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族青少年归因风格特征实证研究

2019-07-16 09:27:29 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年6期

王馨

摘 要:目的:调查文山地区瑶族青少年归因风格及分析其影响因素。方法:选用沃建中、孙慧明编制的《归因风格分量表》,对云南文山地区568名瑶族青少年进行集体问卷调查。结果:瑶族青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地采用暂时、整体的归因,逐渐舍弃持久、局部的归因。瑶族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归因于可控的因素,独生子女更多采用了内部、持久、可控、整体的归因,而非独生子更多采用了外部、暂时、不可控、局部的归因。瑶族中家庭人均月收入较低或者较高的瑶族青少年倾向于采用内部、暂时、可控的归因,与父母一块生活的青少年倾向于采用内部、暂时、可控、整体的归因。

关键词:瑶族;青少年;归因风格

中图分类号:B84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9)06-0052-04

归因即人们对自己行为结果(成功或失败)之原因的知觉与评价[1],是和个人感知事件以及态度转变等密切相关的内容[2]。在个体心理成长过程中形成的比较稳定的归因倾向称之为归因风格[3-4]。根据沃建中等的研究,归因风格由内外性、暂时稳定性、可控性和整局性构成[5]。而归因风格是影响自我效能感、自我认知、自信心、人际关系等心理健康素质的重要方面[6]。瑶族是文山地区主要的少数民族之一,为研究文山地区瑶族青少年心理健康素质,对青少年归因风格特点进行调查和分析。

一、研究对象及方法

(一)研究对象

从文山市、广南、富宁、麻栗坡县分层随机抽取620名小学六年级到大学、心理行为无异常的瑶族青少年学生进行集体问卷测试,其中,收回有效问卷568份。

(二)方法

1.归因风格测量。选用沃建中、孙慧明编制的《青少年心理健康素质调查表》(归因风格分量表)[5]。量表包括4个维度,分别是内外性、暂时性、可控性、整局体性。每个维度包括4个项目,共16个项目。问卷为自评问卷,采用1-4级计分,分别代表完全不符合、不太符合、比较符合、完全符合。每个分量表得分的算术平均数即该维度得分。在内外性、暂时性、可控性、整局体性维度得分越高,说明被试更倾向于采用内部、暂时、可控、整体归因[6]。总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753,分量表α在可接受范围之内[7]。调查了年级、性别、独生子女与否、家庭人均月收入、与谁居住等人口学信息。施测过程由笔者担任主试,以学校为单位、根据统一的指导语进行团体施测。

2.数据统计与分析。采用SPSS20.0软件对有效数据进行描述性统计、T检验、F检验、多重比较等。

二、结果及分析

(一)年级纬度差异

对年级因素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多重比较发现:内在性(F(7,560)=8.58,P≤.01)上差异非常显著,其他年级非常显著低于八年级;持久性(F(7,560)=19.11,P≤.001)、整局性(F(7,560)=45.76,P≤.001)、归因均分(F(7,560)=26.12,P≤.001)上存在极其显著差异,六、七年级学生得分极其显著低于其他年级;在可控性(F(7,560)=37.85,P≤.001)差异极其显著,其他年级得分显著低于高中年级。

(二)归因风格性别、独生子女与否纬度差异

对瑶族男女、独生子女与否青少年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发现:在可控性(T=-8.57,P≤.01)维度上存在非常显著差异,女性得分非常显著高于男性;在归因均分(T=-2.18,P≤.05)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女性得分显著高于男性。独生子女与否因素上,内在性(T=7.11,P≤.01)、持久性(T=-6.73,P≤.01)維度上存在非常显著差异;可控性(T=4.27,P≤.05)、整局性(T=4.94,P≤.05)维度上存在显著差异;除内在性维度外,其余三个维度都是独生子女得分显著高于非独生子女。

(三)归因风格家庭人均月收入纬度差异

家庭人均月收入因素的单因素方差分析及多重比较,结果发现:瑶族青少年归因风格在内外性(F(3,564)=26.19,P≤.001)上有极其显著的差异,中等偏低的家庭人均月收入(601-900元区间)的得分非常显著低于其他收入的瑶族青少年;在暂时性 (F(3,564)=13.62,P≤.01)上差异也非常显著,家庭人均月收入在901-1200元的瑶族青少年得分非常显著低于其他的瑶族青少年;整局性(F(3,564)=14.97,P≤.01)上存在非常显著差异,家庭人均月收入低于600元的瑶族青少年得分非常显著低于其他的瑶族青少年。

(四)与不同亲属居住纬度差异

与不同亲属居住的瑶族青少年归因风格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及多重比较,结果发现:在内在性维度(F(4,563)=2.25,P≤.05)上差异显著,与父母亲一块生活的青少年得分显著地高于与祖父母及其他亲属一块居住的青少年;暂时性维度(F(4,563)=12.37,P≤.001)上存在极其显著差异,与其他亲属一块居住的青少年得分极其显著地高于与父亲生活的青少年;在可控性(F(4,563)=7.39,P≤.01)上差异非常显著,与父母亲、父亲、母亲一块生活的青少年得分非常显著高于与祖父母或其他亲属一块居住的青少年;在归因均分(F(4,563)=5.69,P≤.05)上差异显著,与父母亲一块生活的青少年得分显著高于与母亲、母亲或祖父母一块生活的青少年。

三、调查结果的讨论

(一)归因风格年级特征

瑶族青少年随着年级的升高,逐渐采用暂时、整体的归因,逐渐舍弃持久、局部的归因,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可能是瑶族青少年随着年龄的增长,认知越来越成熟,对自己掌控全局越来越自信,所以逐步采用整体归因,这与其他民族有一定的共性[8],还有瑶族传统社会教育对瑶族青少年养成热爱生活、珍爱生命、自强不息等道德品格产生影响[9]。所以,瑶族初中生也倾向于采用暂时的归因,相信成就也好,失败也好,都是暂时的,不是一辈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