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叫曲晓萍

2019-07-11 01:07:16 妇女之友 2019年6期

孙戈

我和曲晓萍对视了一下,都是莫名其妙的眼神,大家也愣了一下,随即有人喷他,乌鸦嘴!为什么?

大家都看着王东。王东噎住了,使劲把食道里的饭菜运动下去,眼泪都快出来了。他起身出去,随手拎起一个茶缸就喝,另一个同学大喊,我的!窜过去一把夺下来。屋里人哄笑开,王东只好回来,捋捋脖子说,室内练兵一致对外,先内讧了,什么原因,我不是没想好么?再说了,对面的美女不让我说!

大家又是一愣,王东对面是凌波,凌波的脸蛋儿一下子就红了。在这群人里她是安静的,若有所思的,见大家把目光都对准了她,才转回神,赶忙委屈似的申辩,我没有啊!大家一笑而过,都清楚王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晚上熄灯,寝室同学还在议论她们三个,议论谁最漂亮?一致觉得是凌波。誰最有气质,当然是曲晓萍,也有人说是程丽,王东就揭他的短,像你女朋友吧?

对了,左小平,你相中谁了?有人问我。我故意很平静,半天才说,没想好!

寝室里又乱了营,纷纷指责我身在福中不知福,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有人下了最后通牒,抓紧追,只争朝夕!这几个姑娘,哪个也留不住,没准下个学期就成了别人碗里的菜了!

能么?我心里盘算。不知道谁又和王东提起中午的话茬儿,左小平和曲晓萍咋就成不了一家?大家等着王东解释,他却打起了呼噜。

其实我刚来报到就去看过凌波,师大的校园永远比我们学校更有青春气息,更有活力,尤其见到凌波,我惊讶她的变化,亭亭玉立,略施粉黛,以前我觉得她像是泥土里拱出的嫩芽,淳朴鲜美,像是出水的芙蓉,落落大方。而那淡淡的装点,是嫩芽长大了,芙蓉被风轻抚,更加婀娜了。

凌波见到我很开心,她领我参观教学楼、图书馆,运动场,已经有很多人关注她这个大一新生了,见一个陌生的男生和她一起走,就有人指指点点。凌波像是习惯了,神态自若,一群体育系的学生拿着篮球和饭盆从体育馆出来,远远地在我俩背后尖叫、打口哨、胡乱嚷嚷着,我俩都没有理会,反而走得近些。那一刻我就决定,我必须追凌波了!

凌波冲我笑,满是自信。后来凌波在我寝室那委屈的申辩,恰恰是一种调皮和假装无辜,自然而然、恰到好处。她的一举一动,都自然得体,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我爱上了凌波,却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表白,我想找曲晓萍,我想她一定会帮我。

我和曲晓萍说了,她没有马上表态,看着远处。远处是教学楼,绿树成荫的小道上是一对对相互依偎、甜甜蜜蜜的恋人。她转回头,看着我,莞尔一笑,左小平,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我答应你了,去和凌波说。

没有太多的波折,我和凌波恋爱了。在两个学校之间频繁约会,压马路、看电影、吃夜宵,沉浸在热恋的浪漫和甜蜜之中。两所大学都有树林,都有幽静的小道,那是恋人们常去的地方,我和凌波就在那里徜徉、挽着胳膊,轻声细语。

程丽也处朋友了,叫李广明,是她师哥,家是哈尔滨的,刚刚毕业分到了大医院。大学不鼓励学生谈恋爱,但也没明确禁止,李广明领程丽回家让父母看,父母喜欢得不行。曲晓萍没有恋爱,但追求她的男生依然不少。有中学同学,财专的新生和高年级的学长,据说还有刚毕业留校的老师,曲晓萍都没同意。她爸爸调到省里工作了,家也搬了过来,她除了去学校上课,经常在家。

曲晓萍带我们到她家,她家很宽敞,有她单独的卧室。三个人进去很久,我和李广明在外间说话。出来时曲晓萍拎着双卡录音机,那时候流行邓丽君的歌曲,到处都放交谊舞曲和迪斯科,学校也经常请舞蹈老师来教跳舞,举办舞会。

曲晓萍选了一盘磁带,开始播放舞曲,欢快但并不剧烈的迪斯科。三个女生都随着音乐轻轻晃动,凌波和程丽跳,我不吃惊,看着曲晓萍舞动的身姿,我还是被惊到了。我印象中的曲晓萍是安静的,高傲的,神圣不可侵犯的,没想到她也会这个。我不认为迪斯科低俗,但我只学过交谊舞。曲晓萍跳迪斯科,我也想跳,但我不会,就剩下我还没有站起来扭动身体。

曲晓萍冲着我说,起来跳啊!我说不会。曲晓萍说,这有啥不会的?随着节奏蹦呗!她拉了我一把,我起来,跟着舞曲扭动。三个女生跳得更欢快了。

跳交际舞时,我和凌波、李广明和程丽先跳。曲晓萍就忙着添茶水,切水果。一曲结束,曲晓萍跟凌波说,借用左小平跳一曲,好不?凌波说好呀!

我挽着曲晓萍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地点着她的腰。曲晓萍的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微微地仰着脸,泛着红晕。她的眼睛还是那样清澈、明亮,嘴唇微微翘着,开心的样子。我俩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协调一致,偶尔说两句话,又沉浸在舞蹈之中。我想起那次从车站回来我驮她,她在我身后,怕掉下来,抓疼了我的腰,而她的腰,像棉花一样绵软。曲晓萍感觉出我的拘谨,她的鼻尖也有一点点细汗,但我俩的脚步和身姿相互配合,像是配合了很久的默契的舞伴。

和凌波跳,就自然许多。凌波顽皮,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和我贴得也近。她引导我转身、下腰、滑步,完成几组花样,即兴的多,但很完美,赢得大家的掌声。

曲姨曲叔回来了,难得曲叔下班这么早。曲姨在厨房忙活,凌波和程丽也挤进厨房帮着打下手,曲晓萍说妈你又多了两个姑娘,高兴不?曲姨说,咋不高兴?她在县里见过凌波和程丽,如今是女大十八变,就称赞,多漂亮的姑娘!曲晓萍故意噘着嘴,我就不漂亮呗!

这孩子!曲姨小声说,不光多了两个姑娘,还有俩姑爷呢!凌波和程丽脸红,曲晓萍轻轻地捶着妈妈,俩妹妹都不好意思了!曲姨不依不饶,啥时候你也能不好意思呀?

程丽说,大姐是挑呢!凌波说是呗。曲姨哼了一声,她呀!

曲叔喊我过去聊天,说厨房是女人的世界,他泡了西湖龙井给我和李广明喝,问一些学习工作的事。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