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额骗贷犯的仓皇逃亡路

2019-07-13 09:37:38 检察风云2019年13期

常洪波

他曾是成功商人,一朝陷于股市血本无归,竟通过伪造虚假购销合同从银行骗取巨款,还连累年轻的女儿一同成为骗贷犯。在携家带眷仓皇逃亡一年多后,他终究难逃恢恢法网。

2019年1月31日,由山东省招远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赖阿寿、赖志燕骗取贷款一案,经招远市人民法院依法审理,一审以骗取贷款罪判处被告人赖阿寿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判处被告人赖志燕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责令被告人赖阿寿退赔850万元赃款,被告人赖志燕对其中的24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至此,这起父女骗贷案画上了句号。

股市“小白” 接连被套

2010年,浙江乐清皮草商赖阿寿揣着“淘金梦”,来到山东省招远市考察服装零售市场。当看到当地的“招远皮革城”已经具备一定知名度,以及招远良好的营商环境后,赖阿寿当即决定在这里经营皮草生意。2011年9月,有一定商业头脑的赖阿寿注册成立了招远市振天皮草行,正式开始了他的“北上创业”。

赖阿寿的皮草行开业后,效益相当不错。为了将生意做大,2012年,赖阿寿把小女儿赖志燕从老家叫到招远,帮助其打理皮草生意。2013年8月,赖志燕以自己的名字注册成立了招远市名兰皇后皮草行,并进行销售和店员管理。

由于皮草本身属于奢侈品,涉及日常流水较大,两个皮草行在运作过程中经常遇到资金不足的问题,赖阿寿自然想到向当地银行贷款。从2012年开始,赖阿寿多次提出贷款请求,并提供相应的手续资料,由银行审查后向其发放贷款。在银行政策的扶持下,赖阿寿的皮草行资金流一直很充裕,生意也稳步推进。

2015年,皮草行业进入周期性的调整期,很多皮草商人的生意大不如前,赖阿寿也未能幸免。为了寻找新的挣钱门路,赖阿寿无心经营皮草,转而投身当时火爆的股票市场捞金——皮草老手变身股市“小白”。

赖阿寿进入股票市场后,整天研究K线,关注股票信息。每天开盘后,他聚精会神地盯盘,连喝水、接电话的时候都不忘看盘,不放过一丁点机会。大额度的投入、高强度的关注,导致赖阿寿身心疲惫,根本无心打理皮草生意。由于缺乏专业的知识和理性的思维,赖阿寿亏多赚少,心情也格外复杂。

在股市亏空了怎么办?赖阿寿想到了银行,准备“再从银行弄出些钱来”。赖阿寿在之前数次贷款时,早已摸清了银行贷款的流程,其中贷前审查中最重要的一项资料就是能证实贷款用途的购销合同。他心里打起了歪主意——何不伪造购销合同骗取银行贷款呢?用这些钱帮助自己在股市翻身挣大钱,那该多好啊!

心生邪念 骗贷巨款

购销合同从哪里来?赖阿寿想到了自己的发小谷国友。谷国友在浙江省余姚市做皮草生意,赖阿寿开始经营皮草生意后,时常从谷国友的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订货。2015年7月,赖阿寿草拟了一份金额为1046万元的购销合同,发给了谷国友,请他在合同上加盖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的公章。

虽说有过业务往来,但赖阿寿每次购买皮草的数量都不多。这次实际购买的货物价值在七八十万元,为何要把购销合同的金额写的如此大?面对谷国友的质疑,赖阿寿轻描淡写地表示,是为了贷款需要,让谷国友不要过问。碍于情面,谷国友没有再问,很快在合同上盖了皮草厂的公章,发给了赖阿寿。

2015年7月,赖阿寿以从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购进皮草为由,顺利从烟台银行招远支行申请到流动资金借款490万元。但由于银行规定借款人不得擅自改变借款用途或将借款挪作他用,490万元贷款只能打到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的账户上。在赖阿寿的周旋下,这笔钱打了个转,到了赖阿寿的账户上。赖阿寿除了将一部分资金归还之前的借款外,将剩余的钱孤注一掷地投进了股市。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5年5月,中国股市行情急转直下,连续下跌,赖阿寿的股票账户天天亏损,有的股票出现断崖式下跌,一天就亏损达6位数的金额。

