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认为:民族主义不是美国政治万灵药

2019-07-11 10:07:30 参考消息网

参考消息网7月11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7月8日发表题为《民族主义是必要的,但也是不够的》的文章,作者为美国哈得孙研究所研究员沃尔特·拉塞尔·米德。文章称,民族主义虽然是一种强有力的治国工具,却不能成为和谐世界秩序的基础。仅靠民族主义不能成为全球稳定与繁荣的基础。修正美国对世界的态度以应对一系列新挑战的工作远未完成。

文章称,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国庆日欣喜地检阅空军战机和坦克车队时,本届美国政府国内政策和外交政策的基本立场得到了充分展现。这一立场就是民族主义,而特朗普希望以此重塑美国政治和全球秩序。

在美国国内,特朗普依靠民族主义力量孤立和排挤对手。在有些左翼人士认为谴责美国的失败比赞扬美国的成就更重要的时候,特朗普试图把自己包裹在得到大多数美国人崇敬的民族主义大旗中。

到了2020年11月,我们就会知道这种策略是否会在选举中奏效。不过,我们或许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对赤裸裸的民族主义外交政策所导致的后果进行评估。特朗普政府对欧盟、世界贸易组织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多边机构的敌视——及其对国际法和民主本身的明显怀疑态度——令美国的许多长期盟友感到震惊和愤慨。这样做代价高昂;奠定美国政策基础长达70年的跨大西洋联盟正在明显且迅速地受到削弱。

文章称,在特朗普的许多批评者看来,“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反映了蛊惑人心的民粹主义、无能,甚至更糟。现实情况比较复杂。随着美国的外交政策重点转向印太地区以制衡中国的崛起,在冷战后时代指导美国外交决策者的全球主义和世界主义思想所解决的问题可能跟制造的问题一样多。

文章认为,美国为使世界更像欧盟而发动的“东征”不会在印太地区赢得盟友。缅甸、泰国和越南等国的统治者更感兴趣的是地区力量对比,而不是与中国展开意识形态上的较量。就连韩国、印度和日本等民主国家也对建立欧洲式的多边机构和在亚洲传播民主价值观没有那么大兴趣。

对特朗普政府的许多人来说,奉行民族主义具有吸引力,可以将总统的单边主义本能与能够巩固美国必须在亚洲建立的各种联盟的一套连贯原则结合起来。特朗普政府非但没有试图进一步扩大超国家机构的权力并弱化民族主权,反而喜欢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向民族主义情绪倾斜。

文章称,有些转变在所难免。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外交政策主要是在单极世界推广西方制度和价值观。那些令人陶醉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至少从目前来看是如此。然而,民族主义虽然是一种强有力的治国工具,却不能成为和谐世界秩序的基础。

正如欧洲人在19世纪发现的那样,民族主义作为一种政治力量可能是不可抗拒的,在国际事务中可能是灾难性的。被奥匈帝国、沙俄帝国和奥斯曼帝国奴役的民族为争取民族自决而展开的斗争给千百万人带来了自由,在许多情况下还带来了民主。这些斗争也使本地区以及最终使全世界陷入了可怕的冲突,其记忆和遗产至今仍然困扰着我们。

文章最后说,在以印太地区为中心的地缘政治竞争的时代,对后民族世界秩序的历史终结论构想需要做出调整。但是,仅靠民族主义不能成为全球稳定与繁荣的基础。修正美国对世界的态度以应对一系列新挑战的工作远未完成。

【延伸阅读】西媒文章:保护主义无法拯救美国

参考消息网7月1日报道 西班牙《先锋报》网站6月29日发表文章称,美国将不再是不可或缺的国家,保护主义也无法再次拯救美国。

文章称,曾经有一个国家在世界上没有竞争对手。它是1990年的美国。柏林墙倒塌了,苏联解体了,这个故事似乎已经到达了圆满的结局,人们相信不会再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所谓自由秩序。未来不会非常令人兴奋,但非常安全可靠。

文章称,如今的世界已经支离破碎。曾经美国、英国和欧盟创始国一道,创造了所谓和平与进步的秩序,尽管存在各种社会、政治和经济不公正现象,但生活在其中的人们的生活要好于其父辈。

然而,这种进步已不再可能。这一代人的孩子们不会享有同样的福祉,地球也变得不再友善。气候危机和网络冲突将危害社会进步。

文章称,美国将不再是不可或缺的国家。中国将提供替代方案,提供另一种进步方式。人们还可以浑浑噩噩地生活,但是世界领导人,那些领导世界上最强大的20个经济体的领导人,则在日本大阪召开年度峰会,希望能联手应对将自由世界的缺点不断暴露的金融危机。

