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之怒:一把椅子惹出的俄格冲突

2019-07-11 02:40:17 看天下2019年18期

艾兰

2014年6月,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民众庆祝格鲁吉亚与欧盟签署联系国协定,时任总统马尔格维拉什维利(左一)出席活动(@视觉中国 图)

俄罗斯总统普京突然下了狠手,6月21日深夜他签发命令,主要内容有三点:1.断航,从7月8日,禁止俄罗斯航空公司运送俄公民至格鲁吉亚;2.撤侨,为在格鲁吉亚的俄罗斯人回国提供帮助;3.禁游,旅行社不要再组织俄罗斯人前往格鲁吉亚旅游。

令普总统大动肝火的,是前一天格鲁吉亚骤然爆发的大规模反俄游行示威。

6月20日晚,格首都第比利斯的魯斯塔韦利大道上,抗议者呼喊着反对俄罗斯的口号,一些人还手持着被点燃的普京画像。在议会大厦前,示威者和警方形成对峙。

很快,事情朝着暴力方向发展。一些抗议者向警方投掷装有水、石子等的瓶子、警方用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高压水枪驱散人群。

一切都发生得很迅疾。

抗议第二天,格议长伊拉克利·科巴希泽宣布下台,但抗议者继续着抗议,他们提出更多诉求,称要抗议至议会解散。再晚些时候,普京给出了俄罗斯方的回应。

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十余年后,反俄示威,令长期处于低谷中的俄格关系再添紧张,也让格鲁吉亚政坛内斗进一步恶化。

而这,都要从一把椅子说起。

“不会忍受”

格鲁吉亚人主要信奉东正教。6月20日,东正教议会论坛在格鲁吉亚议会大厦里举行第26届全体会议——该跨国宗教机构旨在加强东正教议员之间的联系。

这一天,同为东正教国家的俄罗斯,由俄国家杜马议员、东正教议会大会主席谢尔盖·加夫里洛夫率团与会并发言。

问题出在此时——他用自己的母语俄语发言,坐的是格议长科巴希泽的座位。

这一下子触动了格鲁吉亚人心底那根敏感的神经,在他们看来这是“鸠占鹊巢”的行为,而且,在格鲁吉亚意欲独立的两个地区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目前仍有俄罗斯驻军。

“格鲁吉亚梦想党(执政党)邀请俄罗斯占领者来这里,坐到我们议长的椅子上。”议会反对派艾莉娜·克什塔莉亚说,“这是扇了格鲁吉亚历史一记耳光。”

可以说,“新仇加旧恨”,上万格鲁吉亚人蜂拥至首都的中央大道鲁斯塔韦利大道。

“亲爱的侵略者,我们不欢迎你们。”抗议者举着这样的标语,行进在街头,在他们看来,俄罗斯是“侵略者”。抗议者大喊着要求执政党高官、议长等官员辞职。

和平抗议很快演变成暴力冲突。不巧的是,刚好回家途中的18岁女子玛丽亚·戈穆里被橡皮子弹打中,不幸失去了一只眼睛。

据《外交政策》报道,包括抗议者和警察在内有约240人受伤,超过300人被拘捕。

即便如此,接下来几天,抗议人群并未散去。

6月22日凌晨,27岁的芭莎鲁丽坐在马路中央,朋友们也在她身边。“一天不放人,我们就在街上抗议一天,我们的很多朋友被逮捕了。”她举着梦想党创始人及其主席毕齐纳·伊万尼什维利照片,以示反对。

除了已达成的让议长辞职的诉求,抗议者连续几个晚上,要求内政部长在内的高官辞职、释放被捕者、惩罚警方暴力行为、提早举行选举等。

面对民众的愤怒,各方开始“甩锅”。总统萨洛梅·祖拉比什维利称俄罗斯为“敌人、侵占者”,还暗示莫斯科挑起了这次抗议活动。他在Facebook上说,搞秘密活动“比公开的侵犯还要危险”。

前代总统妮诺·布尔贾纳泽则指责“政府的无能是灾难性的,让国家陷入严重危机中”,这位亲俄的、格鲁吉亚首位女代总统指出,2008年南奥塞梯战争后,“俄格关系是格鲁吉亚社会非常敏感的问题”。

“每年8月8日,伤口就会疼”

现总统口中的“公开的侵犯”、抗议者标语上的“侵略者”,都指向的都是前代总统所说的“敏感问题”,那是已植入格鲁吉亚人心中近11年的痛。

2008年8月,时任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下令对谋求分裂独立的南奥塞梯采取军事行动,攻占其首府茨欣瓦利。次日,俄罗斯以保护其国民为由,出兵越过国际边界,进入南奥塞梯地区与格鲁吉亚军队激战,仅几天时间,格鲁吉亚败下阵来。最终,双方签署停火协议,终止了冲突。

然而,没有硝烟的冲突还在延续。

当年8月26日,时任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是“独立国家”。

这立时引发美国、德国等的一致反对。格鲁吉亚更是和俄罗斯断交,两国关系跌至冰点。

2012年上台的格鲁吉亚梦想党想要恢复与俄罗斯关系,一个重要原因是经济,俄罗斯是格鲁吉亚重要的出口贸易国,尤其是酒、农作物等,到格鲁吉亚旅游的俄罗斯人也越来越多,若能解除此前的经济封锁,定能给格鲁吉亚带来发展。

2012年12月,俄格双方才有了南奥塞梯战争后第一次正式双边会谈。矿泉水和红酒禁令于2013年解除。据估计,2018年,格鲁吉亚出口到俄罗斯的红酒达5000万瓶,有140万俄罗斯人到格鲁吉亚观光,而旅游业收入占格鲁吉亚GDP的8%。

