当然重要,成绩也很重要,但有了好奇心,学习或许会更轻松快乐。(特约教师:福建省泉州市泉港五中 刘江平)

我们这么多年的学习,都是“只给钥匙,不给锁”的学习。

回想我们上学时,学一个科学知识,顺序一般是:讲述一个概念,给出定义公式,熟悉应用场景,反复练习使用,记住。例如学习压强。概念是“物体所受的压力与受力面积之比叫作压强”,单位是“牛顿/平方米”,公式是P=F/S,应用场景是计算大气压汞柱高度,反复做题,考试。

这样几乎不会引起兴趣,因为其中没有疑问。没有疑问就没有好奇,没有好奇就没有兴趣。兴趣是从哪儿来的呢?不外乎是有个想知道答案的问题。让人有兴趣的方式又该怎么讲呢?

还是以压强为例。我们在生活中经常会不小心被纸划破,举着划破的手指和纸,就可以问一问孩子:“咦,人为什么会被纸划破呢?纸这么软,又不是刀子,怎么会被纸划破呢?你相信人会被纸划破吗?”小孩子很可能会表示惊讶:“不会吧?”

这时候就可以思考,到底是什么力量划破了皮肤?对比刀片和纸后就可以猜想,也许起关键作用的不是材质,而是锐利,也就是薄。于是可以猜想,当力量非常集中,透过很薄的面传过来,那就可以有很大的杀伤力。这时候再引入压强这个概念,面积越小,压强越大。因为纸薄,哪怕力量弱,也很有杀伤力。

这是在生活中给四岁孩子讲压强的真实案例,实践证明,孩子很感兴趣。

“为什么人会被纸划破呢?”这就是一把锁,有了锁,有了开锁的过程,才有钥匙的意义。如果我们学习的所有知识,酸碱中和、汉谟拉比法典、齒轮与皮带,都是给一把锁,知识作为钥匙出现,一切都可以是有意思的。

为什么是这样呢?为什么知识需要一把锁呢?这涉及我们人类根深蒂固的心智结构:我们会被什么事物吸引。在《一千零一夜》里,反复会出现的一个情境:有一扇不允许打开的门,门里有秘密,但最终总是被打开,各种奇遇和灾祸也总是伴随而来,为什么会这么写?因为人类永不遏止的好奇心,是值得我们反复思考的事情。

吸引我们的可能是一扇不让你打开的门,可能是一个谜语,可能是玩游戏的一关,可能是报纸上的填字游戏,可能是男女朋友手机上一则模糊的短信,可能是一集留下悬念的口水电视剧,可能是小说里主人公的身世之谜,可能是语言的起源,可能是黎曼猜想。

科学家发现,婴幼儿从三四个月大,就开始对没见过的场面和盖住的盒子感兴趣,这是人类好奇心的最早展现。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上百万年基因选择的结果。在生死存亡的大草原上,对未知之谜不够警醒的基因,都已经被吃掉了。

我们每一天都在被锁吸引,并且渴望钥匙。这就是我们爱看武侠小说,不爱上学的原因。武侠小说里每一本都会抛出秘籍和身世之谜,而上学却只是背答案。

王传生摘自微信公众号“睛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