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者需重新思考“成功”

2019-07-13 09:07:38 检察风云 2019年13期

张程

在普罗大众看来的商业成功人士,而今开始重新思考什么是“成功”。这一行为的缘起是因为一场“天价午餐”和一个不被认可的成功者。

6月4日凌晨,颇具争议的数字货币创业者孙宇晨在个人微博宣布,以457万美元,约合3150万人民币的价格,成功拍下“股神”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宴。这一拍价打破了该活动过去19年来的最高纪录,同时也吸引了广泛的关注。

巴菲特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不看好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将其称为“耗子药”“赌博工具”“骗局”。作为投资界最大的意见领袖之一,巴菲特的观点无疑影响了许多人对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看法。但是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如今一个以数字货币发家的人以高价竞得了其慈善午宴,二者将不得不进行一场午餐和对话。

孙宇晨称自己将带着“增进顶级传统投资人与数字货币的理解和友谊,让整个行业真正受益”的使命来与巴菲特共进午餐。这一使命最终能否达成尚未可知,但是网友、包括一众商业成功人士为此已经吵开了锅却是事实。争议的焦点不仅是孙宇晨,还有孙宇晨的“成功”标签。人们不禁质疑,孙宇晨算不算是成功?什么叫成功?

颇具争议的数字货币

要论孙宇晨算不算“成功”,恐怕要先看一看他是如果成功到可以花三千多万元去吃一顿午宴。

孙宇晨的成功主要得益于数字货币。但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自2009年诞生时起就一直争议不断,其究竟是蜜糖还是毒药,各方争论不一。一方面从技术层面来说,数字货币所依存的区块链技术本身具有开创性的价值;另一方面由区块链技术所衍生出来的数字虚拟货币又充满了不确定性,也因此充满争议。

2017年,随着数字货币的“带头大哥”比特币价格的一路走高,国内爆发了一轮数字货币创业的热潮。当年比特币价格从年初的不到1000美元,至年底最高时已经涨到了近20000美元,单枚比特币的价格超过了10万人民币。相比于2015年比特币低谷时不足100美元的价格,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其价格即上涨了200多倍。

数字货币惊人的造富效应引起了广泛关注,同时也带给了不少人以“信仰”。他们相信比特币等数字货币最终将取代各国发行的法币,成为流通货币。尤其是在世界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之下,各国法币由于超发而面临贬值风险时,这使得去中心化、由市场供求决定价格的数字货币看起来更具吸引力。

在造富效应的带动下,许多人涌入数字货币行业。2017年在国内新流行开了一种创业募资方式——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即首次公开募币。这一概念借鉴于传统资本市场的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募股的概念,其意思是区块链项目首次发行代币,募集比特币、以太坊等通用数字货币的行为。

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发现,仅2017年上半年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就有43家,各个项目募集的数字货币总金额达26亿元。从单月来看,上线的项目数量和募集金额呈现逐月上升的趋势,其中6月份的募集金额超过了整个上半年的一半以上。

但是 ICO本身存在诸多潜在风险,包括项目失败或跑路导致的资金损失风险、价格剧烈波动引起的金融风险,借ICO进行的诈骗、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风险等。从后来的发展情况来看,事实也确实如此,大量的ICO项目“暴雷”,许多投资者血本无归。

为了防范风险,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ICO并整顿各类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国内ICO平台被尽数关停,不少ICO项目的负责人被要求配合调查。

正是在数字货币创业蓬勃发展,各种“代币”大行其道的背景之下,2017年7月孙宇晨加入战局,成立波场,并发行数字货币波场币。但和许多“代币”一样,波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未能摆脱人们对于其价值的怀疑,甚至不少人直接称其为“骗局”。尽管饱受争议,但是这并未阻挡波场在赚钱的道路一骑绝尘。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尤其是2018年6月,波场以1.4亿美元收购了成立于2001年的BitTorrenthi之后,波场逐渐在“代币”中崭露头角。波场币的流通市值一度高达130亿美元,目前仍高达22亿美元。

