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述评:关税战令印美渐行渐远

2019-07-11 11:11:14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7月11日报道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网站7月5日发表题为《为什么特朗普想同印度进行贸易战?》的文章,作者为印度南亚政治与安全问题独立分析家苏达·拉马钱德兰。文章称,在近期于比什凯克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以及后来在G20峰会的间隙举行的三边会晤中,莫迪与中俄两国领导人讨论了协调三国战略的问题,目的是同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的单边主义作斗争。特朗普的贸易战似乎正在推动美国的对手携手合作。

印度普惠制被取消

日前,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在日本大阪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间隙进行会晤后,对美印之间发生全面贸易战的担心似乎已经消减。特朗普和莫迪同意指示他们的贸易官员很快进行会面,以找到办法解决一场不断升级的关税争执。

文章称,关税问题已经在两国引发关切。对特朗普来说,这算是一种让步。在大阪会晤的前一天,特朗普像往常一样在推特上表达他的不满。他写道:“印度多年来针对美国施加很高的关税,最近又进一步增加了关税。这是不可接受的。这些关税必须撤销!”

去年,两国之间出现了涉及贸易关税的紧张状态。当时,特朗普政府对印度等几个国家的输美钢铝提高了关税。然后,今年5月,特朗普取消了在美国“普遍优惠制”项目下印度享有的贸易特权。特朗普宣称,印度没有为美国商品提供对印度市场“公平、合理的准入”。2017年,印度是美国普惠制项目的最大受益者,共计57亿美元的输美产品享受免税待遇。印度在两周后进行了反击,对来自美国的28项进口商品提高关税。这些商品价值大约2.2亿美元。

多重施压印度受损

印度官员不明白,特朗普为什么要针对印度——全球贸易中一个相对较小的角色。他是在做给国内支持他的选民看吗?还是他要施加压力,以逼迫印度在两国存在分歧的贸易和其他问题上作出实际让步?

文章称,美国强烈反对印度的一些新规则,这些新规则要求将财务数据储存在印度服务器上。美国称这是一种非关税壁垒,并认为“会阻碍数字贸易流”。美国还逼迫印度拒绝中国电信巨头华为的5G技术。

特朗普政府还在逼迫印度放弃同俄罗斯的一项价值50亿美元的协议。该协议2018年签署,目的是购买俄罗斯先进的S-400导弹防御系统。特朗普政府威胁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制裁印度。华盛顿已经警告说,该协议还会对印度同美国的防务关系产生严重影响。

日前同蓬佩奥会面后,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宣布,在防务采购方面,印度将以国家利益为导向。莫迪在同特朗普的会谈中重申了这个立场。文章指出,但在这个问题上,印度的行为缺乏一致性。例如,印度似乎没有在同伊朗的关系中运用这个原则。相反,印度在很大程度上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并出于害怕继发性的美国制裁而减少了从伊朗的石油进口。

据悉,印度与伊朗有着长期的关系。伊朗一直是印度至关重要的原油供应国,并在印度的能源与经济安全方面扮演重要角色。新德里还有其他经济利益面临威胁,因为印度在伊朗投资了一些基础设施项目。

印度着手双管齐下

文章称,尽管特朗普和莫迪进行了会晤,但双方之间的冲突或许不容易很快得到解决。随着两国国内民族民粹主义崛起,两国政府都不希望被视为在打退堂鼓——美国政府尤其如此,因为特朗普准备明年再次竞选总统。

一些贸易专家说,印度由此应该把重点放在一种双管齐下的方法上。在同华盛顿保持对话的同时,新德里应该同与特朗普政府存在贸易争端的其他重要角色进行接触,“从而让美国明白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的重要性”。

文章说,印度已经在这么做。在近期于比什凯克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以及后来在G20峰会的间隙举行的三边会晤中,莫迪与中俄两国领导人讨论了协调三国战略的问题,目的是同美国在贸易问题上的单边主义作斗争。特朗普的贸易战似乎正在推动美国的对手携手合作。

