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卡拉:日落西山的支付巨头

2019-07-10 04:24:34 股市动态分析 2019年15期

杨阳

拉卡拉支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拉卡拉”)近日成功过会,公司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01万股,计划募集资金20亿元,投向第三方支付产业升级项目。

此次并非是拉卡拉首次冲击A股市场,从2016年起,拉卡拉就开始了上市之旅,曾试图曲线借壳上市,但过程并不顺利。虽然如今拉卡拉已经成功过会,但股市动态分析周刊记者通过研读其招股说明书,发现存在不少瑕疵,投资者需高度警惕。首先,公司治理在A股上市公司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然而拉卡拉却声称没有实际控制人,从其股权结构来看,存在一定隐忧。此外,一般投资者都明显感觉到,拉卡拉正在我们身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微信和支付宝的蓬勃发展,拉卡拉能否通过此次上市完成转型升级从而东山再起存在极大变数。

被遗忘的支付巨头

拉卡拉对于70后和80后耳熟能详,但在90后和00后的世界中却已逐渐消失,甚至有人闻所未闻。事实上,拉卡拉才是移动支付领域的先驱,在20世纪中叶,拉卡拉被市场认为是下一个风口的领军者,是国内最大的线下便民支付服务商之一。然而时过境迁,随着网络支付技术的普及,微信和支付宝的强势崛起,拉卡拉的移动支付市场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仍以53.71%的市场份额占据移动支付头名,微信支付以38.82%排名第二,两者合计牢牢把持92.53%的市场份额。可以预见的是,后续移动支付仍将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微信和支付宝的市场地位难以受到挑战,个人刷卡消费业务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随着市场份额的不断缩水,这个工具型产品可能被也会渐渐失去自己在商家方面的利用价值,甚至面临技术被淘汰的可能。数据上看,2016年至2018年度,拉卡拉个人支付收入分别为13205.18万元、9487.95万元和10788.58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16%、3.41%和1.90%,呈直线下滑的态势。

大部分人都能明显感觉到,拉卡拉在我们身边逐渐消失。数据上看,过去拉卡拉在全国连锁便利店等地铺设50多万台便民自助终端。而今,根据招股书,拉卡拉的个人支付业务在全国371个城市的便利店内铺设近10万台自助支付终端,出现大幅缩减。拉卡拉已经开始逐渐掉队,其他对手的跟进让它在POS机方面的优势也变得越来越小,加之最近几年来,监管对第三方支付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也在逐渐加强,拉卡拉更是成为被罚常客。遗憾的是,对于后续是否有能力扭转这一不利局面的问题,拉卡拉并未对股市动态分析周刊记者发出的采访提纲作相关回复。

拉卡拉的金融增值业务非常赚钱,然而公司不得不“放弃”这块业务。为了更加符合上市条件,拉卡拉在上市前夕剥离了近10家具有争议的主营增值金融业务的子公司,受此影响,公司毛利率下降近三十个百分点。但是,拉卡拉却依然向关联方拆出巨额资金进行商业保理服务,此外还向公司高管拆出资金收取高额利息,这和剥离出去的子公司所经营的业务并无差异。分析来看,这无疑已经触及公司内部控制制度的监控范围,让市场怀疑公司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完善且有效执行。个人支付业务日落西山,金融增值业务剥离出去,作为拉卡拉仅有的支柱业务,收单业务的毛利率却在逐年下降。2013-2018年,拉卡拉收单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90.29%、69.01%、61.52%、65.47%、55.4%、42.24%,情况十分不乐观。虽然此次拉卡拉成功上市对融资能力的提升大有帮助,但摆在拉卡拉面前的,是前有两大巨头压制,后有各路追兵的不利局面,拉卡拉后续要走的路必将布满荆棘。

谁的拉卡拉

孙陶然是拉卡拉的创始人兼最核心高管。在创办拉卡拉之前,他曾因其在四达集团、蓝色光标、恒基伟业等公司的辉煌履历而被外界盛赞为“创业教父”,并著有畅销书《创业36条军规》。然而,从股权结构来看,孙陶然仅持股7.72%。如果加上其弟孙浩然6.34%的股份,兄弟二人合计持有拉卡拉约14.06%股权,与大股东联想控股31.38%的持股比例相去甚远。

根据招股说明书,拉卡拉表示公司并无实际控制人,联想控股也一直对外宣称,对拉卡拉“仅为财务性投资入股,以获取投资收益为目的,不单独或联合谋求对公司的控制”。纵然2012至2013年对拉卡拉的持股比例高达56.13%,联想控股仍认为“并无控制权”。

这种似是而非的表述不仅让市场感到担忧,发审委对此也是高度关注并进行问询,提到若认定无实际控制人,是否会对公司治理、管理层决策及股权的稳定性带来不利影响;若存在该不利影响,公司如何进行管理。

更重要的是,一旦拉卡拉选择在A股上市,则需要接受同股同权的制度。考虑到孙陶然持有的股份较少,倘若后续联想集团和孙陶然间发生矛盾,想必将引发管理层的动荡,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许多企业正是考虑到这一因素所以选择在A股以外的市场上市。拉卡拉在上市前是否有对表决权作额外协定,倘若没有。拉卡拉是否有应对措施解决大股东和决策人孙陶然之間潜在的冲突,这都成为拉卡拉后续经营上存在的隐忧。在A股日益重视上市企业公司治理环节的今天,拉卡拉的实际控制人问题注定受到市场的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