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地区徽派园林元素在城市景观中的应用初探

2019-07-16 09:27:29 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年6期

叶婷

摘 要:徽派园林文化具有鲜明特色的园林建筑风格。从徽派园林中提炼有价值的元素,并将其运用到如今皖南城市景观中,既是对传统的继承与发展,也能展现城市的魅力与地域文化内涵。笔者通过田野调查皖南地区城市景观与徽派园林元素的结合的形式,以及城市景观中应用徽派园林元素的意义。探讨如何更好地将徽派园林元素在运用到城市景观中,营造出更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景观环境。

关键词:徽派园林元素;城市景观;意义;应用

中图分类号:TU98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9)06-0095-03

徽派园林元素反映了皖南地区艺术创作和鉴赏的规律,蕴含了中国传统的审美观。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以徽州木雕、徽州砖雕、徽州石雕、徽州古村落、徽州建筑等为典型代表的徽州艺术。在现代皖南地区景观设计中,景观设计不止是满足于美化环境和人们的使用需要,更体现在人们对生活和艺术的追求用空间和形式来展现和表达人们认识世界的理念。当今的景观设计需要对徽州园林历史文化继承创新,只有具备民族的精神的景观设计,才会更具有生命力。

一、皖南地区徽派园林文化缺失的现象

(一)滥用徽派园林传统符号

皖南地区现阶段的景观设计对徽派园林文化认识不够深刻,往往只重其形,不重其神,甚至对其形也是一知半解。导致“外在的形式”和“内在的精神”之间的失落。只是对于纹样应用和造型的简单堆砌,忽略了因地制宜的环境搭配,与当地文化氛围格格不入,不同的文化范畴需要相应的文化载体,需要对场地文脉进行的提炼。“巧于因借、精在体宜”是《园冶》这本书中提出的主要观点,其中更以“宜”“异”二字为重。传统元素生硬的加入,往往与周边的建筑景观格格不入。

(二)时代精神的缺失

物质、精神和审美三种需求是设计者需要重点考虑的,与此同时要有时代精神。不要盲目地去模仿传统,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还有一些设计考虑了景观意义,却没有通过恰当的表达方法来诠释当今时代精神。古典园林中的徽派建筑所表现的人生哲理和审美情趣与当今时代有着不同含义,徽派建筑在创作理念和手法两个方面具有鲜明特色的时代性,并在对应的范围内与之相适应,应在传统符号或设计手法上去赋予新的含义使之顺应当今文化。

(三)文化资源挖掘不足

徽派在现代园林景观上运用的比较多,但是也仅局限在古典园林景观设计当中稍微多一点,其他的设计对于徽派艺术的认识还不够全面,只是一味地追求对徽派艺术外在层面的东西进行提取和应用,并没有充分挖掘和提炼其中内在的精神及生态思想。在当代的城市景观设计中应满足人们情感回归的内心需求与体验。

二、徽派园林元素在皖南城市景观中运用的意义

(一)传承徽派传统文脉

徽派园林实际上反映了皖南地区艺术创作和鉴赏的规律,蕴含了中国传统的审美观。在现代景观设计中,景观设计不止是满足于美化环境和人们的使用需要,也表现在人们对生活和艺术的追求,用空间和形式来展现和表达人们认识世界的理念。也就是说,现今皖南地区的城市景观设计不仅仅体现出生态与自然的和谐、满足现代人最基本的生活和工作需求,同时还要考虑继承历史文化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创新,只有具备民族精神的景观设计,才会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二)拓宽文化多元化发展

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发展,未来文化发展的主要趋势是多元文化体系的融合与交流。同样,将多元文化主义巧妙地融入皖南城市景观设计中,对于突出城市特色、城市文化的魅力有着重要的作用[1]。作为园林建设中主要的风格流派,将城市景观设计与徽派园林风格进行融合不仅能增强城市独特的文化魅力,同时也是拓宽城市文化多元化发展的重要途径。

(三)满足人们的怀旧情怀

随着工业革命的开始,人类社会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城市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逐渐忘记和抹去它们在城市中的记忆。“城市记忆”是人们对城市中体现城市历史文化特点的空间视觉形式要素以及各要素之间的组合规律认同后产生的集体记忆。皖南地区徽派历史和各种文化遗存成为人们追忆这座城市的精神寄托。城市景观作为一座城市精神和物质的载体,在不同程度上反映了社会的各个方面,而园林的“设计”过程则是这些方面的综合协调的过程。这种对历史的尊重和怀念也园林设计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对记忆的延续就是对文化的延续。