【延伸阅读】印媒文章:印度对“印太”概念有自身考量

参考消息网7月10日报道 《印度快报》网站7月1日发表题为《印太地区的地缘政治:印度和其他国家如何诠释这个概念》的文章,作者为尼鲁帕玛·苏布拉马尼安。文章称,取代亚太的概念似乎将印度提升为在该地区占据重要地位的国家,成为有助于遏制中国主导地位的美国盟友。但印度十分清楚在该地区摆姿态的固有危险,因此一直试图把自己的构想带到印太地区的定义中。

“印太”概念逐渐成焦点

文章称,在刚刚结束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以及在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最近访问新德里期间,“印太”一词成为关注焦点。从地理上说,“印太”是指从非洲东海岸到美国西海岸及一些沿海国家之间的印度洋和太平洋。作为指代一个经济和战略共同体的名词,国际关系和地缘政治学者从本世纪初开始一直在使用它,当时也正是中国崛起之时。这个词最早被注意到是在印度海军官员古普里特·库拉纳撰写的一篇论文中,文章探讨的是日本和印度为能源安全而保护海上航线的战略利益一致性。2007年访问印度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没有使用这个词,但他提到了位于“两洋交汇”之处的“更广大的亚洲”。

文章称,“印太”开始在亚洲扩大影响力是在澳大利亚通过新的地区视角重新定位其2011-2012年的安全和贸易政策之际,澳大利亚既将自己视为美国和日本的盟友,也与中国、印度、印尼和韩国等国保持友好关系。2012年年底,朱莉娅·吉拉德政府发表了一份关于“澳大利亚和亚洲世纪”的白皮书,白皮书中是这样说的:“一些观察人士提出了一个关于亚洲地区的‘印太新概念。根据这一概念,西太平洋和印度洋将被视为一个战略弧。推动这一构想的是南亚、东北亚和东南亚之间日益加强的经济互动,以及中东对亚洲的能源供应线的重要性。”

尽管澳大利亚全心全意接受这一名词,但它在国际外交中开始被广泛使用是在五年后。2017年10月,美国前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发表了关于美印关系的讲话,称两国为了“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而建立伙伴关系。他说印度比中国更可靠:“我们需要与印度合作,以确保印太地区日益成为一个和平、稳定和不断繁荣的地方。”

印度更强调包容与开放

文章称,印度对这番讲话大加赞扬。到了第二年,特朗普政府更频繁地使用“印太”,并完全取代了之前的“亚太”,从新德里、北京到东京和堪培拉,分析人士都认定这一举动是在重新定义该地区。

文章指出,取代亚太的概念似乎也将印度提升为在该地区占据重要地位的国家,成为有助于遏制中国主导地位的美国盟友。为此,这个名词的采用似乎也是在激励印度在该地区发挥更大作用。

但印度十分清楚在该地区摆姿态的固有危险,因此一直试图把自己的构想带到印太地区的定义中。

文章说,目前尚不清楚印度和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定义上是否意见一致。对印度来说,与保卫东方同样重要的是印度洋和阿拉伯海交汇处的西部海上安全——除了与巴基斯坦的敌对问题,印度的能源来源也全都在西亚。而美国的定义也没有考虑到印度与环印度洋联盟国家的积极接触。

(2019-07-10 12:13:00)

【延伸阅读】印学者:莫迪2.0时代印美关系最大绊脚石是……

参考消息网6月27日报道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6月19日文章发表题为《莫迪2.0和印美伙伴关系:下一步呢?》的文章,作者是印度马尼帕尔高等教育学院地缘政治和国际关系系助理教授莫尼什·图朗巴姆和特约战略分析师拉德伊·坦比。文章称,印度的大国关系正处于转折点,新德里必须要巧妙地处理其安全和经济利益。随着莫迪步入其第二任期,印度如何在这一复杂多变的环境中为保护和推进其国家利益创造空间仍是一个重要的外交政策问题。

文章指出,随着印度总理莫迪在获得连任后开始着眼应对印度的主要外交政策挑战,印美关系正处于转折点。在这样的战略背景下,对莫迪2.0而言,印美关系是取得成绩的极好切入点。然而,新德里和华盛顿似乎注定要在经济领域遭遇许多障碍,至少在近期内是这样。