文章称,欧洲观众仍在迟钝地观看着地球上最强大的两个国家竞争,没有想到自己的未来。

文章认为,中国正在实现投资、市场和原材料来源多元化,保护主义已不能再次拯救美国。美国在创造发明时表现得很好。在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美国的企业和技术创新让人类更加进步。美国曾经面对“卫星时刻”(指苏联在1957年发射首颗人造卫星,美国受到刺激,掀起科研热情)时的回应不是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和加害主义,而是让人类登上月球。

(2019-07-01 11:06:40)

【延伸阅读】美前国家安全顾问:与中国竞争我们用错了工具……

参考消息网6月27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6月25日发表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托马斯·多尼伦的文章称,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竞争用错了工具,与其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不如加强美国自身。

文章称,美国和中国之间的竞争将持续进行下去。但是,特朗普政府在应对这场竞争时用错了工具,采用了让人联想起19世纪的贸易战战术,而不是制订一个让美国在21世纪保持世界经济和技术领导地位的战略。防御性保护主义无法应对中国的挑战,只有国内的复兴才能做到这一点。恢复美国的全球地位和重振经济将需要一个雄心勃勃的战略,而这一战略与其说只依赖于改变中国的行为,还不如说要依赖于让美国自己做好竞争的准备。

文章称,关税一直是一个糟糕的选择。政府的惩罚性措施充其量只会对中国的非核心政策产生影响,为美国公司增加一点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并略微减少贸易逆差。但与此同时,关税正在伤害着美国的企业、消费者和农民。关税正在疏远美国的盟友。分析家们警告说,关税正在增加全球衰退的风险。

文章认为,政府战略的缺陷在于该战略过于关注中国,而几乎完全不关注美国。该战略缺少的是国内的复兴。美国与其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还不如投资于加强美国自身的领域。

文章认为,正确的战略首先应该让科学和技术重回决策的核心。特朗普政府比美国现代历史上任何其他政府都更刻意地降低科学在政府中的地位。

文章称,这些做法是目光短浅的。长期以来,美国政府在开发新技术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突破性的医学进步到iPhone手机使用的微芯片。

文章介绍,美国政府的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稳步下降。特朗普最近的预算提出削减数十亿美元的科学和医学研究经费。但美国要想赶上中国,就需要在研发的支持方面实现更大的飞跃。

文章认为,正如在政府推动下的太空竞赛促使美国科技发展的黄金时代到来一样,一个新的全国基础研究和发展计划可以重新确立美国在科技领域的领导地位。单靠自己,私营部门不太可能靠规模来实现创新,速度也达不到能与中国竞争的地步。

文章称,美国还应该加大对教育的长期投资。联邦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带来实际回报的投资上。正如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里夫所写的,要想抵挡中国的技术优势,就必须保持美国的独特优势:“大量一流的大学在联邦政府的长期支持下开展先进的研究。”

文章还认为,如果美国想继续成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和创新之地,它就需要改善基础设施。在艾森豪威尔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开始了庞大的公共建设工程,着手建设美国州际高速公路网。州际高速公路网带来了经济红利,从长期来看壮大了国家。如今,美国的公路、桥梁、隧道和机场状况不断恶化,可能会使许多成果付诸东流。

文章认为,美国早就应该实施21世纪的艾森豪威尔道路建设项目了,对美国的基础设施进行升级,为高铁、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时代做好准备。文章称,就在特朗普政府竭力降低汽车和卡车效率的时候,中国正在力推电动汽车,鼓励司机购买电动汽车,建设支持电动汽车使用的电网。中国还开始设计基础设施,以便更好地服务于自动驾驶汽车,有可能加快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

(2019-06-27 13:03:39)

【延伸阅读】麻省理工校长批评美国怀疑华裔学者“毫无根据”

参考消息网6月27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6月26日发表文章称,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里夫批评华盛顿对华裔学者“毫无根据的怀疑”正在制造“有害气氛”。

拉斐尔·里夫在写给“麻省理工社区”的一封信中说:“我们必须非常小心,不要用毫无根据的怀疑和恐惧制造一种有害气氛。”

里夫写道:“然而,教职工、博士后、研究人员和学生们告诉我,在与政府机构打交道时,他们现在感觉受到了不公平的审查和歧视,这让他们紧张不安——这一切仅仅因为他们是中国人。”

