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亲密的朋友

2019-07-10 01:22:58 科学大众·小诺贝尔2019年5期

李云

皎洁的月光从树枝的缝隙洒了进来,照在了一片碗大的叶子上。叶子上停歇着8只小昆虫,其中一只的体形较大点。

“孩子们,你们最亲密的朋友是谁呀?”那只较大的昆虫是其他7只小昆虫的妈妈,她亲切地问道。

“我们最亲密的朋友是妈妈。”一只小昆虫立即说道,其他几只也随即跟着附和。

“不是的。”昆虫妈妈微笑着摇摇头,“我们最亲密的朋友是渐狭叶烟草。每次有了好吃的,它们都会主动通知我们,而且只通知我们。”

“妈妈,我们都还没见过您说的这位最亲密的朋友呢!它们为啥只通知我们呢?”另一只小昆虫问。

“因为我们是长蝽呀!有机会妈妈带你们见识见识这位最亲密的朋友。今天时间不早了,孩子们,我们休息吧。”

小長蝽们很听话,都乖乖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孩子们,快醒醒,我们的美食来了,我们最亲密的朋友来通知我们啦!”第二天早上,小长蝽们还没睡醒呢,长蝽妈妈就叫了起来。

一听妈妈这样叫,小长蝽们都兴奋地睁开了眼,边四处寻觅边问:“妈妈,美食在哪儿呢?”

长蝽妈妈用鼻子使劲闻了闻,似乎在确定美食的方向,然后自信地说:“走,跟着妈妈去吃早餐啦!”说着,就抖动翅膀飞了起来,其他小长蝽也一只只跟着妈妈飞了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飞行,长蝽妈妈带着小长蝽们飞到了一片枝繁叶茂的灌木前。看着还在发愣的孩子们,长蝽妈妈高兴地说:“这就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渐狭叶烟草。妈妈刚才就是从空气中接到它们发出的通知。去吧,我们的美食是烟草天蛾的幼虫。”

听了妈妈笃定的话语,小长蝽们不再发愣了,迫不及待地飞过去,美餐了一顿。还果真是一种幼虫,至于是不是妈妈所说的烟草天蛾的幼虫,它们可顾不上分辨哟。不过,它们把它们最亲密的朋友的长相可牢牢地记在心间了。

美餐过后,小长蝽们向渐狭叶烟草连连说“谢谢”。一阵风儿吹来,渐狭叶烟草的叶子沙沙地响起,它们似乎在说:“不用谢,因为我们是最亲密的朋友。”

“妈妈,您说的这渐狭叶烟草还真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呢!”

“妈妈,它们啥时再通知我们呀?我还想再吃呢!”

“妈妈,我也还想再吃呢!”

......

返回的途中,听着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长蝽妈妈满意地笑了。

三天后的下午,小长蝽们都闻到了空气中飘浮着一种它们最痴迷的味道,可它们鼻子的实战经验不足,无法断定这味道来之何方。于是,它们都来找妈妈了。

“妈妈,这是不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送来的通知呀?”一只小长蝽问。

长蝽妈妈深深呼吸了两次,略加思索后说:“孩子们,这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送来的通知,这次的美食是刚孵化出来的天蛾毛毛虫。”

听妈妈这么一说,小长蝽们高兴得拍起手来:“妈妈,我们快出发吧!”

“孩子们,吃美餐去咯!”长蝽妈妈叫了一身,振翅飞了起来。小长蝽们一只只跟在妈妈的后面,欢快地去找它们最亲密的朋友了。

知识小窗

渐狭叶烟草生长在美国犹他州的原始森林里,只要天蛾幼虫咬破它的叶子,其叶子会释放出一种长蝽喜欢的味道,从而招来长蝽吃掉天蛾幼虫。孵化出的天蛾毛毛虫噬咬它的叶子时,其叶子会专门分泌出一种甜甜的黏液供它们享用,而它们的身体也因噬咬下这种黏液的叶子而很快会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招来长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