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匪末路

2019-07-13 09:07:38 检察风云 2019年13期

郑金玉

2003年1月18日,沈阳市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门前发生一起持枪爆炸抢劫运钞车案件,犯罪分子实施爆炸后,持枪抢劫人民币220万元,造成运钞车司机、警察和银行员工3人死亡、5人重伤的严重后果。案发后,辽沈警方放弃节假日休息,经过21天的艰苦努力,通过地毯式的排查和广泛发动群众,迅速锁定了目标。最终,张显光等5名罪犯被绳之以法。

血案

2003年1月18日傍晚,北国的沈阳寒气袭人,闹市区东顺城街的马路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正匆忙地奔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切都像往常一样井然有序。沈阳市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的营业员送走了最后一个客户,员工们迅速清算好账目,等待取款运钞车的到来。

17点50分,银行门口几声汽车喇叭声响,一辆武装押运车和一辆运款面包车先后停下。从武装押运车上跳下4名警察,他们端着霰弹枪,分别站在运钞车的两端,警惕地注视着四周。此时,银行内的3个员工将几袋沉重的钞票提出来,准备送到这辆面包车上。就在员工们走到运钞车旁边的时候,突然,爆炸发生了。

轰!一声惊天的巨响,运钞车旁边自行车上的爆炸物猛烈地爆炸。一瞬间,3名银行员工和4名警察全部被炸飞。2人当场被炸死,倒在了血泊中。另外5人被炸成重伤,痛苦地在地上呻吟。

运钞车司机急忙下车查看。就在此时,从旁边的一辆红色松花江微型面包车里,突然跳下4个蒙面持枪歹徒,这4个歹徒伸手去抢地上的钱袋子。运钞车司机虽然赤手空拳,但他毫不畏惧,勇敢地与歹徒搏斗。然而,1个歹徒举起手中的猎枪,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司机的头部,这名司机壮烈牺牲。

4个歹徒迅速捡起钱袋子,上了面包车,绝尘而去。爆炸、开枪、抢劫巨款和逃走,前后只用了几分钟。等银行内的员工们反应过来,冲出来救人的时候,歹徒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1·18”案件是震惊全国的特大恶性银行抢劫案,共有运钞车司机、警察和银行员工在内3人死亡,5人重伤,220万巨款被抢走。

接到报警以后,警方迅速赶到现场。现场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巨大的爆炸,将银行所有门窗玻璃炸碎,墙上的空调被炸变形,附近几辆自行车炸成了麻花形状。警方在勘查现场后认定,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的爆炸杀人抢劫案。尽管国内发生过类似的银行抢劫案,但像“1·18”案件这样采取爆炸等恐怖手段实施犯罪的前所未有,其抢劫数额之大,伤亡之惨重,也是1949年以来首次。

此案惊动了中央,中央政法委的领导得知消息后,下令由公安部督办此案。当晚,公安部刑侦专家登上去沈阳的列车,参加专案组的侦破工作。案发几小时后,警方在离现场不远处草仓小学附近的胡同里,发现了歹徒作案用的那辆红色松花江微型面包车,车上有猎枪子弹1枚、小口径运动步枪子弹1枚,2把匕首和被割开的3个钱袋,220万现金已经被歹徒抢走!车里还发现了4瓶胡椒粉,大量的胡椒粉被喷洒在车辆附近。狡猾的罪犯意图用胡椒粉来干扰警犬的嗅觉,让警犬无法追踪歹徒的去向。

面包车上留有大片的血迹,警方初步判断是被抢劫车主的。办案民警根据面包车的车牌,很快查到车主叫张晶阳,是于洪区翟家村的农民,37岁,以开面的为生。案发前几个小时,18日一大早,张晶阳出车以后就一去不回。

张晶阳的妻子说,前天16日晚上,张晶阳对她说:“这事儿有点怪,也许是我交上好运了。今天我拉了一个人到皇寺广场,多给了钱不说,还留下10元钱定金,并要走了我的手机号码,说还要用我的车。”

1月18日早上,张晶阳接到电话,开车到皇寺广场接客人,此处有一个汽车站通往虎石台。张晶阳出车后还曾给朋友去过电话,询问从皇寺广场往棋盘山去的行车路线,其中有一条道经过虎石台镇。最后张晶阳也是在距离虎石台镇8公里的蒲河地区失去联系的……

