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麈挥尘

2019-07-17 05:07:26 今日文摘 2019年14期

杨福成

“净一室,置一几,陈几种快意书,放一本旧法帖,古鼎焚香,素麈挥尘。”

这是明代的书画家陈继儒在《小窗幽记》中写的一段话,意境幽远,超然脱俗。

记得以前,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很多,褂子上面的兜里別几支钢笔那是一种风尚,这些人也都特受老百姓尊敬,尊称他们为“文人”或是“先生”。想必,鲁迅“大先生”的称谓也是由此而来。

那时候的家境虽都不是太好,但先生们总是能从不大的院落里腾出一间屋子来做书房,放一些书,放一张桌子,放一个老砚台和几支毛笔。

千万不能小瞧这不大的书房,有的可能只是小土坷台里放了几本书,但它散发出的书香墨香,却能把芦苇和小鸟都熏染得有几分文气。

乡村的文明,乡村的朴实之美,也无不因此而显得高贵。

蓦然间,蓦然间,乡村的文人和先生少了,乡村的书房不见了,一座座大瓦房或小洋楼将书生意气埋葬,取而代之的是大金链子和粗手镯子,还有那从城市学来的别别扭扭的普通话。

乡音变了,人的心也变了,朴实和憨厚都成了贬义词。

看人富了闹心,看人穷了欢心;看人成事了闹心,看人败事了欢心。一双眼,总是盯着别人静不下来,总是涂满污垢,清透不了。

素麈挥尘的“麈”,指的是鹿一类的动物,其尾可做拂尘。这东西我们不常见,常见的是各种各样的吸尘器,价格不菲,可能好用,但却不能扫去心尘。

浮生若梦,没人能躲得过尘俗的纠缠,人沾点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少了书香墨香,那草木和山河就失去了内涵,那呼呼的风响和潺潺的流水声就会变得浅薄。

素麈好,轻轻一挥,便扫尽了世间的尘垢,哪还会有什么心尘?

木心说,人生在世,需要一点高于柴米油盐的品相。

我想,这点品相,就是素麈挥尘后露出的那简陋的一室一几,还有快意书。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