三、徽派园林在现代园林景观设计中的应用元素

(一)徽派园林传统文化符号的提炼

对徽派园林传统文化符号的运用是现代设计中的一个趋势,现代园林建筑装饰中经常使用的各种雅俗兼融的艺术符号,来营造皖南地区特有的文化内涵。通过对徽派园林特色的整理,可以从中提取出典型的传统文化符号。以马头墙、粉壁、黛瓦、围合式院落、坡屋顶、飞檐、修竹、井台、清溪、石板路等为徽派园林代表的典型要素,这些元素中包含着徽派园林的特殊意义[2]。这些要素在使用的过程中传达着特定的信息,这些符号在设计和建造中被使用和创造。使用中需要重点考虑的是:在选用这些元素的时候,必须是具有代表性、形象特征明显的元素。可以是语言符号,也可以是徽派建筑的符号元素以及融汇了皖南地区的文学、书画、雕刻、戏曲为一体的其他徽州符号元素。这些符号并被广泛地运用于都市公园,宾馆,餐厅等生活公共领域的环境建设中。例如黃山市街的候车亭、酒店、住宅区,都大量运用了地域传统符号。

(二)徽派园林精神及造景手法的借鉴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人类不应该征服自然,而是要去顺应大自然,对自身做出适当的调整。思想的转变与进步,使现代景观设计理念逐渐改变,如今生态设计、绿色设计己经成为景观设计界的潮流。徽派园林遵循道家师法自然的理念,与如今园林设计中的主张自然、注重生态的思路是一致的。运用道家“天人合一”的自然观来指导现代景观设计,对于正确解决人类面临的生态危机,缓解人和自然之间的矛盾,保持人类的长远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此外,传统文人哲学思想中的佛家思想,对当今的禅意景观有着深远影响。禅意景观提取了中国传统园林中佛家思想的内在精神和意涵,运用了现代主义设计的外在形式,目的是营造具有禅意的空间精神和意境的景观形式,给当代人带来精神上的慰藉和心灵的归属感。

园林创造本于自然、高于自然,结合自然,创造出诗画画意的意境。江南私家园林的面积有限,通过借景、对景、框景、漏景、障景五个空间层次相互融合的手法,使游人置身其中时能通过有限的空间体会到无穷的景观意境,从而达到步移景异、小中见大的景观意境,营造丰富多变的景观效果。在皖南地区现代园林景观建设中,不论是公园、小游园、屋顶花园,都值得传承着传统园林的造景手法。

(三)徽派园林题名涵义的运用

徽派园林中无论是园林主题的命名还是景点的题名又或是匾额等,都具有特殊的含义,园主的心情、感受以及当时社会的文化在这些名字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同理,对现代园林建设中景点的命名也是至关重要的,可以借鉴徽派园林,结合当地历史文化,给城市园林景观赋予有文化底蕴的名字,不仅可以彰显城市的地域特征也能使城市更具有自身魅力。

(四)徽派园林材质与色彩的表现

灰、白两种色彩作为徽派文化的主色调,低调、沉稳而儒雅。单纯的仿古材料与现代风格环境必定不兼容,如果在现代景观设计中加入传统的材质(如青砖、粉墙、黛瓦等),应该以新的形式或新的技术加以运用,使新材料或新技术有机地结合传统材质,并赋予传统材质新的文化语意。在创建园林,选择使用园林材料时,要考虑不同因素对其产生的影响,比如说当地的风俗习惯,或者建筑的特点等。设计的园林为了能够突出地域特点,应该对当地的气候条件、人文特色、传统文化等做出详细的调查,结合这些特点选择适合的设计方法和材料。例如铜陵滨江公园图书馆,通过对废弃码头的改造,使它成为一座公共图书馆。被誉名为通往知识的码头、最美图书馆等。其周边运用了大量传統元素,其天然石块墙体让人感觉一下回到了那个传统美的时代,有的完整有的残缺,有的厚,有的薄,有的平直有的带弧,都是天然的石块,大小不一,错落有致,搭配整个滨江的环境,体现出具有地域传统气质的现代建筑。