经过血液鉴定,证明车内血迹就是张晶阳的,警方判断张晶阳已经被这伙歹徒杀害了。案件发生后,警方通过技术手段认定此案与两年前发生在沈阳的另外一起持枪抢劫运钞车案为同一伙歹徒所为。2001年1月10日,沈阳市东陵区泉园小区邮政储蓄所被歹徒持枪抢劫,2名运钞人员被打成重伤,歹徒抢走现金80余万元。专案组将“1·18”案件和“1·10”案件并案侦查。

寻踪

专案组调查发现,红色松花江微型面包车的司机张晶阳遇害前曾经接到一个可疑电话,这部电话的机主经常在新城子区虎石台镇一带活动,张晶阳最终也是在距离虎石台镇不远的地方失踪的,此外,歹徒引爆炸药用的遥控器零件也是从虎石台镇的一個商店购买的……种种迹象表明,歹徒很可能藏身在虎石台镇。

2003年2月1日,正月初一,“1·18”专案组顾不上过年,将指挥部迁到虎石台镇的沈阳矿区招待所。同时,调动700名精兵强将进入虎石台,挨家挨户上门调查,不漏一人。

正月初六,几个居委会大妈向民警反映,星月烧烤城的一个女老板,38岁的朝鲜族女人朴某的男友有重大嫌疑。这个男友外号叫小明,真名没人知道。他身高1米7左右,会些拳脚,平时以开武馆为生,教了一些徒弟。小明的收入不高,可是吃穿很讲究,花钱大手大脚。更奇怪的是,小明说自己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人,春节前就说自己回老家过年了。可是几天后,有人又在虎石台镇看到过小明。他为何说谎呢?

专案组找朴某了解情况。朴某介绍:“我的男友叫张显明,去年12月起张显明说去沈阳做海鲜生意,每天早出晚归。其间张显明的大哥张显光和三弟张显辉来过几次,他们说话从不让我听,每次来一会就走。他的表弟李彦彬、李彦波也来过,从不跟我多说话。张显明还买过爆炸用的插头、电线、铁钳子等东西。我问他做什么用,他说留着装修饭店用,当时我也没多想。1月18日那天,张显明早晨出去时穿的是毛领衣服,等晚上回来时却换成了红色休闲服,还去洗了澡,身上有香水味,也没吃晚饭就睡觉了。第二天,我问他身上的香水味从哪里来,张显明推托说,身上都是海腥味,别人给喷的香水。他是个大老粗!我认识他这几年,从没看他用过香水。”

很快,专案组在虎石台镇的一个村子里抓住了张显明,他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人,曾因打架和盗窃多次被刑事拘留。最后一次因为打架动刀子致人重伤,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在对张显明讯问的同时,办案民警搜查了张显明的住处。在张显明的出租屋里,民警发现客厅里堆着一大堆煤。民警在煤堆里搜索,突然有了重大收获。煤堆里翻出一个大包,打开一看,里面竟是厚厚的一堆钞票,共有130万元。随后民警又在煤堆中找到了一支三友牌猎枪和大量的子弹、炸药。

民警们立即将钞票、枪支和炸药送去检验。很快,鉴定结果出来了。根据钞票号码,这些钱就是“1·18”银行抢劫案中被抢走的那批。三友牌猎枪,正是枪杀运钞车司机的枪支。炸药也和现场遗留的痕迹完全相同。

铁证如山,张显明只好低下了头。

张显明交代,“1·18”案件确实是他们团伙所为。他们的团伙由张氏、李氏两家黑龙江籍的亲兄弟构成,且两家为姑舅亲,一共5人:老大张显光,老二张显明,老三张显辉,是黑龙江省鸡西市人。哥哥李彦波,弟弟李彦彬,是黑龙江省木兰县人。

为了预谋作案,他们策划了很久。早在2002年春天,张显辉从黑龙江省鸡西市购买了雷管40余枚、硝铵炸药40管,张显辉、李彦波先后将雷管和炸药携带到沈阳。张显明从虎石台镇的一个商店购买了遥控器零件,与张显光共同研制组装成爆炸装置,还分别进行了爆炸实验。

2003年1月18日早上9点,这伙歹徒按照计划实施抢劫。他们用以前的老办法,将之前约好的一个面的司机张晶阳,骗到虎石台镇蒲河地区偏僻处用刀捅死。随后,他们将尸体扔到虎石台东北部前屯煤矿的一个芦苇塘里面。抢劫作案车辆成功后,他们驾车赶到沈阳市商业银行辽沈支行第一储蓄所门前,在一辆自行车上安置了遥控炸弹。17点50分,他们引爆炸弹,将警察和银行员工炸倒,又开枪杀死一个司机,抢走了220万巨款。