据悉,一系列高层会晤已经敲定,包括莫迪和特朗普拟定在大阪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间隙举行会晤,以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即将对印度进行访问。因此,现在必须要做的是,认真反思印美关系的起起伏伏,并考虑这一战略伙伴关系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防务合作是重要支柱

在新德里试图平衡与所有主要大国的关系时,印美关系在印度的外交政策雷达上处于什么位置?文章称,在印度的印太战略中,美国或许仍是最为重要的合作伙伴,而包括美国国防部新近发布的美国印太战略等数份美国政府文件都称赞两国在打造一个“自由、开放、包容和基于规则”的印太地区时在利益和价值观上的一致性。

文章认为,防务合作是印美合作的重要支柱。莫迪的“印度制造”运动与美国为其国防工业寻找主要出口对象的需求产生了共鸣。印美两国的印太合作关系将进一步推动两国在海洋领域深化合作。两国军队的互通性演习的范围和频率也呈上升趋势。

经济问题成为绊脚石

然而,随着印度和美国试图开辟两国关系的新篇章,经济问题首当其冲成为绊脚石。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供的最新数据,2018年美印商品贸易额仅为875亿美元,服务贸易额为546亿美元。虽然人们过高地估计两国双边贸易额可接近5000亿美元,但两国之间的关税口角正在引起各方关注。

文章称,印美之间与贸易相关的分歧并非新鲜事,但特朗普政府在处理这些问题时在商言商的立场给两国关系注入了某种敌意。特朗普称印度是“关税大王”,还宣布取消对印度的普惠制。印度商业和工业部部长皮尤什·戈亚尔无视取消普惠制的影响,称印度“优雅地”接受并且致力于使印度的出口产品更具竞争力。尽管如此,新德里已采取对等的举措,决定对美国的许多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人们担心,印度或许会成为美国“301”调查的下一个目标。莫迪在最近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发表讲话,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提出批评,并提出需要建立基于规则的、反对歧视、兼容并包、以世界贸易组织为中心的多边贸易体系。他显然是在谴责特朗普政府的贸易相关措施。

印度须平衡大国关系

与此同时,美国决定依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对伊朗和俄罗斯实施制裁,这常常使得印度难以处理与其主要防务供应国俄罗斯和主要能源供应国伊朗的关系。美国国务院南亚和中亚司司长爱丽丝·韦尔斯在国会听证会上警告说,印度决定购买俄罗斯制造的S-400“凯旋”导弹防御系统可能会“限制”美国与印度军队之间日益增强的互通性。显然出于进一步削弱印俄防务贸易的目的,据说美国开始向印度提供高端防御装备。

因此,文章认为,在特朗普意在加大对印度等伙伴的经济压力的时候,新德里需要巧妙地平衡与各国的关系。

文章称,印美伙伴关系正处于一个关键节点。虽然印度和美国都呼吁在印太地区建立基于规则的秩序,但印度谴责美国单方面的贸易保护主义。

文章还称,印度的大国关系正处于转折点,新德里必须要巧妙地处理其安全和经济利益。随着莫迪步入其第二任期,印度如何在这一复杂多变的环境中为保护和推进其国家利益创造空间仍是一个重要的外交政策问题。

(2019-06-27 09:58:16)

【延伸阅读】美专家认为:亚洲未来赢太空者赢天下

参考消息网7月9日报道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7月3日发表题为《亚太秩序的未来将在太空中决定》的文章,作者为美国太空与国防问题专家、“施里弗”学者彼得·加勒森。文章称,由于有超过地球十亿倍的资源在外太空等待,能够掌控最高生产力资源和产业的国家,将拥有地球无可匹敌的财富和威力。这一领先者将在未来二十年内确立自己的地位,并可能把这种地位维持一个世纪。那个领先者是谁不得而知,但它们将书写地球威力的未来历史。