对父亲因炒股亏损而严重影响商铺正常经营的情况,赖志燕曾通过电话和短信进行劝阻。但此时,女儿的情真意切已经无法唤回赌徒般疯狂的赖阿寿。

为了能尽快把股票市场上赔的钱赚回来,在尝到第一次骗取银行贷款的甜头后,赖阿寿如法炮制,于2015年10月联系到浙江老乡蔡福宝,与其经营的海宁市海洲街道福宝皮革服装厂签订了金额496万元的虚假合同,并从民生银行招远支行骗取贷款180万元。

面对到期将还的银行贷款和股市的巨额亏损,赖阿寿焦头烂额。由于之前的贷款尚未还清,赖阿寿无法以其个人名义再从银行贷款。2016年2月,赖阿寿让女儿赖志燕以招远市名兰皇后皮草行的名义,在没有真实业务发生的情况下,与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签订了金额960万元的虚假合同。之后,赖志燕向银行提交了申请,并办理了相关手续,从烟台银行招远支行骗取贷款240万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赖阿寿骗取的银行贷款先后到期。除归还银行少部分的贷款本金外,累计有850万元未能归还。面对这天大的窟窿,赖阿寿害怕了。

仓皇逃亡 东躲西藏

从2015年4月开始,赖阿寿陆续关停了其经营的两个皮草行,并在关停之前有计划地把商铺内未售完的货品打包发走。2016年4月,赖阿寿悄悄离开招远,返回浙江乐清老家,并用乐清当地朋友的身份证更换了手机号码。

为了逃避银行的催收,赖阿寿可谓绞尽脑汁,花样百出:一直保持贷款时预留的手机号码为开机状态,但是在银行工作人员催收贷款时却故意不接听电话;银行来信或快递、邮递来的催收通知书,一律不打开并拒绝接收,造成查无此人、邮件退回的情况……

烟台银行和民生银行分别于2016年11月和2017年3月向公安机关报案。2016年12月,赖阿寿接到公安机关的电话,让其马上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赖阿寿知道大事不妙,与妻子踏上长达一年多的逃亡之路。当月下旬,赖阿寿驾驶一辆奥迪轿车,和妻子一起奔赴位于新疆的大女儿处,躲藏在一处民房里。3个月后,女婿告诉赖阿寿,当地派出所民警到大女儿经营的商铺打听过他的情况。

此时的赖阿寿犹如惊弓之鸟,为了避免被查,他不敢乘坐飞机、高铁等交通工具。2017年4月,他安排亲戚驾车载着他的妻子和小儿子一起离开了新疆。随后,他自己在高速公路上拦了一辆外省拉煤的大货车,给司机塞了点钱,偷偷离开了新疆,并和妻儿在长江边的湖北省宜昌市汇合。在宜昌刚躲藏了一个多星期,内心惶恐不安的赖阿寿又携妻子逃到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在当地一个做工艺品的小厂子干活,靠计件工资勉强度日。在逃亡期间,赖阿寿除了不断地变更住所,还不断用不同人的身份证更换手机号码,妄图逃避警方通缉。

此时的赖志燕也惶惶不可终日。她不知道父母到底躲在哪里,也不知道父亲何时会联系自己,更不敢用真实姓名称谓存储父母的手机号,只能以“老板”等代號代替。

法网恢恢 父女受审

2017年8月15日,赖志燕准备与朋友一起乘坐动车去杭州办事,在乐清火车站检票时被铁路派出所民警抓获并刑事拘留。到案后,赖志燕对其骗取银行贷款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藏匿在浙江台州的赖阿寿在得知女儿赖志燕归案后,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2017年9月4日,赖阿寿赶往湖北宜昌,向前来办案的山东省招远市公安局民警投案自首。

2018年2月1日,招远市人民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开庭审理。赖阿寿、赖志燕父女没有想到,分别一年多以后,二人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再次相见。

从皮草商到骗贷犯,浙江商人赖阿寿一步步让自己深陷囹圄,还拉着年轻的女儿一起跌入犯罪的深渊,这其中的教训引人深思。

办案检察官王鹏飞说:“对个体经营者而言,只有专心经营、心无旁骛,才能让企业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对于股民来说,只有摈弃‘赌徒心理,树立正确的理财观念,保持健康的心理状态,才不至于陷入窘境;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而言,如何在为企业培育良好发展土壤的同时,又能有效防范金融风险,引导企业良性发展,是不容回避的课题。”

编辑:姚志刚 winter-yao@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