作案后,这伙人分款潜逃。

张显光自己带着10多万元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张显辉带着50万巨款准备去南方买枪,结果在上海找同伙帮忙时,被上海警方抓获关押。李彦波、李彦彬两兄弟拿了赃款,回老家黑龙江省木兰县过年去了。根据张显明的供述,民警首先找到了司机张晶阳的尸体,随后赶赴木兰县将李彦波、李彦彬抓获,又从上海将张显辉押解回来。至此,历时21天,沈阳“1·18”案件全面侦破,只剩下老大张显光不知去向,列入A级通缉犯,网上追逃。

2003年4月4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张显辉、张显明、李彦波、李彦斌4人死刑,并于4月29日执行死刑。

缉凶

张显光抢劫运钞车后,先是跑到辽宁省灯塔市岳父家中过春节。2003年2月9日,张显光给张显明打电话,但没有打通。张显光便乘公共汽车前往沈阳市虎石台张显明的居住地打探消息,在公交车上听群众议论,抢运钞车的人在虎石台抓到了。张显光立即下车返回。他从沈阳市的旧物市场购买了旧军大衣、旧毛毯等,假扮成盲流骑着破自行车逃窜。白天,张显光到食杂店买饼干充饥。晚上,他在市郊区的草垛、荒地等处藏匿。

一个月后,张显光又逃到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在当地的一家市场打工。在给一个名叫“吉中林”的男子搬运东西时,狡猾的张显光记下了“吉中林”的名字、身份号码,此后冒名“吉中林”。

2006年夏,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黎明派出所的民警接到举报,一个叫“吉中林”的人长得很像公安部A级通缉犯张显光。经过暗访,民警摸清了“吉中林”的住址。8月8日晚,蹲守的民警们得知“吉中林”回了租住屋,迅速出动。

警察进屋的时候,“吉中林”光着膀子、酒气熏天地躺在床上,正在休息,警察迅速控制住嫌疑人,并现场展开搜查。在柜子里,搜出一捆电子雷管、一把尖刀。经确认,“吉中林”就是张显光。张显光后来承认,早在半年前,他自制了一套遥控爆炸装置,昼夜挂在胸前,遇到抓捕,就要和警方同归于尽。幸好8月初东北的天气很热,张显光把雷管“摘”了下来。

2006年8月12日晚,张显光被沈阳警方押解到沈阳。张显光自知罪孽深重,“早点让我死吧!”这是张显光在接受讯问时主动说出的唯一一句话。

案后思

2006年11月9日,以爆炸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提起公诉的这起“1·18”大案主犯张显光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审理后认为:张显光为劫取钱财,在银行门前引发爆炸物,危害公共安全。两次抢劫运钞车,为获取作案工具故意杀人。多次持枪、持械拦路抢劫公民财物,致7人死亡,4人重伤,7人轻伤;故意损害他人身体健康,致1人死亡;抢劫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判处张显光死刑。

2006年12月1日上午,沈陽市郊戒备森严的刑场里响起清脆的枪声,恶贯满盈的张显光画上了自己沾满血与罪的生命句号。

穷凶极恶的张显光虽已伏法,这起案件却引发人们深深的思考。据了解,张显光、张显辉、张显明三兄弟出生后不久,父母因忙于工作,将三个儿子送回农村老家,让爷爷奶奶照看。至此,三兄弟成了“留守儿童”。 爷爷奶奶年老体弱,只能勉强照顾三个孩子的生活,却无法严格管教。三兄弟从小顽皮,后来迷恋上了泡网吧、结交了三教九流,逐步发展到逃学、抽烟、酗酒、打架斗殴的地步,长大以后与父母的感情也非常淡薄。不幸的童年生活深深地影响了三兄弟的人生。

李彦波、李彦斌兄弟也是如此。他们为了实施抢劫,杀人如麻,不留一个活口,对人的生命已经毫不敬畏,这也与他们的成长环境有关。兄弟俩的家庭非常贫穷,小时候吃不饱饭,在学校老师和同学面前始终抬不起头。兄弟二人也是早早缀学,与社会闲散人员混在一起。离开父母的监护和教育、离开学校的教育,为他们今后走上犯罪道路埋下伏笔。这起案子里的五名被告人由于家庭教育的关系,在一个缺少关爱的环境中,没有正确的引导,最终形成了反社会人格。由此可见,为青少年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关爱他们的心理健康,让青少年从小知法、懂法、守法,或许张显光等人的人生悲剧可以避免。

张显光等人在伏法前曾感叹,如果有来生,决不走犯罪这条路。只是,没有如果。

栏目主持人:夏春晖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