波场的成功自然也是创始人孙宇晨的成功。尽管波场已经在代币中崭露头角,孙宇晨也因此获得了巨额财富,但是人们对于他的成功仍颇有异议。根本问题在于数字货币是否是骗局。

关于“成功”的纷争

6月4日凌晨,孙宇晨颇为兴奋的在微博上宣布以3000多万元的天价拍下了巴菲特的慈善午宴,并自己加了话题标签#孙宇晨拍下天价午餐#,以此来吸引关注。孙宇晨的高调举动也确实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6月4日下午,搜狗CEO王小川在微博发文:“什么叫成功?什么叫骗子?每个人有自己的定义。有的人以为是身价,有的人以为是市值。放到历史长河里,云淡风轻。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贡献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隨后,孙宇晨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条内容,并对王小川下战书,以三年为约,赌100个比特币,看波场和搜狗的市值孰高孰低。

如果不联系孙王二人此前的过节,人们可能看不懂二者在微博上的互动。2019年2月,孙宇晨曾在微信个人朋友圈中发文回忆往事。孙宇晨说,“2014年11月24日,自己和王小川录制节目。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打量骗子的眼神,他说我是骗子,肯定会失败,和我录节目是耻辱,最后甚至没法录下去。后来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联系这些资料,也就能理解王小川为何在这个时点讨论起“什么叫成功,什么叫骗子”,以及否定了以身价、市值论成败的观点。

对于孙宇晨的公然挑衅,王小川并未回应,但却引起了互联网圈内人士的关注。著名风险投资人朱啸虎转发了王小川的微博,并评论道“赞小川,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比金钱重要”。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则朋友圈发文称,“孙宇晨强拍巴菲特,是把中国人的脸丢到国际上去了,无疑给全世界传达非常错误的信息,进一步丑化了中国人的价值观”。

当在商业世界功成名就的商业巨子们,在一个一贯以公司规模、市值来衡量成功的商业环境中,突然遇到一个在挣钱这件事上比他们还厉害,但却是因为做“不正确”的事而有此成就时,这或许让商业巨子们不得不重新思考什么才叫“成功”。

一如美团创始人王兴对此事发表的观点:“孙宇晨或许可以提醒人们重新思考一下‘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句话。”“猫鼠论”在过去几十年一直被奉为市场经济的圭臬,但是发展到今天,似乎走到了一个需要对其重新审视的路口。

重新思考的契机

或许孙宇晨是何许人也,做了什么事情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是不是需要重新思考一些此前被奉为圭臬的尺度了。这些尺度在当时的时代环境下无比正确,但是当新生代忽视了其重要的时代背景,将它们套用到新的时代环境中后,是否依然无比正确?

从无数的实践中可以看到,理论本身具有自我强化的功能,而这往往使得其偏离其原旨。在金钱至上的社会中,一切以钱为衡量标准,最终导致过程是否合理越发被忽视。我们经常能够听到的一种说法就是,既然别人能够挣到那么多钱,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在这种逻辑之下,哪怕是炒作、投机、赌博,甚至诈骗,都被看成是一种“本事”。这种自我强化的唯结果论、唯金钱论已经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显而易见的困境。

唯金钱论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唯金钱论的婚恋观,“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后面笑”,这句话不仅曾刺痛无数青年男女,也是这个时代重要的注脚。2019年4月,因为“天价彩礼”引发的矛盾,25岁的江西男子举刀砍死了比他小两岁的未婚妻,惨烈的悲剧震惊全国。然而在中国许多地方,为婚娶而背上一身债务的并不在少数,因为钱的问题而劳燕分飞的夫妻更是不计其数。

唯金钱论的荣辱观更是带偏了无数人的人生。因为大学毕业生收入不高,许多农村家庭选择让孩子早早辍学打工,“读书无用论”一度盛行。因为收入不高,许多传统而重要的技艺后继无人,文化传承出现断层甚至是绝迹。同样因为收入问题,造假、腐败、破坏生态的行为大行其道。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种价值观偏离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正在以一些极端案例的方式呈现,其伤害性日益显露。也许现在是时候让我们重新审视什么叫成功了,是时候去稍稍纠正一些流传已久的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