文章称,美国政府在很多方面加强了对中国大陆个人和实体的审查。

里夫说,基于种族或国籍的怀疑“令人心碎”。他以麻省理工学院校友贝聿铭为例,“从波士顿到巴黎,从中国到华盛顿,再到我们自己的校园”,这位华裔建筑师留下了很多标志性建筑,为美国作出了巨大贡献。

里夫说:“按照贝聿铭自己的说法,他一生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人。然而,当他102岁去世时,《波士顿环球报》称他是‘当代最杰出的美国建筑师。”

里夫说:“在美国制度的激励和鼓舞之下,我有幸成为一名移民,让这一切有可能成为现实。”文章介绍,他在委内瑞拉出生并长大,来到美国后于1979年获得斯坦福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自2012年起担任麻省理工学院校长。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里夫(麻省理工学院新闻网站)

(2019-06-27 10:43:30)

【延伸阅读】日刊文章:美国“恐吓战术”难得逞

参考消息网6月25日报道 日本《金融财政商贸》6月6日一期发表题为《美国的恐吓战术在多大程度上行得通》的文章称,特朗普对伊朗“张牙舞爪”,但在对待其他国家的外交方面,“恐吓战术”并不一定行得通。

文章称,美国派遣“亚伯拉罕·林肯”号航母战斗群前往海湾地区,与伊朗的对立急剧升级。

文章表示,美国政府陆续采取进一步加深与伊朗对立的措施。令人担忧的是,美国总统这些做法没有基于明确战略。其恐吓战术不可能永远行得通。

“恐吓战术”或成危险失算

美国《纽约时报》5月13日报道了美国国防部对伊朗的军事计划,内容是“向中东地区派遣最大规模达12万人的美军部队”。这则消息给美国内外造成巨大冲击。这一规模相当于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国的派兵规模。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实施12万人派兵计划,这就意味着特朗普方针发生重大转变。

文章介绍称,5月5日宣布向海湾地区派遣航母的是,特朗普政府内部有名的强硬派、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本来宣布此类消息的应该是国防部。

文章指出,博尔顿和同为强硬派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目标应该是颠覆伊朗现政权。但问题是,特朗普在多大程度上进行了深入思考。

果然,特朗普5月14日一口否定了派兵计划,称《纽约时报》报道的是假新闻。特朗普坚信,如果对伊朗进行军事威胁,则伊朗会答应进行对话。

文章认为,特朗普过于看轻伊朗。伊朗越是受到威胁越是拼死抵抗。特朗普式的“恐吓战术”可能会变成危险的失算。

特朗普外交有根本矛盾

美国外交学会会长理查德·哈斯曾在小布什政府担任国务院政策计划处主任。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在特朗普政府颠覆伊朗政权的愿望与能为此做到的事情之间,存在根本性的不一致。这是特朗普外交所抱有的矛盾。”

文章称,关于加强对伊朗施加军事压力的目的,蓬佩奥在网络节目中表示:“希望为伊朗民众创造活动空间。民众可以改变政府。”但实际上,伊朗国内并没有出现起义动向。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由于美国自2018年来实施经济制裁,伊朗经济衰退,通胀率几乎达40%。据推测,2019年伊朗经济总量或将收缩6%。比起本国政府,伊朗民众更憎恨美国。美国如果看错这一点,则可能像伊拉克战争一样陷入泥淖。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院长瓦利·纳斯尔表示:“特朗普预想的是,只要能把对手拉到谈判桌前,就可以进行大交易。然而,他的团队并没有沿着同样的计划推进行动。”

各国冷静对待美国威胁

文章称,特朗普对伊朗“张牙舞爪”,但在对待其他国家的外交方面,“恐吓战术”并不一定行得通。特朗普暗示进行军事干预,威胁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下台,但委内瑞拉军队并没有叛变,反政府派别也没有充分集结力量。

文章还举例称,尽管美国威胁拒绝向北约盟国土耳其交付最新锐隐形战机F-35,土耳其还是决定引进俄罗斯制造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

特朗普政府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和气候问题《巴黎协定》,频繁要求北约国家增加国防支出,欧洲各国对特朗普政府的任意妄为感到厌倦。因此,欧洲各国绝对不会对特朗普政府唯命是从。

在与朝鲜的无核化谈判中,特朗普政府的“恐吓战术”也扑了个空。

文章表示,美国前副国务卿伯恩斯指责特朗普政府是“单边主义”和“自恋主义”的坏组合。本来,美国应该与日本和欧洲等盟国统一步调对伊朗施压。但奉行本国优先主义的美国过于重视国家利益,对盟国和敌对国家都是同样对待。这正是美国政府的最大弱点。

(2019-06-25 14:12:1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