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规划:业务增长堪忧恐存利益输送

2019-07-10 04:24:34 股市动态分析 2019年15期

林蔓

苏州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规划”)在2019年4月第二次提交了创业板公开发行股票上市的申请。根据苏州规划的招股书,公司此次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200万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2.7亿元,将投资于城乡规划创意设计与研究中心建设项目、营销网络及设计专业化项目。然而4月11日上会的5家IPO企业中,苏州规划成唯一被否的一家。公司在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在江苏省内与同业相比竞争优势、2019年是否存在业绩下滑等问题被发审委重点关注。此前股市动态分析周刊也针对苏州规划在江苏省内竞争力、受宏观经济影响业务是否具有可持续性等问题发送了采访提纲,但并未得到回复。

虽然苏州规划此次IPO被否,但不排除后续仍有继续申报可能,因此对于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投资者仍需留意。首先苏州规划以规划和工程设计业务为主,在经济下行背景下,固定投资下滑、房地產行业长期调控以及政府预算缩紧等恐会对公司业务开展和业绩增长造成不利影响;其次,苏州规划收入过于依赖江苏省内业务,且省内竞争也异常激烈,若公司不积极拓展省外业务,公司未来业绩增长的可持续性令人存疑;最后,公司与中衡设计的关系复杂,存在业务开展上依赖中衡设计、甚至是利益输送的嫌疑。

业务恐受宏观经济不利影响

虽然近年来苏州规划的业绩稳步增长,2015年、2016年、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3亿元、1.7亿元、2.2亿元,近两年增幅分别为27.94%和27.40%;净利润也从2015年的2498万元增长到2017年的5313万元。但过去增长不代表未来也能保持同样的增速。

苏州规划的主营业务为规划设计与工程设计服务,隶属于工程技术服务行业,行业发展与国民经济运行状况、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特别是基础设施及房地产投资规模等宏观因素密切相关。众所周知,2018年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大幅下滑、房地产行业也越过景气高点进入下行周期、政府机构改革、公共预算紧缩。这对整个建筑设计行业的业务增长、盈利能力将造成不利影响,苏州规划也不能幸免。苏州规划此次公布的招股书中尚未披露2018年业绩,在去年的经济形势下,公司的业务恐已经受到波及。此外,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公司募资2.7亿元用于城乡规划创意设计与研究中心建设项目和营销网络及设计专业化项目,此举逆势扩张也存在盲目之嫌。

过度依赖省内业务业绩增长堪忧

苏州规划的业务区域集中,高度依赖江苏省内业务。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公司来自江苏地区的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51%、83.15%和80.26%。同时江苏省内同类优质企业还有启迪设计、中衡设计、苏交科、中设集团等,一旦江苏省内固定资产投资规模放缓,省内各企业问竞争加剧,公司来自江苏省的业务收入增速将放缓或下降,并直接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增速放缓或下降。

对比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省内业务或第一大区域分部的收入占比情况(如图一),2015年和2016年度苏州规划的业务集中度相比其他企业总体偏高,2015年仅次于中衡设计、2016年仅次于启迪设计,公司的收入结构对业绩的稳定性非常不利。若苏州规划不扩张省外业务以丰富收入结构,同时在江苏省内也没有独特的竞争优势,如何在高度依赖省内业务的情况下仍在省内的激烈竞争中保持优势地位、进而保持稳定的业绩增长将是公司未来面临的难题。

证监会发审委反馈意见中也对苏州规划“目前以区域性规划设计业务为主的态势,公司全国同行业相比的行业竞争优势和核心竞争力,区域外市场竞争可能面临的挑战和不足”等问题提出疑问。

与中衡设计关系复杂恐存利益输送

首先,苏州规划与中衡设计在2013年共同出资成立园区规划院,公司和中衡设计出资比例分别为49%、51%。其次,2016年11月,中衡设计收购了华造建筑65%股权,而华造建筑为苏州规划的供应商,2016年和2017年公司对其采购金额分别为670万元和216万元,占公司劳务支出采购金额的比例达到20%和5.8%,2016年和2017年公司对华造建筑的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759.22万元、2430.32万元。此外,公司历年前二十大客户、供应商中存在与中衡设计客户、供应商重叠的情形。2015年、2016年、2017年公司对与中衡设计重叠客户的交易合计11笔,销售金额合计为1873万元、2235万元、1788万元,占公司销售收入比例分别为14%、13%、8%。在供应商中,2015-2017年公司向重叠供应商采购金额分别为86.88万元、106.11万元和85.17万元,占发行人采购总额的比重分别为3.35%、2.59%和1.83%。

可以看到苏州规划与中衡设计不仅共同出资设立企业,还向中衡设计子公司采购劳务,同时还在客户和供应商上存在重叠情形。虽然2017年公司与上述情况涉及的企业的交易金额有所减少,但各项加起来对公司的影响比例仍然不低。二者这样复杂的关系不禁让人怀疑苏州规划在业务、技术、资金、机构、资产等方面对中衡设计存在依赖,上述供应商、客户与苏州规划及中衡设计,其主要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管人员之间可能存在关联关系,或者苏州规划股东及其近亲属可能在上述供应商、客户以及中衡设计任职,从而使得苏州规划与上述其他公司之间建立了亲密关系。甚至苏州规划和中衡设计之间可能存在通过重叠供应商或客户进行利益输送情形。如此“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对身在公司之外、对公司经营不甚了解的中小投资者而言。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尤为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