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节冒冷汗的戏剧课

2019-06-30 23:24:46 意林绘阅读2019年6期

周晓

二梦说:互联网的运用,使得现代人的沟通交流减少,愈来愈多的人患上“社恐自闭症”,害怕与陌生人交流接触,害怕陌生环境,等等。但其实只要我们放下手机,打开自己的心门,去接纳环境,接纳身边的人,大胆去交流,释放自我,就一定会乐在其中。

本着“这门课看起来学分特别好拿”的原则,我笃定地按下了选修戏剧课的确认键。迈着轻快的步伐,我来到表演厅。看到老师正积极地张罗着大伙来到开阔的活动室围成圈时,我忽然意识到这堂课内容似乎与课题名称“世界经典戏剧观摩”不太相符——它要求我们参与其中。

在大脑识别了这一重要信息后,我的身体做出了反应。是的,上了一年大学,习惯了在熙熙攘攘的大课室里,做一名安静的观众看着台上的老师表演,我根本不习惯成为一名参与者。我开始本能地拒接——手心冒汗,心跳加速,呼吸急促。

“来,大家拉起手围成一个圈吧。”“男生女生交叉站啊,别分成男半球女半球啦。”老师轻松地布置了一项项任务,对于幼儿园的小朋友来说都很容易。但是,作为一个大学生,完成这几个动作是多么困难啊!我感到自己是一個常年躲在黑暗里窥探光明世界的人,忽然被别人推了一把,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所有人都开始犹豫不决。

围成圈?为什么没人带头?那我要不要移动?会不会很突兀?人群开始像一堆蠕虫一样蠕动,扭扭捏捏,圈终于围好了。牵手?上了高中之后,我还与何人有过任何“肌肤之亲”吗?我上一次拥抱母亲是什么时候?我上一次挽着父亲的手臂是多久前?我跟陌生人握过手吗?现在要我和身旁素不相识的异性牵手?“不!”我在心里呐喊,仿佛一个自闭症小孩。理智让我的大脑发送了信号给感受器,我最终缓缓地抬起手。旁边充满朝气的男生对我笑了笑,一把握住了我。刹那间,有一道电流通过我的全身。此时的我,却像是一只奓了毛的猫咪,被不知道什么安抚了,渐渐变得温顺。

嗯,我的心开始不那么慌了。好像做出点改变,和世界进行接触,也不这么难了!

下一秒,我被打脸了。非常难!因为接下来老师说:“接下来3小时里,手机要锁在小黑屋里。”自从上了大学,除了洗澡睡觉,几乎手机不离手,现代人不都这样吗?我真的打心眼里认定自己不可能离开手机3小时的。我心里发毛,忽然意识到这跟瘾君子好像没有什么区别。

在接下来的3小时里,我的专注度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集中。到底集中到什么程度?高考的时候,最紧张的理综考试上,我也不能说是所有时间都精神集中。然而,在这3个小时里,谁说过什么话,脸上的表情,肢体的动作,我是一点也没落下,尽收眼底。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老师说:“玩几个热身的小游戏,谁出错了,反应慢了,就学狗撒尿。”好一个狗撒尿,我一个女孩子形象何存?好一个热身游戏,玩完以后冒了一身冷汗。

3个小时结束,我还沉浸在课堂缓不过神来。我惊讶于自己的接受能力,3小时内我从害怕交流,害怕接触,害怕陌生环境,害怕犯错,迅速成长为可以随意交流,自然接触,肆意在地上打滚加模仿狗撒尿……忽然间意识到,这应该就是大家常说的戏剧的魅力吧!完全专注,完全沉浸,完全释放自我……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生活态度。

我,一个“现代式社恐自闭”人,在一节戏剧课上,痊愈了。

秋水长天摘自《三联生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