2018年,俄总理梅德韦杰夫称,在经济、旅游方面的交往,可能会最终带动政治关系的正常化,恢复双边对话。

然而,格鲁吉亚与俄罗斯恢复正常关系,面临着两条红线:对格鲁吉亚方来说,他们希望能自由选择盟友,今年1月格总理马穆卡·巴赫塔泽表达自己的宏伟志向,称要让格鲁吉亚成为该地区的“经济、贸易、金融、旅游、物流、教育中心”,因此致力于成为欧盟、北约成员;而俄罗斯方面则没有意愿撤销对两个独立地区的承认。

南奥塞梯战争的耻辱更是格鲁吉亚民众心中难以磨灭的记忆,哪怕普通人也因两国经济往来而受益,但那敌不过他们对俄罗斯的怒火。《外交政策》报道,2018年的调查显示,85%格鲁吉亚人认为俄罗斯是“政治威胁”。2019年1月美国智库国家民主研究院发布的民调数据显示,78%的格鲁吉亚人支持加入北约。

“每年8月8日,伤口就会疼。”十多年前经历了战争、失去了很多战友的吉噶·齐查拉泽说。

2018年战争十周年时一位参与抗议的格鲁吉亚人说:“时间无法治愈占领带来的痛苦。”

俄罗斯在闹独立的两个地区的做法,让格鲁吉亚人心中积累着不满。

在南奥塞梯接近格鲁吉亚边境地区被毁的村庄,一块广告牌上显示着哭泣的小孩,标注着2008年8月8日——格鲁吉亚出兵这里的日子。

除了战争纪念外,南奥塞梯随处可见俄罗斯的影子:俄罗斯军车很常见;一座山上打出“感谢你俄罗斯”字样;新建大楼上会挂着这样的纪念匾:“在俄罗斯联邦资助下建成”……

鲁斯塔韦利大道是主角

“与俄罗斯关系是此次危机的引爆因素,而并非起因。”智库卡内基欧洲的高级研究员托马斯对《纽约时报》说,“起因是格鲁吉亚两极化的国内政治,反对派利用俄罗斯这张牌来责难政府。”

《德国之声》称,格鲁吉亚主要政党在经济、社会等方面立场差别不大,他们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对俄罗斯态度。

多年来,亲西方的萨卡什维利及其支持者一直指责梦想党政府把格鲁吉亚出卖给俄罗斯,不过,在选举中他们没能说服选民。这次,他聚集一群格鲁吉亚忠实追随者,呼吁警方违抗命令,让执政党大为光火。

抗议中,很多抗议者的诉求是希望执政党高官下台,甚至要抗议到议会解散。而执政党正面临噩梦:今年5月最新数据显示,只有21%的格鲁吉亚人支持执政党,同时,反对党伺机而动。

民众越来越抱怨政治精英。曾经被格鲁吉亚人当成“救世主”的执政党梦想党主席伊万尼什维利,已变为不受欢迎的政客。“玫瑰革命”后上台的萨卡什维利曾以压倒优势当选,但任上抗议活动频繁。

2018年8月,俄羅斯莫斯科,总统普京(右)欢迎到访的格鲁吉亚阿布哈兹自治共和国领导人哈基姆巴(@视觉中国 图)

甚至《经济学人》形容,格鲁吉亚就像是一个演技高超的演员,可在不下台的情况下,快速换上另一副面孔。2011年5月25日,格鲁吉亚露出丑陋嘴脸:在前议长、前代总统妮诺·布尔贾纳泽带领下,数百挥着大棒的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使用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冲散示威者。而第二天,同样在鲁斯塔韦利大道上,格鲁吉亚又是另一副面孔:庆祝国家独立日,前一日的混乱全然不见,人们漫步在大道上,商贩售卖冰淇淋,士兵和女孩们合影。两天后,数千格鲁吉亚人来到这条大道上。

《莫斯科时报》分析称,格鲁吉亚政治分裂现状,使得没有哪位政客能带动全国民意,而他们又都不团结在一起。

甚至总理和总统之间、党内成员都无法保持团结。

2018年3月,时任格鲁吉亚总理克维里卡什维利主张与俄罗斯恢复对话,缓和关系,

同年5月,格总统马尔格韦拉什维利抨击政府政策,敦促后者在与俄罗斯关系上采取“战略耐心政策”。《纽约时报》称,总统和总理二人经常公开表达相左意见,比如2016年议会选举期间,总统指责政府垄断权力。

最后,2018年6月,一系列反政府抗议后,总理辞职,其自称是“与执政党领导有一些分歧”,执政党领袖即当年5月回归政治的伊万尼什维利。

同时,政府公信度下降有关。2018年12月的国家民主研究院民调显示,只有29%格鲁吉亚人认为国家正朝着正确方向走。民众想通过街头政治带来改变。

面对此种局面,应抗议者的要求,今次抗议持续4天后,伊万尼什维利宣布改革选举制度,2020年的议会选举将完全按照比例代表制。此外,取消获得5%的得票才能进议会的门槛。

十年前,格鲁吉亚作家奥蒂沙里亚写道:“没有新的政治文化、政权与社会脱节的情况下,人们的希望总是会落空,而我国政治历史上主要角色将是鲁斯塔韦利大道,而非格鲁吉亚政客。”

此次,不知是否有人能抢了鲁斯塔韦利大道的主角。

● 资料来源:BBC、《外交政策》、《德国之声》、《经济学人》、《莫斯科时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