著名法国色彩学家让·菲力普·朗科罗提出“色彩地理学”的概念,在探究民族性和地方性色彩问题中,他坚定地认为,色彩是符号,是形式、是象征、也是文化,是个充实而又生动的主体[3]。一座城市的历史、气候、植被、建筑、产物、文化等诸多因素构成了城市色彩的主体框架。在这些因素中,植物与建筑的外观具有变化性,对一座城市的整体风貌起着关键作用,因此人们逐渐重视对城市景观色彩的研究。欧洲城市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城市形象特色,他们很早就开始对色彩进行规划、研究,而且大多数的色彩控制都是很好的。如拉德芳斯工业新城是位于巴黎首要的中心商务区,它以直线型的风格为主,颜色上以现代化工业的白、蓝、灰为主色调,其中再以现代风格的城市雕塑辅助。

近年来,我国许多城市也开始了色彩规划实施,据调查统计,到目前为止,我国已经对300多座城市进行了色彩规划[4]。位于江南地区的苏州和杭州在继承传统水墨画的基础上,融合当代中西的审美意境提出了“山水城市”“水墨城市”等理念。“浓墨淡彩、写意江南”的苏州城市色彩图景,这种特征的确定根据色彩规划提取典型色谱,而苏州城市文化精神通是过幽雅淡然的写意色调表述出来,这种文化精神是以传统文化为基础,主要有园林艺术、姑苏文化等。杭州城市的主色调为灰色,这是根据2006年出台的《杭州城市色彩规划研究》制定,就像水墨画一样,宁静和谐,有着浓厚的江南气息[5]。《杭州市城市建筑屋面整治与管理导则》对杭州形态及颜色做出统一规定,该导则是在2016年编制完成的,规定把杭州的主城区分拆成14块,对每区块指定不同色卡,由色卡组成色调。例如比较大的萧山区会主要采用蓝灰色;运河两岸和西湖周边等会侧重于“水墨”感。

皖南地区水乡气候湿润,受审美观和文化的影响,建筑以黑白灰颜色较为统一的色彩,徽派园林中建筑低调的色彩与植物丰富的色彩统一在一个整体中,呈现出和谐的色彩搭配美。皖南地区色彩规划可以借鉴徽派园林中植物与建筑的色彩搭配理念,继承徽派园林中蕴含的传统文化。“水墨城市”秉承传统水墨画的写意的精神,提倡都市中营造清新、薄施淡彩的色调,传承并融入了都市人文内涵和形式,形成与都市文化心理相匹配的一种新的文化类型[6]。

四、小结

如何依托徽派园林中地域文化和本土资源来提升皖南地区城市景观的文化内涵,在现代设计中很值得探讨和深入研究。在多元互济、全球化的时代,城市须体现自身文化特征,彰显地域文化,找寻体现城市文化独特性的设计,同时继承和发扬传统文化。现代景观设计不能只停留在单纯的复制和形式层次应用中,全盘照抄的“拿来主义”不可取。在景观设计过程中,要对徽派园林设计风格进行合理的分析和探究,使皖南地区景观设计与徽派园林风格协调的结合在一起,设计符合人们心中具有时代技术特征的园林,这样,园林文化真正的内涵才会永续发展。

参考文献:

〔1〕应莉.徽派园林元素在城市景观的应用[J].鄂州大学学报,2017,(04).

〔2〕陈涵子,严志刚.徽派园林的符号学视角解读[J].黄山学院学报,2010,(06).

〔3〕宋建明.色彩设计在法国[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9.

〔4〕尹贵,张楠楠.基于规划管理视角的城市色彩规划实施研究——以杭州市为例[J].城乡规划:城市地理学术版,2012,(S2):41-45.

〔5〕张楠楠.杭州城市色彩规划与管理探索[J].规划师,2009,25(01):48-52.

〔6〕温建娇.浅谈山水城市与都市水墨[J].沿海企业与科技,2007,(12):96-97.

(责任编辑 姜黎梅)

收稿日期:2019-04-12

基金项目:2018年度铜陵学院校级科研项目“铜艺设计在城市景观艺术中的传承和创新”(2018tlxytwh12)

Abstract: The garden culture of Hui school has a distinctive style of garden architecture. It is not only the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of tradition, but also the charm of the city and the connotation of regional culture to extract valuable elements from Hui-style gardens and apply them to today's urban landscape in southern Anhui. The author investigates the form of combination of urban landscape and Hui-style garden elements in southern Anhui through field investigation,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applying Hui-style garden elements in urban landscape. This paper explores how to better apply the elements of Hui style gardens to urban landscape and create a landscape environment with more regional and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Keywords: Hui-style Garden elements; Urban Landscape; Meaning; Applic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