文章称,在正在进行的国家间地位竞赛中,许多人未能考虑的一个因素是太空。太空中蕴含着不止一国GDP的百分之一、百分之十,也不仅是百分之百,而是相当于全球GDP许多倍的资源。太空不是只有一个很小的能源来源,而是拥有源源不断的太阳能,是足够照亮整个发达国家世界的六到七倍的能量。

文章指出,与获取新大陆或非洲的资源一样,对这些资源的争夺完全是不确定的,取决于每个国家各自技术产业的创造力及其国家政策的智慧。获胜者甚至可能不是今天的经济大国之一。先发优势可能稍纵即逝,新技术也是可以复制的。资本的组织筹措和良好的市场可能更为重要,而且就像航海时代的葡萄牙一样,就连卢森堡或阿联酋这样的小国也能掌控巨额财富。

虽然先发优势可能是稍纵即逝的,但拥有运输业和掌握控制权的市场份额却能够带来不可比拟的威力,以塑造市场并制定规则。在大批量生产能够逐步降低成本并提高市场份额的地方,较大的市场份额经常带来反馈。iPhone等例子显示了新产品和市场的发展和扩展速度。虽然小行星采矿和太空太阳能今天可能看似纸上谈兵,但可能会迅速进入指数增长阶段,扰乱现有市场。

文章指出,今天安全问题的核心是石油和液化天然气运输的咽喉。在未来航天领域中,情况也会如此。随着中国为太阳能卫星创建最初的样板,并且验证这一技术,太空将很快布满轨道发电站,地球同步卫星带将作为世界电网的枢纽拥有巨大的地缘战略重要性。资源丰富的月球南北极,以及月球和地球静止轨道(GEO)之间的中间点将是为其提供建设维护的物资商业的主要通道,至少在某个勇敢的国家占领并开始开采小行星之前是如此。

一旦人类获取太空资源和建造大型工业结构的能力得到证明,这种势头将是不可阻挡的。越来越多的重要行业将转移到太空。首先是高带宽互联网,然后是电力,再次是专业制造(光纤、晶体、特种部件、生物技术等)。运输成本将继续下降,这种下降将开辟更多市场,提供开发更多新产品和服务的机会。在太空从事商业活动的人口将增长,最终,农业和房地产本身将成为市场。进一步进入太阳系将变得越来越容易。

文章称,由于有超过地球十亿倍的资源在外太空等待,能够掌控最高生产力资源和产业的国家,将拥有地球无可匹敌的财富和威力。这一领先者将在未来二十年内确立自己的地位,并可能把这种地位维持一个世纪。那个领先者是谁不得而知,但它们将书写地球威力的未来历史。

(2019-07-09 15:44:50)

【延伸阅读】日媒又抛新论:南太平洋成日美澳与中国竞争前沿

参考消息网6月26日报道 《日本经济新闻》网站6月25日发表文章认为,南太平洋成为日美澳与中国竞争的最前线。该报以日美澳正考虑为南太平洋国家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开发提供10亿美元作为例证。

文章称,日本国际协力银行、美国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以及澳大利亚出口金融与保险公司25日围绕基础设施开发合作发表联合声明。日美澳三国政府于2018年11月就下属金融机构在亚洲等地以联合融资等方式支援基础设施开发达成协议,具体项目即将启动。

作为第一项联合融资,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开发成为有力选项,预计融资规模至少达到10亿美元。该国政府4月与日美澳联合团队在当地交换了意见,将在今后两三年内确定计划。此外,日美澳还考虑为发电设备和通信设备建设提供援助。

文章称,中国华为公司获得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通信网络建设订单。文章还指出,中国在瓦努阿图援建港口,还在与斐济的合作方面同澳大利亚展开了竞争。

文章由此认为,在南太平洋推行“一带一路”倡议的中国,与“印太构想”下的日美澳,在南太平洋经济领域争夺着影响力。

文章表示,日美澳认为,所罗门群岛、帕劳等其他太平洋岛国也可以成为联合融资的候选对象,还有可能向东盟国家派出考察团。

(2019-06-26 12:5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